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六七章 急转直下

第一百六七章 急转直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是……苏……”李文山想到阿夏说过的宫中和朝中局势,立刻就想到了生了一对双胞胎的苏贵妃,话没说完,就被秦先生急急的竖手指抵在唇上,嘘了一声制止了。

    “杉哥儿!”严夫人看着还在恍惚中的李文杉,忍不住提高声音,叫了一句。

    “啊!我听到了听到了!阿娘,我没有……这是真的假的?阿娘,我是做梦吧?我觉得我好象做了个梦……”李文杉猛的打了个机灵,恍过神,却混乱的更厉害了,仿佛四五岁的孩子般,惊恐的看着严夫人。

    这一会儿的功夫,他从云端一头跌进地狱,这会儿却又是悬在半空,四下茫然漆黑一片,他有点分不清这是真实,还是梦境。

    “杉哥儿!静一静心!”严夫人一腔的恼怒和满脸的厉色,被儿子这样的眼神看的瞬间消融,站起来走到李文杉面前,揽着他轻轻拍了拍,“好孩子,别怕,有阿娘,还有你阿爹呢,没事儿,你先好好听听你五弟弟和秦先生的话。”

    “是!”李文杉一把揪住严夫人的衣襟,又急忙松开,用力挺直后背坐好,抬起手,在脸上狠揉了几把,圆瞪着双眼,努力要显的镇静些,看一眼秦先生,再看一眼李文山,再看一眼秦先生,再看一眼李文山……

    “大哥,别怕,肯定没事。”李文山见大哥吓成了这样,心里一软,忍不住安慰道。

    “五爷说的对,大爷不必太忧虑,这会儿,说什么都还早呢,那份揭贴,我看到了,四五十人里,有二三十个人,是不是通了关节,不好说,余下十几二十个,肯定都是池鱼。

    只要有池鱼就好,大爷学问文章都不差,就是没有明尚书主考今年春闱这件事,这一科也该考中了,大爷也一样是池鱼,且放心,咱们这样的人家,有漕司呢,还有五爷,不至于稀里糊涂做了池鱼。

    再说,这事儿能不能翻出波澜,这会儿还说不定呢,京府衙门已经派人去弹压了。”

    秦先生放缓声音,温声安慰李文杉。

    “杉哥儿,不管有没有大事,你都得先安了心,一慌一乱,没事也要生出事来。”严夫人放缓声音,安慰儿子,也教导儿子。

    她这个大儿子,从小就是这样,胆子太小,经不起事。

    几个人暂时不提这场舞弊案,说了一会儿别的话,李文杉神情渐渐缓和,严夫人舒了口气,看向秦先生,正要再问,大堂外,孙忠惊恐仓皇无比的一路狂奔进来,冲进大堂,连见礼也忘了,圆瞪着两只眼睛,一只胳膊指着外面,上气不接下气,“不得了……不得了……死了人,死了……好多人,到处都是血……不得了了……”

    屋里几个人,目瞪口呆。

    “我出去看看!”李文山一下子窜起来。

    “你坐下!”严夫人声色俱厉。

    秦先生窜起的一点儿也不比李文山慢,一把揪住李文山,用力按着他坐回去,转头看向严夫人,“我出去看看,让人看好门户,特别是几个哥儿,还有府上二老爷,最好都别出去。守严门户!”

    “烦劳先生了,先生放心。”事态急转直下,严夫人倒镇静了,站起来亲自送秦先生到正堂门口,就站在门口,叫了已经闻风而来的众管事、管事婆子过来,一口气的吩咐十几件事,严词厉色,吩咐务必严管各处,府内府外,内紧外松,不许闲人随意走动。

    “大伯娘。”看着严夫人安排好,李文山走到严夫人身边,低低道:“让吉大走一趟吧,吉大跟陆将军身边的小厮承影很熟,让他去问承影一声,要是能说,再跟陆将军说一句,陆将军人很好,无论如何,大哥……”

    “五哥儿,你听着:这会儿最要紧的,就是稳住,到处乱走,只会坏事。王府那边,要管,不用咱们现在走这一趟,要不管,走这一趟也没用。且安心。”这几句话,严夫人说的很慢,是宽慰,也是教导李文山。

    李文山立刻想到了阿夏那回说钟婆子留后手的事儿,连连点头,“我懂了,大伯娘放心,这会儿,也是看人心的时候。”

    严夫人轻轻拍了拍李文山,这会儿,可不就是看人心的时候。

    “你先回去,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咱们李家立家也有小一百年了,经过的风风雨雨多了,今儿这事,不算什么。”严夫人提高声音,和李文山说话,也是和大儿子说话。

    李文山点头,回头看了眼还是呆呆怔怔的大哥李文杉,严夫人轻轻推了他一把,“你大哥没事,有大伯娘呢,你先回去吧,要是有什么事,我让人去叫你。”

    看着李文山出了门,严夫人坐到李文杉旁边,轻轻拍了拍他,叹了口气,吩咐婆子,“叫大奶奶过来。”

    这会儿,她要看着整个伯府,以及伯府之外,不敢分心看着吓懞了的儿子。

    片刻,已经得了信儿、惊恐不安的赵大奶奶,提着裙子,一溜小跑直冲进来,“阿娘!阿娘!怎么办?说是……”

    “慌什么!”严夫人呼的站起来,一声厉呵,“你看看你,这府里是走了水还是进了贼,把你慌成这样?”

    赵大奶奶两只手还提着裙子,僵了片刻,抖着手放下裙子,垂头缩肩,曲膝矮身,“是我太急了……阿娘恕罪。”

    “你看看你这出息,这算什么大事?能有什么大事?能让你乱成这样?你跟大郎先回去,大郎累了这些天,还没缓过来,你扶他回去,好好侍候他歇几天,这几天,你就侍候好大郎,外头的事,别的事,有阿娘呢,不用你们多理会。”

    严夫人没心情多训斥赵大奶奶,吩咐了几句,伸手拍了拍李文杉,“杉哥儿,跟你媳妇回去,安安心心歇几天,有你阿爹,还有五哥儿,咱们家能有什么大事?安心。”

    李文杉站起来,连连点头。

    “跟你媳妇回去吧,好好歇着,你也听着,外头的事,不用你们两个多管,外头的大老爷,家里有我,还有五哥儿,你们只管放宽心。”严夫人扶着李文杉的后背,将他送到门口,再嘱咐了一遍。

    站在门口,看着赵大奶奶半扶半偎着他,走远了,呆站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转身,往屋里走了几步,站住,转个身,出了正堂,脚步沉沉的往自己院子里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