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六六章 激愤的士子

第一百六六章 激愤的士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文庙前,激愤高昂,恐惧弥散,眨眼间就混乱成一团,那群一共只有二十几人的衙役群,被人群推搡冲挤,很快就一个一个散在人群中,被不知道谁扭打着,鲜亮无比的水火棍举起落下,落下扬起,惨叫声连片连群。士子们有的仓皇而逃,有的更加愤然,跳到高处,振膊高呼,有的,则被人扭着踩着打着,惨叫连连……

    秦先生看的两腿战战,眼前这样的局面,不是士子聚众闹事,这是……有人谋划……

    秦先生不敢再多看,茶坊前面已经混乱成一片,掌柜正惊恐的叫着关门快关门。

    秦先生退后几步,一把揪住个正抱着板门板的茶博士,胡乱摸了块小银块塞给他,“你这茶坊,有后门吧?带我出去。”

    茶博士接过银子,立刻丢了门板,拉着秦先生,直奔茶坊后门。

    秦先生从一条极狭的巷子里出来,站着原地转了几圈,辨清了方向,直奔永宁伯府。

    ……………………

    京城另一头的秦王府里。

    秦王站在长案后,至少看起来神气十分平和,正悬腕写着字。

    金拙言手指紧捏着折扇,和陆仪并肩站在书房门口,书房门口,帘子高高掀起,金拙言和陆仪,神情凝重的紧盯着垂花门。

    垂花门外,承影一路小跑进来,从院子中间直冲进屋,飞快的见了礼,“已经闹大了,到现在,死了两个士子了,说是衙役打死的,一个用水火棍打在头上,头塌进去一大块,还有一个,是被刀捅死的,穿心而过,刀还在身上,是衙役的刀,衙役们都带了刀。”

    “是谁杀的?看清楚没有?”金拙言上前一步急问道。

    “不是衙役,从衙役身后抽刀杀人那个,看清楚了,杀了人就跑,已经让人盯上了,另一个……人实在太多,就连是不是衙役打碎了头,也没能看清楚。”承影有几分羞愧的垂下了头。

    “用水火棍击碎天灵盖,京府那帮衙役,没这个力气。死的两个士子,是哪两个?”陆仪皱眉道。

    “一个是最早发声,抖出名单,揭发春闱舞弊的湖北士子吴清,一个是西凤路士子丁庆。已经让人去查丁庆的来历了。”

    陆仪嗯了一声,看向金拙言,金拙言挥了挥手,承影垂手退出,一路小跑出去了。

    秦王已经放下笔,站到了陆仪和金拙言身后,“这吴清,活着用一趟,死了再用一趟,真是好大用处。那个丁庆,必定出身贫寒,全无来历,才能说死就死了。让人去查他什么时候进的京城,都和哪些人来往密切,进京城之后,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没有,死到他头上,必有缘故。”

    “是。”陆仪答应一声,出门吩咐了下去。

    秦王转身从长案拿起刚才写的字,抖了抖,看了一遍,放回长案上,看着金拙言,低声道:“明家,这一回只怕是在劫难逃了。”

    “自作孽!”金拙言伸手拿起那张纸,看着上面一长串的人名。

    这些,都是那个叫吴清的士子揭出来的这一科受惠之人,该在的都在上面了,不该在的,也有不少……

    ……………………

    永宁伯府上上下下,正沉浸在一片喜气洋洋中,府门口,一群管事长随正在喜庆无比的往外派送文房四宝。

    一拨拨报喜的闲汉,还在坐在大门台阶上,喝着伯府的香茶,算着今天的赏钱。

    伯府内,正堂里,严夫人浑身紧绷,直直的瞪着秦先生,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李文杉半张着嘴,呆的泥人儿一般,他被秦庆带来的这个消息冲击的太厉害了,这会儿心里一片混乱,完全反应不过来。

    李文山呆呆坐着,两眼看着窗外,直怔怔出了神。

    这么大的事,阿夏一定知道,阿夏怎么没告诉他?难道上一回没有这件事?就象阿夏说的,上一回,秦王没去杭州,他也没认识秦王……不对,也许,就是闹一闹,大前年杭州秋闱,放榜后也有人闹事来着,他还去看过热闹……

    嗯,肯定是这样……

    秦先生目光极其复杂的看着两眼呆直的李文山,他这福运,真是……好到让人叹气,这样的事,竟然让他避过了,大爷……

    秦先生转眼看向呆若木鸡、目光呆滞的李文杉,这一场事,看这安排,必定是谋划已久,看京府衙门这般仓促应对,这是以有心算无心啊……

    今年这春闱,要出大丑闻了,大爷必定拨不出腿,这功名上的事,大爷,以后只怕是不用再想了……

    “叫孙忠进来!”严夫人恢复的最快,厉声吩咐了句。

    外面的婆子急忙答应了出去,片刻,孙忠浑身散着浓浓的喜气,一溜小跑进了正堂,一进屋,立刻就觉出气氛不对,满脸的喜气一下子僵在了脸上。

    “你听着!”严夫人声色俱厉,“两件事,立刻去办!一,把门口的红绸彩带都撤了,不要再派笔砚了,把人都撤回来!一切照常,就当……没有大爷中进士这件事!”

    不容孙忠多想,严夫人已经一句接一句急急的吩咐上了,孙忠愕然之极,两只眼睛瞪的溜圆,嘴里却答应的却飞快,“是!”

    “二,你立刻去一趟文庙,看看现在闹成什么样儿了,快去!”严夫人尾音尖利的十分刺耳。

    “是!”这尖利的尾音,听的孙忠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一定是出了大事了!

    严夫人这一番厉声吩咐,把李文山从出神中拽了回来,看着孙忠急跑出去,李文山呼的站起来,看着严夫人:“我现在就去王府看看,王爷他们……”

    “你坐下!”

    “不可!”

    严夫人和秦先生同时叫道。

    “这会儿,你哪儿都不能去,咱们哪儿也不能去。”严夫人后背绷的笔直,看向秦先生,“先生跟他们说说吧。”

    “五爷,这件事,只怕不是这群士子不忿,出面揭发闹事……”秦先生看着李文山,将他刚才看到的那些精壮汉子等几个细节仔细描述了一遍,“……太有章法了,一群士子,乌合之众,哪能有这样的章法?这是早就布好的局,这背后,必定……唉,这件事,只怕小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