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六一章 教子有方

第一百六一章 教子有方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严夫人从李文山书房里出来,往回走到一半,站着想了一会儿,转个弯,去了老大李文杉的书房。

    李文杉正端正坐着,拧眉攒额,对着本文汇苦苦研究,见严夫人进来,急忙站起来迎上去,“阿娘怎么来了?快去沏碗毛尖。”

    “阿娘来跟你说说话。”严夫人在扶手椅上坐下,示意小厮将茶放到几上,屏退了屋里的小厮们。

    李文杉忙坐到严夫人旁边,看着严夫人比平时严肃很多的神情,心里不禁有了几分忐忑,“出什么事了?”

    “不算什么事,我刚从五哥儿那边过来,五哥儿说,他学问文章都差得远,今年春闱,就不下场了。”严夫人一边说,一边看着大儿子。

    “不下场了?今年这机会多难得,不说百年不遇也差不多,他这是……”李文杉一脸惊愕,“松哥儿总说傻五,他可真是……难道真以为自己才气大到随便一考就能考中的?前两场考的太顺,这就自大了?我当年还考过一等第一呢。阿娘得劝劝他,今年这机会,实在太难得了。”

    严夫人神情和缓了许多,却又添了无数的无奈无语,伸手想点在李文杉额头,点到一半,又落下去,在李文杉肩膀上用力拍了几下。

    “唉!你阿爹常说,你是聪明面孔笨肚肠,可一点儿也没说错你!我告诉过你,你五弟只是长了幅憨厚脸,他那心眼多得很,精明着呢!你傻成这样,怎么敢说他是傻五?他不是傻五,你可是如假包换的憨大!”

    “阿娘别生气,是松哥儿说的,我就是随口一说,没说他傻,松哥儿也是跟他玩笑。”李文杉急忙解释。

    “别往松哥儿身上扯,松哥儿比你强多了。我就说你。唉,我就知道,五哥儿今年不下场的这份苦心,我要是不说,看看,你果然体会不出。”严夫人又是唉声是叹气,又是生气又是失望。

    李文杉眼里还是一片茫然,“阿娘这话……他不下场,有什么苦心?他下不下场,跟我……看阿娘这意思,他不下场,难不成还是为了我好?”李文杉失笑。

    严夫人叹气点头,“可不就是为了你好。唉,你看看,我这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还懵懂不知,你这只憨大!今年这春闱,是难得的机会,可你怎么不想想,咱们和明家,到了这一科录上你们兄弟两个进士的情份了吗?”

    李文杉连连眨着眼,“五哥儿的学问文章是差了点儿……”

    “你的学问文章比五哥儿能强哪儿去?”严夫人忍不住拍了李文杉一巴掌。

    “可是,明大郎说了,让我一定要跟五哥儿说一声,这难道不是……”李文杉觉得这事儿有点儿乱了。

    ”唉,那天你回来,兴奋到那样,我就忍住了没说,你这个傻孩子,那明家,一心想要交好的,是五哥儿,不是你。”严夫人脸上眼中,透着浓浓的失落,“明大郎请你,是让你传个话,你呀,唉。你懵懂不知,五哥儿可是明明白白,他今年不考,是要把这个机会,让给你。”

    “阿娘……”李文杉呆了好半天,反应过来,看着严夫人,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五哥儿是脸上憨,你是真憨!”严夫人在李文杉头上拍了下,“阿娘跟你说过,你阿爹疼五哥儿,有一多半,是因为五哥儿知道什么是兄弟,知道是家,什么是族。阿娘的话,你大约都没往心里去,你这耳朵,光听你媳妇的话了。”

    “哪有,赵氏她没说过……”李文杉急忙辩解。

    “五哥儿知道他自己这一科不中,下一科必定能高中的,可你不一样,错过这一科的机会,以后,说不定就只能跟你二叔一样,要么恩荫,要么从举人选官入仕了,这两种,跟你考个进士出来相比,给比吗?

    咱们李家,有你和五哥儿两个进士,跟一个进士相比,能一样吗?五哥儿想的长远,这份苦心,是替你打算,更是替李家打算。我问你,你跟五哥儿提郭家那门亲事的时候,替五哥儿打算没有?替李家想过没有?那郭家五娘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你那媳妇没跟你说过?”严夫人绷起脸问道。

    听阿娘问到郭家那门亲事,李文杉顿时尴尬无比,阿娘从回来到现在,这是头一回责备他提亲这件事。

    “赵氏……不是没说,也说了,这事……想着,就是提一提,五弟说不行,也就不行了……”李文杉期期艾艾。

    “哼!你这话,是拿五哥当成不相干的外人了,是吧?我只问你一句,这要不是五哥儿,是松哥儿,你媳妇让你把郭家五娘子提给松哥儿,你肯不肯?提不提?”严夫人不跟他纠缠细节。

    “那……”李文杉垂下不说话了。

    “你看看五哥儿做事,你看看你,是他有大哥的样子,还是你有大哥的样子?你自己好好想想。

    你们这一代,一共只有兄弟六个,你二弟、三弟怎么样,你自己说说,是能提得起来的吧?松哥儿也是个老实孩子,小长房加小二房,也就数你最出色。

    可你看看你,到现在,二十大几的人了,还能被你媳妇糊弄的团团转,这个家,以后指着你,我和你阿爹,能放得下心吗?你怎么就不想想,就你这样,你阿爹,还有你阿娘我,百年之后,这个家怎么办?你能支撑的起来吗?”

    严夫人一句紧着一句,毫不客气的问道。

    李文杉垂着头,一句话不敢接。

    “五哥儿和秦王爷,金世子他们交往得好,你媳妇必定跟你说,那不过是五哥儿踩了狗屎运,是吧?”严夫人说的动了气,用力拍了把李文杉,“你看着我!你媳妇是不是这么说的?”

    “没……说狗屎运,就说运道好……”李文杉不敢不抬头,抬起头,又不敢对上阿娘的目光,脸和目光一起躲闪,不知道往哪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