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五四章 李文山相亲

第一百五四章 李文山相亲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金拙言和陆仪无语的看着秦王和古六,这相亲都是安排好的,李五不知道,旁边看着的人都是知道的,肯定指的清清楚楚,还能相错了?真是唯恐天下无事。

    “明天去看看,正好祈个福,散一散心,天天对着这图调兵换防,头都大了。”秦王指着舆图抱怨了句。

    陆仪欠身答应,金拙言眉毛扬了扬,又落了回去,看就看吧,别人相亲肯定不会错,可这李五相亲,会不会相错了,还真是说不好。

    ……………………

    午后,大相国寺拣腊八福豆的那条长廊上,已经没有了上午的拥挤和喧嚣,中间隔一步,就放着个盛福豆的大筐,大筐两边,零零落落的跪着些真拣福豆,以及假装拣福豆的少男少女们。男一边女一边,看起来都十分虔诚的将旁边小筐里的红豆绿豆各种豆,念一句佛,拣一粒扔进大筐。

    通往长廊的宝瓶门旁边,李文山和李文松挤在一起。

    李文松伸头看了眼,立刻缩回来,一脸紧张,伸手指点着长廊,屏着气,声音低的不能再低了,“就是这里,你快去,记住了:穿的是有天地长春云肩的松竹梅斗蓬,好认得很,快去。”

    李文松推了把李文山,拨腿就要跑,却被李文山紧紧揪住,“这……怎么相?你刚才说一会儿说,到现在还没告诉我!”

    “相亲还能怎么相?就是那样相。”李文松用力挣了下,没挣动。

    “哪样相?”

    “就是……你相亲,我哪儿知道?快松手,你快去。”这事让他怎么说?李文松被李文山问的一头包。

    “你怎么不知道?你昨儿不还挺得意,说你相过五六回亲,你肯定知道,四哥,你得教教我。”李文山没得了指点,无论如何也不敢松了他。

    “我是相了……相亲这事,没什么好相的,你过去,找到人,就在她对面,那不是有垫子,你也拣福豆,就行了。”

    “啊?噢!那……光拣福豆就行了?”李文山认真仔细无比。

    “当然得看看人家姑娘了,你是来相亲的,不是来拣福豆的,光拣福豆……真是的。”李文松对这个经常冒一冒傻气的弟弟,极其无奈。

    “那……不用说话吧?”李文山想着要离那么近,面对面看人家姑娘,还是……相亲的看,这心就紧成一团。

    ”当然得说话了,也不一定,你不说也行,这随你,远远看一眼就相中的,也多的是。人家姑娘要是跟你说话,你总得答一句,这个总不用我说了吧?行了吧?快松手。“李文松再挣。

    “那要是说话,我说什么?”李文山被李文松挣的往前跟了一步,还是没松手。

    “你说什么,我哪知道?这个是真不知道。”李文松被李文山问的一个头两个大。

    “那你相亲,相中的那回,你都说了什么?”李文山挺会问。

    “我说……这哪能告诉你?我说我的话,你得说你的话。你相亲,这说什么话,你还自己想?快松开,衣服让你揪烂了,不就是相个亲,你看看你,头一趟相亲,十有八九都不成,别紧张,你赶紧去!”李文松猛一下挣脱出来,赶紧转身就跑。

    李文山追了两步,站住,深吸了口气,又吸了口气,突然呆住了,他忘了问了,什么是天地长春?算了算了,虽说不知道什么是天地长春,可云肩和松竹梅,他都是认得的。

    再吸一口气,好了!走!

    李文山一个转身,大步踏上长廊,沿着大筐一边,昂首阔步,从头走到尾,站住,对着长廊尽头的白墙,呆了,云肩有四五个,松竹梅一个没看到,人家姑娘没来?

    不对啊,四哥说已经到了,那就肯定到了……

    李文山一脚掌一脚掌的挪着,转回身,屏气看向对面长廊上跪的零零散散的七八个大娘子小娘子。

    刚看了两三个,就迎上一双清亮眸子,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娘子,长的不算很漂亮,眼睛亮闪灵活,正眼里带着笑,好奇的打量着他,见李文山看向她,抿嘴笑着,冲李文山眨了下眼。

    这份和气和活泼,让李文山有种如蒙大赦的感觉,左右看了看,几步过去,跪到小娘子对面,随手拣了颗绿豆扔进筐里,压低声音问道:“这位小娘子,能不能指教指教在下,什么是天地长春?”

    对面小娘子呆了下,连眨了几下眼,学着李文山的样子,同样压低了声音问道:“你问天地长春做什么?这天地长春,有好些个天地长春呢。”

    “天地长春云肩。”李文山赶紧答道。

    “喔……”小娘子拖长声音,喔了一声,眼里都是笑,神情却很认真的问道:“你问天地长春云肩做什么?你们又不用云肩。”

    “是……”李文山挠着头,“那个……我是来相亲的,说是……穿了天地长春云肩。”

    “喔……”小娘子这一回声音拖的更长了,“天地长春么,有好多种呢,但凡花花草草,都能算得上天地长春。”小娘子一边说,一边眨着眼睛。

    “啊?”李文山这下更加挠头了。

    “你们家长辈让你来相亲,怎么也不跟你说清楚?”小娘子看着挠头不已的李文山,抿着嘴儿笑。

    “说清楚了,是我太笨。说了三样,我就认得云肩,这云肩这么多……”李文山苦恼的不能再苦恼了。

    小娘子噗一声笑忙又忍住,“你这个人……你家长辈,是你父母么?”

    “不是,是我大伯娘,我大伯娘对我可好了,跟我父母一样好。”李文山觉得和对面的小娘子,好象多年朋友一样,是能说话的人。

    “那你父母怎么没来?”

    “我父母都在高邮任上,还有弟弟妹妹,也都在高邮县。我在京城大宅里,跟大伯娘,太婆,还有二伯他们一起。”

    “那你父母疼你吗?你弟弟妹妹呢?都是什么样的人?”对面小娘子扑闪着眼睛问道。

    “当然,阿爹阿娘最疼我了。我弟弟妹妹……我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大妹妹可懂事了,人可好了,针线好厨艺好,脾气好性子好,长的也好看。不过我弟弟长的最好看,我弟弟可聪明了,比我聪明多了。我还有个小妹妹,单名一个夏字,我们都叫她阿夏,阿夏可可爱了,天底下最可爱的妹妹,就是我们家阿夏……”

    李文山说起他弟弟妹妹,滔滔不绝,对面的小娘子,听的津津有味。

    李文山从他大妹妹冬姐儿怎么懂事说到他小妹妹阿夏怎么聪明,再说到他弟弟岚哥儿小时候怎么一边哭一边背书,说的兴奋昂扬,一巴掌挥在大筐上,把筐挥的猛晃了几下,吓的两人一齐扶住筐。

    李文山眨着眼,总算从兴奋中冷静下来,看着对面的小娘子,无比尴尬,“那个……对不住,那个……你也是来相亲的?”

    “嗯……”小娘子拖着鼻音,点下头,“算是吧。”

    “那你……”李文山头不动,眼珠往左一看,再往右一看,“相到人了?”

    “嗯!”小娘子十分肯定的垂了下眼帘。

    “那……”李文山头往前,伸到筐子中间,看着小娘子,屏气问道:“你相的怎么样?相中了?”

    “嗯……”小娘子微微侧着头,斜着李文山,很有几分嫌弃的意思,“算是吧。”

    “噢……”李文山带着股子说不出的失望,忙又陪出一脸笑,“那挺好的,恭喜你。”

    “不客气,同喜同喜。”小娘子抿嘴笑个不停,“我拣好福豆了,就此别过,替我问阿夏好,还有岚哥儿和冬姐儿。”

    小娘子站起来,转过身,拉了拉斗蓬,不紧不慢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