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五三章 好事者

第一百五三章 好事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文山是唐承益极其欣赏的新进举人,这门亲事,随夫人回去和黄夫人一说,黄夫人对李文山这个人,十分满意,至于这庶出房不庶出房的事,她不计较这些,只是对李家这位三老爷一家,门风如何,家里各人人品如何,脾气如何,是一定要好好打听打听清楚之后,再说其它的。

    随夫人也很赞成,打发心腹婆子给严夫人回了话,就实话直说,得先打听了她们家小三房一家人的脾气性格儿。

    严夫人一口答应,极其淡定的等着黄夫人打听回来,小三房这一家子,除了老三耳根子软没眼力没个主心骨,别的,那可是个个都出佻的厉害。

    ……………………

    万太太羞愤无比的回到家里,呆坐了好半天,想来想去,这是件大事儿,不能瞒着她家老爷,吩咐婆子,老爷一回来,就赶紧禀报。

    这会儿还没进腊月,光禄寺并不怎么忙,郭正卿回来的很早,听说太太有事,径直进了正院。

    万太太看着郭正卿,口齿粘连,连羞带忿的将今天的事儿说了,说到一半,眼泪就扑簌簌往下掉。

    郭正卿听的很仔细,又问了几句,明明白白了,连叹了好几口气,“这亲事,你怎么没跟我说过?”

    “八字没一撇,我跟你说什么?”万太太心虚的答道。

    “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五姐儿……我知道,她是个好孩子,可她……她跟别的孩子不一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早就跟你说过,头一条,别往高了想,挑个良善本份的,只要良善本份,就行了,别的,咱们都不能再挑了;第二条,说亲前,都跟人家说清楚,说清楚了是结亲,要是瞒着,那是结仇,你看看你!”

    “这不就是……良善本份……”万太太想强辩,话刚出口,就心虚的说不下去了。

    “你这样,不是疼孩子,你这是害了孩子,你看看现在……算了,挑开就挑开,五姐儿就是那样,她就笨了点,这没什么丢人的。”

    郭正卿的话停住,沉默片刻,“说实话,五姐儿嫁给谁,我都不放心,除了咱们,还有谁……我一直想跟你说,算了吧,就让五姐儿跟着咱们,往后,跟着她大哥大嫂,她大哥大嫂都疼她,这嫁人的事,算了。”

    “这怎么能算了?姑娘家……”万太太淌起了眼泪。

    “唉,你就不想想,她那样,真嫁了人,就怕……活不长。”郭正卿低声道。

    万太太呆了片刻,泪如雨下,这是实话。

    郭正卿看着万太太哭了一会儿,眼泪渐止了,接着交待道:“明儿一早,你备份厚礼,到永宁伯府好好陪个礼。”

    万太太眼泪又出来了,一边按着眼泪,一边垂了垂头,“我想到了,你说说,我这……算什么事?被人家当众打了这么一巴掌,还得赶上门去给人家陪礼道得罪,这都是你那个二妹妹……”

    “二妹妹什么样的人,几十年了,你还不知道?这是你自己生了妄心,可不能怪别人。”郭正卿正色道。

    万太太张了张嘴,一句话没能说出来。

    ……………………

    唐家打听李家小三房这事,便当极了。

    李文山一家,在横山县住了三年,唐继明现就在两浙路任上,真是想怎么打听,就怎么打听。

    进腊月没几天,到两浙路打听的管事就赶回来了,带回了唐继明厚的象一本书的信,以及无数李家的大事小情,详实的比李文山自己知道的都多。

    象严夫人淡定的那样,打听下来,永宁伯府小三房一家子,徐太太明白知礼,三个孩子个顶个的好,一水儿都是夸奖,李家三老爷别的不提,本份厚道是没话别的,而且出了名的疼孩子。

    唐继明的信里,又说了李文山在书院和杭州城的好些件小事小节,信末表示:七叔慧眼独具,他对这位李五郎,也是十分满意,要是瑞姐儿也能看中了,让黄夫人就斟酌着定下来,该过礼就过礼,不用再一趟趟写信让他作主了。

    天都黑了,黄夫人还是去了趟唐尚书府上,请随夫人务必明天一早,就去和严夫人说这相亲的事。

    三位夫人都是干脆利落的人,这日子,就定在了隔天,腊八施粥前一天,正好是安排相亲的传统佳日。

    ……………………

    古六一头扎进秦王府外书房,“你们知道吧?李五明天要去相亲!”

    正对着墙上舆图,不知道研究什么的三个人,一齐转头看向他。

    古六挥着手,兴奋的两眼放光,“李五这厮,本来说好了,明天一起去大相国寺书市逛一逛,看能不能淘几本有意思的书,腊八前后几天,书市最热闹。

    可刚刚,那厮打发了个小厮,说明天有要紧的事,让我自己去逛,我让人问他什么事,他说不能告诉我,我就去找他了。

    这厮还想瞒我!我还能让他瞒过了?没几句,就让我给问出来了,他明天要去相亲,就在大相国寺!”

    秦王看向陆仪,古六忙指着陆仪叫道:“你肯定知道是哪家姑娘?是哪家?”

    陆仪哭笑不得,“李五跟哪家姑娘相亲这事,我怎么能知道?”

    “你就问出了他要去相亲,跟谁相亲,没问出来?”金拙言斜着古六。

    古六手一摊,“不是我没问出来,是这厮自己都不知道。说他大伯娘说了,让他只看人好不好,别的先不要管。”

    “明天什么时候?”秦王问了句,走到旁边椅子上坐下,陆仪招手叫内侍进来沏茶。

    “说是过了午时,就在大相国寺观音殿旁边那条拣福豆的长廊上。”古六打听的还真是十分的清楚。

    陆仪笑起来,“那条长廊上,明天肯定有不少人相亲。”

    那条长廊算得上京城一景,相亲的景。

    秦王失笑,“既然那么多人,严氏这么安排,就不怕李五相错了人?”

    古六拍着手笑,“我也是这么想!就李五那样的,指定得相错了,要是相错了,那可就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