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五一章 姑嫂闲话

第一百五一章 姑嫂闲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严夫人看着钱夫人,钱夫人呆了下,只能叹了口气,也是,郭氏就算了,不当家不管事,心眼又不够。

    可现在,是她那个大外甥媳妇,生了算计的心,也动了手,这是位里里外外管着家的当家人,还真是不能不回来。

    “我一回来才知道,我们老太太念了那么多年的佛,那不见血不见肉就能挫磨死人的全挂子本事,一点儿也没落下。

    先是这月钱和会文银子,说府里艰难,几个哥儿个个手大乱花钱,哥儿的这月钱和会文银子,就不放实银,只给个虚帐,要支银子,得先禀到老太太那里,要买什么用什么,老太太点了头,才给银子。”

    钱夫人猛咳了一声,哭笑不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没几天,又说哥儿年青不知保养,哪有半夜三更吃东西的?跟养生之道不合,这晚课后的夜点,就撤免了。你说说,五哥儿这样的半大小子,正是长个儿吃不饱的时候,念书念到半夜,一口汤水一块点心也没有!”

    “那松哥儿呢?还有老大老二,二房老三,都不吃了?”钱夫人两根眉毛飞的老高,坐直问道。

    永宁伯府老太太上一回施展手段的时候,她还是新媳妇,自己都焦头烂额,实在顾不上看别家的八卦。

    “老大老二都有媳妇不是,老三有他娘呢,至于松哥儿,她把松哥儿叫到她屋里去吃。”严夫人错着牙,这些话说出来,她都觉得丢人丢死了,也就能跟她嫂子说说。

    钱夫人失笑,“这还真是……”

    “松哥儿心知肚明不敢说,说找他大嫂了,他大嫂说老祖宗的吩咐,满府里谁敢违了?别人她管不着,她肯定是不敢。松哥儿又找他二嫂,他二嫂说,那是隔房小叔子,她上前照顾,这话说出去可就难听了,她可不敢。

    松哥儿是个老实孩子,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就自己拿银子,让小厮到外头买回来,他在他太婆那儿吃的什么,就让小厮买什么,捧着给五哥儿送过去,说是他太婆让他送过来的。”

    “松哥儿是个好孩子。”

    “他心地实,是个良善孩子。我们府上那位老太太,疼亲孙子那是疼极了,回回宵夜都是好东西,不过一年,就把松哥儿攒了十几年的私房银子,吃了个精光。他那个小厮随喜,说松哥儿对着空匣子,哭过好几回了。”

    钱夫人噗一声,哈哈笑起来,“可怜松哥儿,那么抠的孩子,这得心疼得什么样儿啊!这银子,你得还给人家松哥儿。”

    “我才不还呢,又没用在我身上。他找我要过一回了,我跟他说,这是他们兄弟之间的事儿,我可不替他们兄弟还兄弟债,让他找他五弟要去。”严夫人想着松哥儿那幅伤心模样,忍不住也笑起来。

    “也是,这都是兄弟情份,让他们自己算帐,兄弟之间,多算算这样的帐,没什么坏处。”钱夫人赞同道。

    “我要是再不回来,松哥儿就撑不下去了,唉。”严夫人想着江宁府和她家老爷,心里一阵接一阵抽痛。

    “这五哥儿,就这么好?”钱夫人瞄着严夫人的神情,低声问一句。

    “嗯。”严夫人挪了挪,将李文山头一回见面,向李漕司求援,以及后来几件事说了,“……你看看,那时候,他才十五六岁。后头,我们老爷越想,越觉得五哥儿不简单。

    就说钟婆子那事,这要看出来,可不是忽然一下,就看出来了,肯定是一点一点看出来的,那时候他们在太原府,没有援手,他就能一直忍着。

    赵大说,他去船上请时,三老爷说什么也不肯来,是五哥一定要来,我们老爷说,只怕五哥儿是早有打算,要从我们这里借力,除掉家里的祸患。”

    钱夫人听的专注,“照这么说,这孩子可不简单!”

    “可不是,我们老爷越想越感慨,说光看五哥儿这份隐忍和心计,就实在不简单,说不定他阿爹谋求横山县县令的事,也是他在后头怂恿。老三那个人,别的都提不起,就一条好年,疼孩子那真是没话说,你瞧瞧,这疼孩子,就托上孩子的福了。”

    钱夫人啧啧赞叹,“这位三老爷,听说官做的很好,横山县一任三年,得了两个卓异,这可不容易,这会儿在高邮,小一年了,说是也很不错。”

    严夫人瞬了个白眼,一声哂笑,“那都是托了他儿子的福!秦庆秦先生这个人,嫂子是知道的。”

    钱夫人忙点头。

    “现在是五哥儿的人了!”严夫人长叹了口气,颇有几分酸意。

    钱夫人一个怔神,“你这话,我没懂……”

    “秦先生如今跟在五哥儿身边打点,不是我们老爷安排的了,早先是,那时候,我们老爷让秦先生过去横山县,好好看看五哥儿,是不是大才,这一看,还真是大才!这秦庆一个掉头,再不理我们老爷,死心踏地的跟到五哥儿身边去了。”

    “啊?”钱夫人这一回是真惊讶了,“秦庆跟着五哥儿到京城,这事我知道,你哥跟我说了,我以为是你们老爷打发他……你哥也这么以为!”

    “不是!秦庆现在,是五哥儿的人,他的私人!我们老爷知道那天,难过的大半夜睡不着觉,说出来的话,句句都酸的不行,说秦庆老了老了,把架子老没了。我劝了他半夜,后来被他酸的,劝不下去了,就是想笑。”

    严夫人往钱夫人身边靠近些,这几句取笑里,透着说不出的味儿。

    钱夫人瞪着她,严夫人倒没觉得,接着道:“秦庆又招了个叫郭胜的来,这个郭胜,是罗尚书身边那位极心腹得用的朱参议的外甥,考出秀才之后,又跟着朱参议学了好些年的刑名钱粮。

    我见过一回,一看就是个不简单的,气势足得很。听我们老爷说,说是秦庆说过,郭胜肯辅助五哥儿,往后就是以郭胜为主,他为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