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五零章 找上门的好亲

第一百五零章 找上门的好亲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没想到?还有你没想到的?你不是什么都算计到了?今儿……”万太太气的眼睛都绿了。

    她的五姐儿……这一回,满京城都知道了,也许,满天下都知道了,再想说门好亲……不用再想了,五姐儿她就是笨了点,那么好的孩子……

    万太太心痛的刀绞一般,泪水崩流,扬起手,用尽全力,一巴掌打的郭二太太扑倒在地上。

    ………………

    花厅里热闹依旧,刚才那一场说笑中揭了底儿的热闹事,给原本的热闹,不过又增加了不少热闹而已。

    片刻宴开宴毕,花厅外,临时搭起的戏台上,伶人们甩着水袖,仔细认真的唱起了清雅的折子戏。

    众人起身,更衣洗漱,重新回来,听戏的听戏,逛园子看梅花的看梅花,唐尚书夫人随氏坐到戏台前,看到严夫人,笑着招手叫她。

    严夫人急忙紧几步过去,和随夫人紧挨坐下,听戏说话。

    “……你们府上五哥儿这亲事,早点定下来就好了,也就没有了这些闲事儿。”随夫人没说几句话,就开始往正题上转。

    “我这趟赶回来,就是为了五哥儿这亲事。”严夫人轻轻叹了口气,十分坦诚说道。

    随夫人和唐尚书一样,都是令人敬重的人。

    “可五哥儿这亲事……唉,夫人也知道,我家那点子陈年破事,偏偏五哥儿是小三房出来的,这会儿议亲,哪家能不看这一条?可偏偏,五哥儿这孩子。”

    严夫人顿住,往随夫人身边靠了靠,压低声音道:“我们老爷头一回见五哥儿,就说李家这第三代,大约就要看着五哥儿了。后头,又有些事,我们老爷一直让人暗中看着他的,没多久,我们老爷就高兴的什么似的,说李家在他手里不过支撑,好在现在有了五哥儿,往后……”

    严夫人顿住不再往下说了,沉默片刻,才接着道:“这媳妇儿,说什么也得挑个好的。这中间的烦难……唉。”

    “五哥儿那孩子,我见过两三回,一看就是个厚道孩子,我们老爷说他有颗赤子之心,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随夫人一边说,一边笑起来。

    “可不是,他大伯也这么说,说这孩子最最难得的,就是这份赤子之心,生性忠厚,偏偏又是个看事极明白的。”严夫人跟着也笑起来。

    “五哥儿这亲事,你要是还没看好,我提一家,你看看行不行?”随夫人抿了几口茶,头往严夫人这边凑了凑,看着她笑道。

    “那敢情好!是哪家姑娘?”严夫人喜不自胜。

    “这样的好孩子,可不能便宜了别家。是我们唐家姑娘,老六家大女儿,今年十七,那孩子不错,我瞧着,能配得上你们五哥儿。”随夫人看着严夫人,声音又往下压了压。

    严夫人一个怔神,“唐帅司?”

    这个换随夫人怔了下,随即反应过来,笑起来,“你这一说……他现在可不是点了两浙路帅司,就是他家大姑娘。他去了任上,他媳妇黄氏这会儿没跟过去,就是为了瑞姐儿这亲事,也是个极疼孩子的,早就托了我,我刚刚听你说,一下子想起来,和你们五哥儿,我瞧着,挺好的一对儿。”

    “求之不得!想都没敢想过!”严夫人顿时喜气盈腮,心里一阵接一阵的感叹,老爷说五哥儿是个有福运的,这福运,也太好了!

    “咱们这儿,只能先提一提……”严夫人顿了顿,“瑞姐儿阿爹阿娘,都是极有主意的,这事,得看老六夫妻两个的意思,黄氏疼孩子疼的不得了,大约还得让瑞姐儿自己看的中意了才行。你这头,只怕跟我一样,都得看人家爹娘的意思,还有那孩子的意思,都点了头,才能行呢。”

    “您这话极是,我也是这么想的,咱们两家,都是疼孩子的人家,头一条,先不能委屈了孩子们。这么着,我回去就给我们老爷,还有高邮那边写信……要不,这中间,让他们小儿女见一见?”严夫人恨不能这会儿拍下板,拿到那份细贴子。

    能跟唐家攀亲,又是要从唐承益手里接下唐家、成为唐家下一代家主的唐继明这一支,她之前,可是连做梦都没敢往这上头想。

    “我回去就跟黄氏说,你也是能当你们老爷半个家的,黄氏要是肯,咱们就安排他们小儿女见个面。”随夫人爽快的笑道。

    ……………………

    送走满府客人,严夫人没急着回去,和嫂子钱夫人坐在小花厅里,歪在榻上,喝着茶说体已话儿。这一阵子,她实在闷气的太厉害了。

    “你这突然就回来了,就为了这提亲不提亲的事儿?”钱夫人这份纳闷,从接到严夫人要回来的信儿,就开始了,这提亲不提亲的,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这是个引子。”听问到这个,严夫人神情顿时有些恼怒,“五哥儿回来的急,也不是他要赶这么急,是太后和王爷要回来,吩咐他跟着回来,这是没办法的事,别说我们,就是高邮县那边,连行李都是连夜收拾的。

    赶成这样,我们老爷和我,就没能事先安排妥当,临急之下,我们老爷只好把松哥儿打发回来,让他回来住着,一是跟府里说清楚五哥儿的事,别再生出怨忿,二来,留下来照应五哥儿。

    之后,打发管事回来过几趟,说是一应都是比照杉哥儿,连一个月二十两的会文钱,都是有的,我和我们老爷就没多想,松哥儿在府里,他跟五哥儿要好得很,家里又是老大和老大媳妇管着,他们两个,一向听话儿,谁知道,就生出这么件事。”

    严夫人的话顿住,脸色很不好看,钱夫人也不插话,只抿着茶,等她慢慢说。

    “郭氏那脾气,不管要做点儿什么事,必定得拉上一个人,才能生得出胆子,郭家这门亲事,从头到尾,老大媳妇必定都是知道的,到底是谁的主意,还真说不上来,可至少,让二老爷往高邮县写信这事,是老大媳妇的主意,郭氏那个人,还真没这份心计。你说,我不回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