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四九章 严夫人之怒

第一百四九章 严夫人之怒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再稍远一些,永宁伯府郭二太太,和堂嫂万太太一边时不时瞄着花厅正中这一群京城最显贵的老夫人、夫人们,一边低低说着话。

    严夫人说笑间,错眼看到郭二太太和万太太,招了招手,郭二太太忙拉着堂嫂万太太,笑着过来,和诸位老夫人、夫人见着礼,热闹的说了几句闲话。

    严夫人往旁边让了让,招呼万太太坐在自己旁边,拉着她的手,亲热的笑道:“五娘子来没来?叫她过来我看看,我可有好几年没见她了,听说五娘子越长越好看了?你可真是,也该多带五娘子出来走走,总藏在府里做什么?”

    “夫人过奖了。五姐儿昨晚上多看了会儿书,又受了凉,早上起来就有点儿不大妥当,我就没让她过来。”万太太谨慎的笑答着严夫人的话。

    议亲李家五哥儿这事,她伸长脖子等到现在,也没得上一句半句的回话儿,这心里,正七上八下的厉害,今天来,也有打着看看严夫人态度的意思,嗯,看严夫人这意思,还不错……

    “看书?”严夫人看起来惊讶极了,那声调就不由自主往上拨的老高,穿透花厅里的笑语欢声,落在原本就紧盯着她们这一群人的诸位太太、奶奶耳朵里。

    “能看书了?那可是真好!常听我们二太太说起五娘子,一本三字经,从四五岁上,背到现在,十来年,也就能背上十来句,如今都背全了?你瞧瞧我,都能看书了,那必定是背全了。看来这重金请来的女先生,正经是个有本事的。”

    万太太听的傻怔了,一时反应不过来。

    “一本三字经背了十来年,就能背十来句,你说的哪家的孩子?”钱夫人看样子听了半句漏了半句,大惊讶之下,声音更高。

    “就是光禄寺郭正卿家郭五娘子,我们二太太嫡亲的侄女儿,这么多年,常听我们二太太说起她的事,是个真真正正的实诚孩子。”

    在四周骤然的安静中,严夫人这份连说带笑,分外清晰。

    “说起来,这孩子真是不容易,说是从四五岁起,就只学这一本三字经,学了这么些年,背了这么些年,就一本书,真真是不容易。我们二太太常说她的趣事儿,一说起来,就夸这孩子实诚。”

    万太太一张脸涨的血红,想站起来,却被严夫人紧紧攥着手,郭二太太目瞪口呆的看着严夫人,她是跟她说过,可她怎么能……在这儿……这么多人……

    “唉哟我想起来了。”钱夫人恍然一拍手,没说话先笑了,“上回我去给我们老爷买几支笔,碰到的那个,大约就是郭正卿家五娘子,”

    钱夫人眼风扫过满屋神情各异,却都支着耳朵的夫人太太们,看着上首榻上那几位年老成精,这会儿个个笑的得体无比的老夫人,一边笑一边说:“那孩子是真可爱,生的又漂亮又伶俐。说是她阿娘吩咐了,让她自己算帐买纸笔,那孩子,就站在那长案前,一只手拿着铜钱袋子,一个一个的把大钱排在桌子上,排好八个大钱,伙计递一支笔给她,她收好笔,再排八个大钱出来。

    我看的有意思,竟站在那儿,直看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看着那孩子买好了四支笔,两刀纸,外加一方新墨。

    到底是老字号的铺子,那几个伙计脾气是真好,从头到尾,一丝儿不耐烦也没有。”

    最后一句,钱夫人是看着随夫人说的,那间铺子,是唐家的本钱。

    “做生意,头一条就是要和气。”随夫人似是而非的接了句,端起茶抿了起来,看样子,这郭家,还有这位郭二太太,做了什么事,把严夫人得罪狠了。

    万太太脸色青灰一片,用力挣开严夫人的手,呼的站起来,在众目睽睽中,摇摇欲坠,强笑道:“五姐儿她……是个憨厚性子。”

    “可不是,真是憨厚的可爱。”严夫人话接的极快,“就因为这憨厚,我们二太太爱的不行,说你家五姐儿这憨厚性子,和我们家五哥儿,简直是天生一对儿,偏偏还都行五,多少难得!你们说是不是?”

    严夫人环顾着众人,笑声中透着厉色,“我们二太太这么一提,还真是,你们家五姐儿这憨厚,跟我们家五哥儿这憨厚,可真真是憨厚的一个样儿呢!”

    严夫人拍着手,笑的十分愉快。

    满堂的老夫人夫人太太奶奶们顿时一脸明了,有不少嗤笑出声。

    怪不得发作成这样,人家家里下一代佼佼者,刚刚崭露头角,郭家这就算计上了,要把自己家傻姑娘,糊到这么位前程无量的少年才俊身上,搁哪家都忍不了啊,得,偷鸡不成,被人家当众拨了一回毛……

    这严夫人呼哧巴拉这么急赶回来,难道是就是为了这事?

    都说永宁伯府小三房早就被驱出府了,看样子,很不是这样么……

    唉哟,郭正卿家那位漂漂亮亮的五娘子,赶情是个傻子!怪不得从来不出门应酬……自己还盘算过这门亲……幸好幸好……

    万太太再也忍不下去了,在那份强笑碎成粉末儿之前,胡乱曲了曲膝,“刚想起来,家里还有点儿急事,先告退了……”

    万太太走了一步,回过身,劈手抓住呆若木鸡的郭二太太,拉着她就往外走。

    万太太扯着郭二太太,不辨方向只要有路就走,一口气不知道走出多完,在一块四下无人的假山后,猛然站住,猛一把甩开郭二太太,直甩的郭二太太踉跄了好几步。

    万太太两步冲到郭二太太面前,咬牙切齿的点着她的鼻尖,“我跟你有什么血海深仇?我们郭家跟你有什么血海深仇?我们五姐儿……你要这么算计我!”

    万太太怒斥怒吼的仿佛一只受伤严重的母兽。

    郭二太太扎扎着两只手,上身尽最大可能往后仰着,“那个,大嫂,您……我……我这都是为了五姐儿……我没想到……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