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四七章 十八般心思

第一百四七章 十八般心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漕司气的一夜没睡着,第二天一早,黑着眼圈,和严夫人商量,她得回去京城伯府,主持府务,以及,看着给李文山好好挑一门亲事。

    这桩直接算计到高邮县的亲事,就怕还只是冰山一角,伯府里,还不知道闹成了什么样儿,由着这样下去,李家就完了。

    严夫人是个识大体明理的人,昨天看到这两封信,她就知道她得赶回去,可她实在不愿意说出口,更不愿意回去。

    她和老爷成亲这几十年,连刚成亲那一阵子算上,就数这两年,夫妻感情最好,老爷待她,柔情蜜意的有时候都让她想想都脸红,她实在是舍不得。

    老爷这一任五年,下一任必定还是要外放的,她这一趟回去了京城,这一分别,就是十年八年……

    十年八年之后,这情份,还能剩下什么?

    严夫人心如刀绞,却无论如何说不出个不字,只能忍着泪,点头应了,传了话让人收拾东西,她得回去,还得赶紧启程。

    李漕司一个人呆坐了半天,亲自出门给严夫人安排回京城的船只,随从和护卫的事。

    李漕司忙外面,严夫人忙着在家里收拾,两个人一里一外,直忙了一天多,收拾好东西,点好了人,都装好收拾好,带着两个女儿上了船,眼看着站在岸上的李漕司越来越远,越来越小,只痛的刀割一般,一个人躲在净房里,痛哭了一场。

    ………………

    严夫人这一种上,行程赶得非常急,刚进了十一月,就回到了京城。

    大爷李文杉和赵大奶奶,以及二爷李文栎和二奶奶黄氏,老四李文松和李文山,一起接到了水门外。

    李文松站在岸上,掂着脚尖,望眼欲穿,看着一片片白帆,激动的鼻子一阵接一阵发酸。

    阿娘回来了,他再也不用成天难为的想哭了。他回来,是领了阿爹和阿娘的吩咐,一定要照顾好五哥儿的。

    可整个府里,从太婆到大嫂二嫂,根本没人把他放在眼里,他这照顾,照顾的多少难心,想哪件事都能哭一场,就连攒了十几年的私房银子,不到一年,就全贴补进去了……现在好了,阿娘回来了。

    李文山紧挨李文松站着,心里很不安宁,一双眼睛却是目不斜视,哪儿也不瞄。

    大伯娘突然赶回来的原因,郭胜早就写了信给秦先生,秦先生已经告诉他了。

    想着秦先生那错着牙的狠厉模样,李文山下意识的想转眼珠看一眼大哥大嫂,眼珠刚要动,又急忙定住,不能看,他得一无所知,这是秦先生的交待。

    二爷李文栎还在纳闷阿娘怎么突然回来了,他是真正的专心读书,特别是今年春天老五考出生员之后,就更专心了,府里府外的闲事儿,他知道的最少。

    这会儿,他能想到的,就只能是他和老三又没考出生员这事,心里忐忑不安的,除了自己的落榜,就是老五这秋闱高中的事,一会儿见了阿娘,阿娘指定得训斥……唉,怎么办呢,也只能抹下脸听着了……

    老五那样的学问文章,比他差远了,怎么就中了?

    要不是这一科是唐尚书主考,他简直要怀疑是借着两座王爷的光……嗯,明大郎说的对,唐尚书毕竟不是圣人,老五那样学问文章,明摆着的,比他可差远了,还是借着两座王府的光……

    二爷李文栎时不时瞄一眼李文山,心呢忐忑,情绪复杂。

    黄二奶奶的注意力却没在李文山身上,她正忙着一眼接一眼的看赵大奶奶。

    赵大奶奶先头保媒,后头又怂恿二太太,让二老爷写信到高邮县保媒这事,可没能瞒过她。

    真是的,黄二奶奶嘴角往下扯了扯,就为了保住她们两口子在家里这位子,竟然要给老五说那样一门亲,真是够黑心的……

    不过也是,现如今老五也是举人了,他可才十八!

    而且,老大攀明家都攀的吃力,老五跟秦王爷、金世子他们,正正经经的好朋友,她是亲眼看到过的,肯定不是篾片相公……

    现在好了,她早就算着了,二老爷那封保媒信一到,这一圈人,只怕都得倒霉喽,倒没想到,夫人竟然赶回来了……这一下,只怕更热闹喽。

    大爷李文杉是保过一回媒,不过那件事,他就抛到脑后了,多小的一件事,他就提了句,老五就回绝了。

    他二伯写信保这第二回媒的事,他媳妇没告诉他,他是真不知道。

    阿娘为什么突然回来了,他想来想去,想到头痛,突然福至心灵,觉得他阿娘这趟回来,肯定是为了打点他春闱的事,老五这秋闱一过,就跟他一样成了举人,眼看着小三房下一代要比他们长房强了,阿爹阿娘肯定比他更着急……

    灵光一转到这上头,大爷李文杉就不作他想了,只想这一件,是越想越可能,越想越觉得肯定就是这样。

    这会儿,他和他四弟一样,眼巴巴无比盼望的等着他娘出现。

    赵大奶奶这心里,那份七上八下的就别提了。

    二太太说要直接写信到高邮县提亲,她当时就觉得不妥当,可这事,关她什么事儿?二太太要提亲,提的又是小三房的,隔房跨户的,她哪儿管得着?就是管得着,她也拦不住,二太太那是长辈,写信的又是二叔,二叔找三叔说话,这是外头爷们的事,关她什么事?

    就怕夫人不这么想,真要怪到她头上……赵大奶奶想着她这位精明的不能再精明的婆婆,一颗心扭成一团。

    早知道,当初就不该让大郎跟老五提这桩亲事,白问了那么一句,现在这一身臊,就再也摆不脱了,要是当实没提过这事,她这会儿多少轻松,一句不知道,理直气壮,谁敢说她知道?又不该她知道……

    唉,她也没想到老五能有这样的运道……

    大郎说了,他后头有两座王府呢,一个篾片相公,也护成这样,那王府,真是势大腰粗,也是,金家什么门第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