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四五章 三行俱全

第一百四五章 三行俱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眉头微蹙,专心听郭胜说这些最底层的恶行恶状。

    “打行,顾名思义,就是以打架为生,在街横冲直撞,打人讹诈,帮别人打架寻仇,甚至杀人,高邮县里最多的,就是这打行恶棍。

    访行里都是讼棍,牙尖嘴利,熟知刑名律法,深谙挑事闹事之道,以挑事诉讼,闹大讹诈为业。

    高邮城里,这把行、打行,和访行三者合一,把行设套,打行威吓,访行罗织诉讼之事,三行互为帮凶。如今县衙里这一堆案子,我看下来,应该都是他们的手脚。”

    李夏眼睛微眯,片刻又舒开,看着郭胜问道:“谁找你?”

    “一个自称周师爷的泼皮,应该是访行管说事的人,来找我说项的,说高邮地头有高邮地头的规矩,这衙门里,有他们一步之地。”

    李夏眼里寒光闪动,郭胜看着那星星寒光,压着兴奋,期盼的看着李夏。

    “你的意思呢?”李夏提起了笔。

    “此事不宜退让。”郭胜目不转睛的看着李夏。

    “阿爹的才能,你最清楚,到这高邮县令,就足够了,这一任,只能求无过。”李夏说完,落笔开始描字。

    郭胜呆了呆,连连眨着眼睛,压下满眼满心的失望,低低答了声是。

    但求无过,那这一步之地,前任有,前前任有,他们这一任,也就只能照旧了。

    李夏侧头,看着郭胜一脸一身的失望,放下笔,稍稍转过身,面对着他。

    “这高邮县,高邮军才是最大的泼皮无赖,祸害根源。”

    这一句话说的郭胜一时怔住了。

    “高邮军驻守高邮县,从先皇起,就没再调换过,这几十年里,早就在高邮县落地生根。把行也罢,访行也好,不过污泥堆里的一群爬虫,现在竟敢有胆子主动挑衅官府,没有底气,他们敢?谁给他们的底气?”

    郭胜后背挺直,眼眸里亮光锐利。

    “高邮军直属朝廷,牵涉极广。这会儿,咱们生不起这种枝节,再说,也不犯着替别人拆鱼头,在他人的功德薄上抹自己的血。”

    “是,在下懂了。”郭胜声气下落。

    “多多留心,该知道的都要知道,该拿到的证据都先收好,机会都是留给准备好了的人的。”李夏看着郭胜,似笑非笑。

    退一步,那是为了织网。

    郭胜眼睛瞪大,随即漫出满眼满脸的笑意,上身往前,恭恭敬敬的低声道:“在下明白了,姑娘放心。”

    外面,李文岚背好了书,开心的挥着手,在原地蹦跳了几下,拎着书往屋里跑过来。

    郭胜站起来,李夏在他身后又吩咐了句,“我想到处看看,你跟阿爹说说。”

    “好。”郭胜下意识的答应了句。

    ………………

    也不知道郭胜是怎么说服的李县令,李县令觉得,他这一子一女,应该往市井中走一走,看一看民生民情,增长见识,知道庶民生活之不易……

    李夏感慨郭胜这份能干之余,对她爹十分的无语,就她爹这样的,实在是不能再往上走了。

    郭胜带着李文岚和李夏,开始出去的不算太频繁,隔个十天八天,才带他们出去一趟,先从到紧挨着县衙门口的茶坊喝茶起,喝过几次茶,再往远一点走,出去了四五趟,也就是衙门口那一条最热闹的长街,逛上半天就回来了。

    徐太太提心吊胆了大半个月,见回回都十分稳妥,也就渐渐把心放下了,和洪嬷嬷商量,能不能把她儿子媳妇叫回来当差,跟着岚哥儿出门,做做采买管事,到外头办点事儿,打理打理外务。

    前几年买的七个小丫头,如今已经很顶用了,几个小厮也很是那样了,只是这能办事采买,以及能跟着出门,打点安排些事儿的人,还没个着落,这样的人,要能托付,可靠是头一条,可不是买个人回来就能用的。

    这会儿,郭先生常带着岚哥儿和阿夏出门,郭先生一个人带俩孩子,没个老成可靠的人跟着,徐太太这心里,无论如何不是那么很踏实,这事儿,就显的紧迫起来。

    洪嬷嬷听徐太太一说,立刻就答应了。

    她们是一家子陪嫁过来的,当初她死了心,就费了点儿心思,想办法求来了恩典,把儿子一家放出去自讨营生了。

    如今这家里,和从前已经大不一样,徐太太没想这事前,她就已经盘算着,是不是把儿子一家叫回来当差,这个家,只看五哥儿,往后可就不得了。如今徐太太一提,她自然是满口答应。

    ……………………

    洪嬷嬷儿子赵平安一家到高邮县那天,郭胜接到了封京城的书信,将信拿给李夏。

    信是秦先生写来的,短短几句:工部尚书沈葵久病致仕,罗仲生调任工部尚书,唐继明调任两浙路安抚使。

    唐继明是唐承益同族侄子,虽说已经出了五服,却是出了名的肖似唐承益。

    李夏看着唐继明三个字,有几分怔忡。她主政的时候,委了唐继明主理江南东西路,敛收江南财赋,以支撑南北两场大战,唐继明主理江南东西路七年,敛尽江南财富,离任前一天,投秦淮河自尽了……

    “还有个口信。”郭胜瞄着神情怔忡中透着丝丝哀伤的李夏。

    “嗯?”李夏恍惚了下,看了眼郭胜,示意他说。

    “陆将军身边一个小厮,叫承影的,姑娘知道的,今天上午过来找我,说了一会儿话就走了,说是奉了陆将军的吩咐,到高邮军中送个信,正好路过,顺路过来看看我。

    承影说了一个笑话儿,和一句抱怨。

    笑话儿是关于五爷的,说大爷李文杉,和大奶奶赵氏,给五爷说了门好亲,光禄寺卿郭怀宁的女儿郭五娘子,这门亲事,万事皆好,只是,这位郭五娘子,有点儿不合适……”

    郭胜低低说了关于郭五娘子的几件小笑话儿,瞄着看不出什么表情的李夏,“……承影说,五爷一口回了,倒不是知道这几件小事,而是,五爷说,这门亲事太高攀了,做人要本份,这亲,他攀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