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四三章 一群旁观者

第一百四三章 一群旁观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你说怎么办?他没有这进士出身,这样样都好的亲事就攀不上,等到这进士出身吧,你又嫌等不及。那你拿个主意。”赵大奶奶斜睇着李文杉,一句话堵了上去。

    “你看看你,这脾气就是急。”李文杉失笑。

    “这是父亲母亲交待的事,从去年九月里回来,到现在,小一年了,好不容易有了这门四下都好的亲事,总算有人家看上他了,偏偏你还挑三拣四,你说我能不急么?”赵大奶奶推着李文杉,“我这个当孙媳妇的不容易,你也得替我想想。”

    “好好好,我怎么不替你想了?可这亲事……”

    “这亲事好不好,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到底好不好,得老五他自己看,我不过就是让你跟老五说一声,实话实说,人家郭家门第儿怎么样,五娘子嫁妆怎么样,五娘子长得至少比我好,不欺不瞒。

    至于别的,那些笑话儿,那可都是咱们私底下说笑的,这样的笑话儿,我小时候的,也有一堆呢。这亲事要是能说成,说说也就算了,他们小夫妻床头床尾,自然是什么话殾有说;可要是说不成,人家小娘子小时候的事儿,可不好说给外人知道,就是你,也不该知道,是我多嘴罢了。”

    赵大奶奶一边说,一边瞄着李文杉。

    李文杉想了想,点头,确实是,无论如何,不能拿人家小娘子的私事到处说,这不是他们这样的人家,他这样的君子所为。

    见他点了头,赵大奶奶心里顿时放宽下来,“我告诉你,这牵线搭桥的,能说的,也就是门第儿,嫁妆这些硬件儿,至于人长的怎么样,脾气性格儿怎么样,连你也不知道不是?

    这个也容易,让他们自己相看就好了,一趟不成,那就看两趟,人家姑娘又不怕看。

    老五要是觉得好,这就是他们的缘分到了,老五要是相不中,或者是老五相中了,人家姑娘相不中,或是郭家看不上老五这个人了,那是他们没缘分。

    再好的亲事,都得看缘分呢,成不成咱们是管不了的,我这里,跟老五这情份……你也别挑剔我,我反正,只管看着父亲和母亲的吩咐,把事办好,这一桩亲事提过,至少,我也能交待一二,不至于见了父亲母亲无话可说,这就算你替我着想了。”

    李文杉想了想,点了头,“行,我跟老五说说,省得你说我不体贴你。”

    “要说就快,正好考出个一等第七,正有脸面呢,找铁趁热。

    再说,今年有秋闱,眼看要考了,老五那样张扬的性子,这趟考了个第七,指定觉得自己不得了了,秋闱必定要考一考的,说不定忙过这一通热闹宴请,就嚷嚷着要闭门念书,到时候,你再去说这事……”

    赵大奶奶嘴角往下扯,“人家说不定要说你妒嫉,故意拿这事儿去分他的心呢,等到秋闱落了榜,真要说出这话……咱们这好心,岂不就成了驴肝肺了?那可不犯着。就这两天吧,要说赶紧说,算是你替我应了桩差使,没让我在父亲母亲面前没脸。”

    赵大奶奶搂着李文杉的胳膊,推着他笑起来。李文杉被她摇的上身来回晃,一边晃一边笑,“好好好,再怎么,也不能让我的卿卿没脸。”

    ………………

    秦王奉命查看京城四周州县农桑,看了一圈,回到京城王府时,离生员考试已经过去小半个月了。

    金拙言从秦王手里接过李文山那篇一等第七的时文,只扫了几眼,就笑起来,“让他得了便宜。”

    今年的时文,是论商之末农之本的,他们去年那一趟福建之行,至少商这一块,可真是看了不少,这题撞到李文山手里,真是让他拣了大便宜。

    “谁出的题?”金拙言看着陆仪问道。

    “唐尚书,他兼着京畿提举学事的差使,别的都不怎么管,只院试这一件,从来不假手他人。”陆仪多解释了几句。

    金拙言喔了一声,上身放松,往后靠进椅背里,仔细看起那篇文章。

    既然是唐承益亲手主理,这李文山,就真是又撞上一回好运道。

    看着金拙言看的差不多了,陆仪看着秦王笑道:“唐尚书很欣赏这篇文章,说虽说稚气未脱,文笔尚嫩,却难得看事深入,兼有一颗悲悯之心,还特意把李文山叫过来,说了半天话。”

    “秋闱怎么样?”秦王来回晃着折扇,没答陆仪的话,却没头没脑的问了句。

    金拙言已经看完了文章,看了眼陆仪,接话答道:“大约要点唐尚书,除了他,这会儿也没有别人了。”

    这会儿的京城,有这份做秋闱主考的威望和学识,又能让各方都点头认可,再能有足够风骨的,搪得住各方说项的,真是只有唐承益了。

    “李文山怎么打算的?”秦王看向陆仪。

    “要考一考,说是知道他这学问文章都还差的不少,一等第七不过侥幸,没打算考中,就是想经经场,先知道知道真正的大考怎么个苦法。”陆仪笑道。

    “他这福运真是不错!”金拙言感叹了一句,笑起来。

    秦王点头。

    唐承益对他这评价不低,照唐承益的性子,十有八九,要怜惜他这份看事深入和悲悯之心,录了秋闱,让他在春闱上再好好磨练学问文章。

    “还有件事,”陆仪看着秦王笑道:“前些天,李家老大李文杉,给李五提了门亲,是光禄寺卿郭怀宁的女儿郭五娘子。”

    秦王和金拙言都是一个怔神,金拙言脱口道:“他才多大?就议亲了?”

    “十八了。”陆仪无语的看了眼金拙言。

    金拙言被这个十八噎的呃了一声,他怎么总觉得李五比他小呢……李五是比他大,虽然只大一岁。

    “这门亲事,成了?没成?有什么不对?”秦王看着陆仪,肯定了自己最后一个直觉,“哪儿不对?”

    “这个……”陆仪一脸苦笑,“郭家门第儿不差,家风也不差,家中子弟都过得去,听说这郭五娘子,嫁妆极为丰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