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四二章 自己最可靠

第一百四二章 自己最可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郭二太太这话里的意思过于露骨,赵大奶奶脸上的笑容由尴尬而僵硬,干脆敛了笑容,撇了下嘴,重新笑出来。

    “瞧二婶子这话说的,我成天累成这样,连两个孩子都顾不上,刚才老祖宗还教导我呢,让我多管管两个孩子,我真是巴不得把这一大家子琐碎,交到哪个手里,我好清闲清闲呢。

    二婶子说的这事,好事是好事儿,可这事儿,我哪能帮得上什么忙?”

    “我的意思,你能不能让大郎跟老五提一提,把五娘子家这门第儿,这嫁妆说一说,要不,让他们这一对小儿女见个面也行,五娘子那相貌可不差。

    这门亲事,门第儿、嫁妆,这女儿家的相貌,样样都是上上,老五指定愿意。我问过老四了,说老五在他爹娘面前,跟咱们大老爷在老祖宗面前一样,那可是说一句算一句,只要他自己相中了,这事就好办了。”

    赵大奶奶一脸笑,正犹豫着要不要推辞。郭二太太接着道:“这门亲事,不好跟老祖宗先提,真要说成了,老祖宗必定愿意得很,你呀,也别大体的太过了,你不替自家打算,指着谁替你打算?就连大郎……”

    郭二太太干笑了几声,“这男人,只能你替他打算,可没有他替你打算的。

    当初我四年里头连生了三个丫头,中间还伤了一个,一条命搭进去一多半,你那二叔,看到老三又是个丫头,头一句话就是让我想想办法,不能耽误了他的子嗣。

    幸好啊,我生出了儿子,那妾,倒生了个丫头,我算是看开了,什么夫妻,呸!咱们哪,也只能自己替自己打算,这府里,可没谁能指得上。

    再说,这可是正经的一门好亲。”郭二太太最后一句突然拽回来,似笑非笑的看着赵大奶奶。

    赵大奶奶眼皮微垂,“这是要大郎出面的,我可作不得他的主,我回去问问大郎,大郎要是肯,那最好,要是不肯,二婶子就多担待了,你也知道,大郎是个倔脾气,他要是不肯,我说再多都没用。”

    “成。你好好跟大郎说说,正经的一门好亲呢。这五娘子真要是进了咱们家,她那性子,跟你肯定处得好,跟咱们府哪个都能处得好,多少好!”郭二太太看着赵大奶奶,抿着嘴儿笑。

    赵大奶奶被她笑的笑容都有些僵硬了,“二婶子吩咐的事,我哪一回没好好做了?二婶子放心。”

    又走了几步,郭二太太和赵大奶奶的路就岔开了,赵大奶奶别过郭二太太,往自己院里回去。走没几步,赵大奶奶掉回头,示意紧跟其后的大丫头采芹,“去书房看看,大爷前儿说,书房窗户上的纱得换一换了。”

    赵大奶奶带着采芹,进了大爷李文杉的书房。

    李文杉正欣赏一幅字画,见赵大奶奶进来,侍立在屋里的小厮忙垂手退出,赵大奶奶示意采芹到门口看着,坐到李文杉身边,先将老五李文山考了一等第七,老祖宗发脾气的事说了。

    李文杉皱着眉头,一脸的无奈,“刚才老四过来说了,唉,太婆这脾气……”

    “也不能全怪太婆,当年的事,我也听说了些,三叔走的时候,说了那样的话,说什么从此和伯府再无瓜葛,还说什么这李不得不姓……”

    见李文杉眉头紧皱,赵大奶奶不往下说了,“……这话就算了,当初三叔还太年青,心气盛不懂事。可现在,老五要回来,那肯定是该回来,没谁说他不该回来,可是,那么大个人,说来就来了,怎么就不能先让人捎个信,说一声?

    你看看,听说来了,人就在二门里了,这算什么?一家子措手不及,他回来那天,我直忙了一夜,这你知道,我不是抱怨这事,这当家理事,最怕这样措不及手。

    三叔这一家子,可真是说走就走,就来就来,想怎么就怎么,别说老祖宗,换了谁,不得发发脾气?老祖宗算好的,也就是跟我发发脾气,唉,反正,老祖宗要发咱们小长房的脾气,全指在我脸上。”

    赵大奶奶说不上是解释还是抱怨。

    李文杉好脾气的笑着摇头,“你们女人家……”

    “我们女人家就是心眼小?”赵大奶奶嗔怪了句,“这可不是心眼小,我来,倒不是说这事儿的,是另有件事……”

    赵大奶奶将郭二太太和她说的亲事说了,“……说起来,这门亲事,若论门第儿,老五是高攀了,论嫁妆,就更不用提了,五娘子的嫁妆,两三年前我看过一回,真真正正十里红妆,听说这两三年又添了不少。五娘子生的又好。前前后后都看上,五娘子那头,也不能算委屈了老五,说起来,还是老五占了便宜,这便宜还不小。”

    “这五娘子,是你跟我当笑话说过好几回的那个五娘子?”李文杉惊讶问道。

    “谁跟你当笑话说了?”赵大奶奶嗔怪的推了李文杉一把,“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小时候,谁没有几件笑话儿的?我也有呢,回头说给你听,现在长大了,自然就都好了。”

    李文杉狐疑的看着赵大奶奶,“真要是都好了,郭家能看得上老五?”

    “你看看你,既然这么明白,那你也该知道,这要是件件都好,老五拿什么攀这门亲?不就是……有那么点儿,不算很好,这门亲事才般配了。”

    李文杉皱起了眉头。

    “母亲捎了信,让咱们留心老五的亲事,反正我看着,郭家五娘子这门亲事,正经的一门好亲,你要是非得门第儿好,嫁妆好,这姑娘家又要出挑的什么都好,你自己想想好了,你肯,人家姑娘家肯不肯?”

    赵大奶奶瞄着李文杉,“要不,就别急着说亲,老五这一回考了个一等第七,看样子也是个会念书的,那就等他考个进士出来,有了这进士出身,这样样都好的亲事,倒是能说得着了。”

    “你这话……”李文杉失笑,“当年我考这试,还一等第一呢,隔年就中了举,这进士一直考到现在了,老五今年都十八了,除非今年秋闱高中,明年春闱再高中,否则下一科就得四年,都多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