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三七章 小大人

第一百三七章 小大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船泊进别庄船坞,陆仪示意李文山过来抱李夏,这会儿不比湖心岛,他不敢有任何分心。

    李夏拖着那件前面还好,后面拖着地的大衣服,外面又下着雨,自己走路十分不便。

    没等李文山上前,金拙言弯腰抱起李夏,示意紧几步伸手过来的李文山,“你看好岚哥儿就行了。”

    李夏被金拙言这突然一抱,惊的两只眼睛都瞪大了,上身僵直不敢靠过去。

    “看看你,吓着阿夏了,阿夏怕你,还是我来!”秦王将折扇塞给小厮,伸手就去抢。

    金拙言敏捷的一个侧身避过,“这小胖包子重得很,你抱不动。”说着,几步出了船舱,一步跨上了齐船平的船坞地面。

    李夏被他这流星大步晃的往后一仰,再扑过来,吓的赶紧伸胳膊圈在他脖子上抱紧,她不怕自己摔着,可她怕摔着这位跟那位金凤凰差不多的银凤凰。

    雨还在下,小厮撑着伞,一溜小跑追上金拙言,把伞撑过他头顶。岸上,五六顶小轿已经等着了。

    金拙言抱着李夏,直接坐进了前面一顶轿子里,“你太小,不能自己坐着,万一掉下去就是大事。”

    李夏被金拙言从后面揽着腰抱在怀里,背对着他,忍不住翻白眼。他掉下去,她都不会掉下去!

    陆仪没坐轿子,走在秦王和金拙言轿子中间,一行人急步往旁边的别庄进去。

    别庄里,几个老成婆子已经等着了,接了李夏进去,沐浴出来,重新给她梳了头,外面已经送了厚厚一迭各色衣裙,以及一匣子小女孩子用的各色首饰进来。

    婆子将一迭衣服托过来,李夏指了套海棠红的衣裙,梳头婆子瞄着衣服,挑了串各色宝石夹着赤金串成的百花百果串,给李夏套在两只丫髻上,牵着李夏出来,送进旁边小山上的暖阁里。

    暖阁里,诸人都已经收拾好过来了。

    李文岚一件柳绿织锦缎长衫,腰里束了条同色丝绦,漂亮的象只最精致的人偶,兴奋的一张脸简直要放光,这是他穿过的最好的衣服。

    李夏一进屋就看着李文岚,六哥漂亮真是漂亮极了,可这一脸的光是怎么回事?一件衣服而已……真让人发愁。

    秦王几步过来,顺着她的目光看向李文岚,指指李文岚,再拉了拉李夏的衣袖,笑道:“怎么,看中你六哥的衣服了?你这衣裳比他的好看,好看多了。”

    旁边李文岚嘟起了嘴,看着古六,声音不低的嘀咕道:“还是我的好看。”

    古六乐不可支,连连点头,“那当然,当然是你最好看。”

    “小男孩子是岚哥儿最好看,小娘子是咱们阿夏最好看。”陆仪看着李文岚,笑着接了句。

    “你这话是和稀泥,跟小孩子不能这么说话。”金拙言折扇往陆仪方向点了点,“明明是长衫中,是岚哥儿那件最好看,裙子里,是咱们阿夏这一身最好看。”

    李文山噗的笑喷了,“这有什么分别?”

    李夏低头看自己的衣裳和裙子,她刚才选衣裙,只看颜色了,别的倒没留意。衣裳首饰什么的,她从来都不在意。

    “好看吗?”秦王拉着李夏的手,坐到旁边榻上,拉起李夏的衣袖,扯给她看。这件衣服做了琵琶袖,袖中很宽很漂亮,到袖口却收的很窄,十分便当。

    李夏看着满绣暗纹的衣袖,点头。

    这一套衣裙上乍一看朴素,零落有致的几枝榴花,仔细看却是满绣,只不过大多数地方,用的都是和底料差不多的绣线,走动间光影变动,绚丽非常,坐下或是不动时,就十分安宁朴素。

    李夏抓了下轻软的裙子。绣的这么密,还这样轻软,绣花的丝线至少劈成了八股,也许还不止,一件小孩子的衣服,也要做的这样精致,这样的成衣坊,大约也只有古家的铺子了。

    从前在宫里时,太后常到越锦绣庄做衣服,说他家的绣娘是江南连家真传,比宫里的绣娘好,她不懂这些,只知道越锦绣庄出来的裙子,就是满绣,也轻盈的沾风既起。

    “真喜欢?怎么看你不象高兴的样子。”秦王头凑过去,仔细看着李夏的脸色,不是不高兴,更象是怔怔出神。

    “饿了。”李夏垂下长长的眼睫,上身往后略闪。

    “你中午吃的不少吧?”秦王惊讶的叫声还没叫完,就被陆仪笑着接过,“小孩子是容易饿,听说满月前后的小孩子,一个时辰就要吃一次。”陆仪一边说着,一边招手吩咐下去。

    “有小粽子,还有桂花蜜。”古六从华容道上抬起头,扬声说了句。

    “阿夏还是吃酥酪吧,粽子不易克化,你刚才又受了凉。”陆仪关切的说了句。

    李夏看着他点头。

    金拙言看看陆仪,再看看李夏,一脸的不服,“阿夏真听陆将军的话,你看看她这小脸,这么看着。”金拙言学着李夏那一脸信赖仰视的样子。

    “阿夏这是听大人的话。”秦王一句话说完,抬手就在李夏额头上弹了下,“哥哥也是行过冠礼的人了,你不是知道行了冠礼就是大人了,怎么不听我的话?”

    李夏侧头看着他,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这么处处捧着他,还叫不听他的话?还要怎么听?

    “你看她这一脸的不服!”秦王瞪着斜着他的李夏,也不知道是和金拙言说话,还是和笑个不停的陆仪说话。

    金拙言哈哈大笑,“阿夏就是聪明,这份眼力真是没话说。”

    “你高兴什么?难道听你的话了?”秦王指着金拙言,金拙言根本不理他和他这句话,照样哈哈笑的跺脚。

    酥酪刚刚送上来,承影急步走到陆仪身边,俯耳低低说了句,陆仪眉头微皱,随即舒开,点头示意承影退下,自己走到秦王身边,低低道:“宫里来人了,黄大伴请您赶紧回去。”

    秦王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金拙言急忙站起来,“宫里?赶紧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