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三六章 好为阿夏师

第一百三六章 好为阿夏师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山有水才最好看。”秦王笑起来,这小妮子真是,鬼灵精得很。

    “我也喜欢有山有水。”李夏看着他,笑的如同金拙言说的,象朵半开的花儿。

    秦王忍不住哈哈笑起来,手指点在李夏额头,“我就知道你要这么说,你这个小鬼灵精!”

    出了湖心亭,隐隐有雨丝飘落,陆仪仰头看了看,“又要下雨了,回去吧。”

    “蒙蒙细雨而已,怕什么。”秦王答了一句,低头看着李夏笑道:“哥哥带你雨中闲游,好不好?”

    李夏点了下头,再点一下。蒙蒙细雨而已么,她也很喜欢雨中闲游,从前她的闲字难得,现在他的闲字难得。

    陆仪并不坚持,示意小厮去取了油衣过来备用。

    秦王牵着李夏,转了几步,就到了一块一人来高的石碑前,石碑上两个鲜红的大字:虫二。

    “认识这两个字吗?”秦王指着那两个鲜红大字问李夏。

    李夏点头,古六说这块风月无边碑什么都好,就是色太红,字太重,果然是这样。

    “是什么字?”见李夏光看着石碑没说话,秦王追问了一句。

    “虫二。”李夏不怎么情愿的答道,她只能说虫二,可这两个字说出来,真是难听啊。

    “那你知道为什么这块石头上要写虫二这两个字吗?你知道虫和二是什么意思?”秦王看起来十分的好为阿夏师。

    李夏摇头,再点头。

    看风月无边碑和风月无边,要静静的看啊,唉!

    “这是文人的文字之戏,你看,这虫字外面,加几笔,这样。”秦王牵着李夏,走到石碑前,用手指在虫字外划了几笔,“是什么字?”

    “风。”李夏答道。

    “那这个呢?”秦王又在二字外面,也虚划了几笔。

    “月。”

    “对,看样子你这字真是认的差不多了,竟然都认识。你看,这虫,就是风无边,这二,就是月无边,合在一起,就是风月无边。知道风月无边是什么意思吗?”

    “先生说过。”

    “先生怎么说的?”秦王一边笑一边问。

    “先生说,好看到不想说话,就是风月无边。”

    “嗯,先生说的很对,那阿夏是不是觉得这儿的景色,称得上风月无边?”

    李夏嗯了一声,侧头斜了眼秦王。

    紧跟在两人后面的金拙言看着李夏那一眼,闷笑出了声,这儿的景色既然是风月无边,那就是不想说话啊,阿夏在嫌弃他了。

    “阿夏别理他,雨有点儿大了,咱们往回走吧。”秦王被金拙言一声嗤笑,立刻就明白了,回头狠横了金拙言一眼,牵着李夏往回走。

    ………………

    湖心寺中,中年僧人又进了地藏殿,“回来了。”

    老和尚手里的佛珠停了,仰头看着地藏菩萨。

    外面,雨下大了。

    ………………

    陆仪从小厮手里接过油衣,先给秦王披上,弯腰去抱李夏,“雨下大了,我抱着阿夏吧,别万一滑倒了。”

    秦王松开李夏,两只手拉住油衣,后面小厮撑了伞举到他头顶上。

    陆仪一只手抱着李夏,另一只手从小厮手里接过伞撑着,走了十来步,就到了湖心寺门口,陆仪看着湖心寺,忙建议道:“这雨太大了,到寺里避一避再走吧。”

    秦王脚步一顿,看了眼湖心寺,再转头看向李夏,犹豫了下,接着大步往前走,“还是回船上吧,阿夏年纪小,庙啊寺什么的,还是别去的好,何况下着雨,这雨还好,快一点就到船上了。”

    陆仪嗯了一声,跟上秦王,一行人加快脚步往船上回去。

    ………………

    地藏殿里,中年僧人垂手站在门口,老和尚缓缓低下头,看着手里的佛珠,好半晌,手指微微微抖的拿起木鱼捶,顿了片刻,木鱼声重新稳稳的响起,却似乎不象刚才那般安祥平静了。

    ………………

    众人回到船上,众小厮已经备好了热水,以及各人的干衣服,只有李夏和李文岚,实在找不到能给他俩穿的衣服。

    陆仪让人拿了两件短衣裆裤,李文岚还好,古六拉着他到后舱换洗。对着李夏,陆仪看向李文山,十分苦恼,他疏忽了,船上都是小厮,没有能侍候李夏擦洗换衣服的人。

    “我自己就行。”没等李文山挠着头说出什么话,李夏拉了拉陆仪,低声道。

    “你自己会换衣服?”陆仪蹲下,轻声问道。

    李夏点头。

    “你这衣服,就是外面的夹衣和裙子湿了,脱下来,把这件衣服穿外面,暂时穿一会儿,我让人多送炭盆上来,船上不冷的。”陆仪仔细的交待李夏,李夏点头。

    小厮围起围幔,李夏脱了外面的夹衣和裙子,裹上陆仪给她的那件短衣,低头看着几乎拖到脚面的短衣,嗯,这一件就行了。

    李夏裹着短衣出来,秦王和金拙言已经换好了衣服,一眼看见一件短衣拖到脚面的李夏,秦王先笑起来,“阿夏……这衣服,阿夏穿什么都好看。过来我看看。”

    李夏再裹了裹衣服,往前走到秦王面前。

    秦王弯着腰,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金拙言凑过来,“阿夏穿这衣服确实很好看,这下好了,活生生一只白胖小包子,整个儿的。”

    “什么包子不包子的,阿夏又没生气,你看,阿夏笑着呢。”秦王抬手将金拙言往旁边推,另一只手将李夏揽到自己怀里,一边替她整理着衣服,一边笑道:“阿夏的石榴裙经了雨,没法穿了,都是哥哥不好,让你淋了雨,一会儿回去,哥哥让人多做几件赔给你,好不好?阿夏喜欢什么颜色?桃粉?鹅黄?粉绿?要不哥哥替你挑几个颜色吧,阿夏穿海棠红最好看。”

    秦王看起来兴致高极了,招手示意陆仪,“回去吧,先到别庄,让人先去城里看看,能不能给阿夏买几件衣裳回来,先穿着,再让人多拿些料子过来,我给阿夏挑几条裙子。”

    “去我家铺子,给岚哥儿也挑几件。”古六急忙跟了一句。

    陆仪笑应了,吩咐下去,游船绕着圈子掉过头,往前时的船坞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