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三五章 湖心寺

第一百三五章 湖心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碟子鱼丸也拿过来,还有那个。”秦王又点了鱼丸和松鼠桂鱼两样,吩咐小厮端到李夏面前。

    和李夏隔着桌子的李文岚,小眉头简直拧成一团了,眼巴巴看着那条松鼠桂鱼,这是他最爱吃的!

    陆仪忙看向李文山,李文山赶紧将一碟子羊羹往李文岚面前挪过去,一边挪一边笑道:“岚哥儿跟古六少爷一样,也是最爱吃这羊羹。”

    李文岚顿时不看那条松鼠桂鱼了,仰望了一眼赶紧点头,表示确实和他一样最爱吃羊羹的古六,再吃一口羊羹,心满意足。

    陆仪忍着笑,看看李文岚,再看看李夏,又看看李文山,心里感叹不已,这李家兄妹四个,最鬼灵精的,却是个女儿家,真是可惜了。

    李夏十分乖巧,秦王端给她的,都吃上几口,金拙言给她的,也吃上一口两口。

    秦王兴致昂扬,根本不要小厮动手,给她挟点这个菜,再告诉她那个也好吃,李夏吃一口,必定要秦王也和她一起吃,还要看着他吃了才行。

    秦王一顿饭吃的乐不可支,又亲自动手给她盛了半碗汤,李夏也要他喝,看着他,他喝一口,她也喝一口,秦王喝完,她也几乎喝完了半碗汤。

    陆仪看的暗暗感叹不已,小阿夏比他以为的,还要聪明。

    这一顿饭没讲究食不言的规矩,吃的十分热闹。

    吃了饭,小船靠过来撤走碗碟,送了热水过来,给众人净手脸。

    秦王照顾李夏的兴致正高昂的厉害,从小厮手里拿过帕子,蹲下就要给李夏净手净脸,李夏大瞪着双眼,吓的用力往后倒。

    金拙言忙从小厮手里拽过只帕子,伸头凑上去,“还是我来,你不行,你看你把阿夏吓的。”

    李夏这回不光后仰了,赶紧往后躲。秦王擦起她来没头没脸没轻没重,这位能好哪儿去?他的手肯定更重!

    “我来吧。”陆仪看着就要夺路而逃的李夏,伸手拉过她笑道。

    李夏急忙扑进陆仪怀里。

    “看到了吧,阿夏嫌弃你。”金拙言将帕子递给小厮。

    “没嫌弃你?”秦王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小厮侍候众人净了手脸,送了茶上来,一杯茶喝完,外面雨丝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天空一片灰蓝,显的十分宁静安神。

    船缓缓的靠上了湖心岛码头。

    陆仪最前,秦王牵着李夏,跟在后面下了船,金拙言背着手跟在后面,李文岚紧跟着古六,古六牵着他,两个人说着这个说着那个,说的十分热闹。李文山甩着胳膊,走在最后,一行人下了船,沿着刚刚被雨水冲洗过,干净的发亮的青石路,往岛中间湖心寺方向过去。

    李夏牵着秦王的手,一边走一边四下看,岛上除了他们,能看到的,只有垂手侍立的护卫和小厮们,这是清了岛的。

    ………………

    湖心寺后面的地藏殿里,地藏菩萨前的蒲团上,结跏趺坐着一个清瘦的老和尚,和尚眉眼半垂,敲着木鱼,捻着佛珠,无声的念着经文。

    一个中年僧人悄无声息的进了地藏殿,微微躬身,“来了。”

    老和尚手里的木鱼停下,睁开眼,仰头看着地藏菩萨,片刻,垂下眼皮,低着头,放下木鱼捶,慢慢的,将手里的佛珠串一点一点盘在手腕上。

    中年僧人低眉垂眼,站的一动不动。

    ………………

    外面,秦王牵着李夏,已经到了湖心寺门口。

    李夏站在古朴素净的湖心寺门口,仰头看着湖心寺三个大字,原来这湖心寺,真的就是叫湖心寺。

    古六说,湖心寺最没有意思,里头就没有正经修行的僧人,就是个侍候杭州城里贵人们的地方,那些贵人们要是想装出一幅清修的样子,就来这里,风月无边的住上几天十几天,这湖心寺就不该叫寺,该改名叫湖心别院……

    唐承益有一篇文章,记的是他住在这湖心寺清修的感受: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文章看起来十分诱人。

    李夏牵着秦王的手就要往里走。

    秦王跟了半步,扯住李夏,“阿夏,这是座寺庙,还是别进去了。你太小,魂魄不全,不能进这样的地方,咱们往前走吧,看湖心亭和风月碑去。”

    秦王牵过李夏,弯回青石路,过湖心寺而不入,接着往前走。

    李夏并不坚持,她对寺庙,现在确实是敬而远之。这里,要不是古六说根本不该叫寺,她刚才也不会往里迈步。

    陆仪看着牵着李夏,弯了几步,过门却没入的秦王,神情有几分犹豫,站着看了看湖心寺,又看了眼牵着李夏,已经走出了两三步的秦王,轻轻跺了跺脚,跟了上去。

    ………………

    湖心寺地藏殿里,中年僧人出去,又进来,低低禀报:“过去了。”

    老和尚一动不动,仿佛没听到,片刻,从手腕上一圈一圈拿下佛珠,拿在手上,慢慢的一个一个捻过。

    过去了,还要过来的。

    ………………

    秦王牵着李夏,一边走一边说着话,从岛的这一边,走到了岛的另一边,进了一半伸入到湖中的湖心亭。

    李夏一只手扶在湖心亭的石头栏杆上,远望着前面一片微微碧波,碧波尽头,青山翠树,亭亭玉立,微微的风迎面吹来,李夏轻轻吸了口气,这无边的景色,万语千言,真的就一句: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秦王也不说话了,迎着微微拂来的清风,站在碧水青山中,这一刻,他轻松的如同这水波和微风。

    站了好大一会儿,秦王深吸了口气,低头看着看景看的出神的李夏,到嘴的话又咽下,头往前往下探,仔细看着看的出神的李夏。

    鹦哥儿说的对,这小妮子一点儿也不象个六七岁的小孩子,她看这景,看出了神?可是,她就是个小娃娃,就懂得看景了……

    “喜欢山还是水?”秦王又看了一会儿,轻轻拉了拉李夏的手,指着面前的山水问道。

    “哥哥喜欢山,还是喜欢水?”李夏仰头看着秦王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