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三三章 你高兴就好

第一百三三章 你高兴就好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歪头看着秦王,看他这样子,心情至少不算差。李夏再转过头看向金拙言,金拙言笑颜温暖,看的李夏有几分失神,他笑成这样,她很不适应。不过看起来,他心情更好。

    那就好。李夏甩着腿,愉快的接着吃糖。

    “你看到什么了?好象挺高兴。”金拙言的敏锐一如既往。

    “哥哥高兴,我也高兴。”

    李夏说的都是实话,五哥如今跟他们在一起,已经拆分不开,他们如果能一直这么高兴,那五哥,甚至她们一家,都将是安稳顺遂的。

    “你哪儿看出我高兴了?我生气得很!”秦王鼓着腮,瞪着李夏。

    李夏从眼角往上斜着他,片刻,目光瞬过去,没理他。

    金拙言又笑起来,隔着李夏,用折扇指着秦王,“我跟你说过,这丫头可不是李五,她鬼得很,你别看她闷声不响,却是个茶壶里煮饺子的,小心眼里有数的很。”

    “阿夏,你真觉得我很高兴?”秦王挪了挪,靠近李夏,指着自己的脸,认真的问道。

    李夏毫不迟疑的点头,他高不高兴这点小破事,她还能看不出来?

    “我也很高兴?”金拙言也伸脸过来凑热闹,李夏接着坚定点头。

    “阿夏别理他。”秦王从李夏背后用折扇将金拙言往后顶,“阿夏,你说说,怎么看出来我高兴了?”

    李夏侧头看着秦王,抿着嘴,想了想,片刻,伸出胖胖的手指,在秦王眉宇间点了下,“这里。”

    “那我呢?也是这里?”金拙言避开秦王的折扇,往前挪了挪,凑过去,指着自己的两眉之间。

    李夏摇头,伸出手指,却没敢点上金拙言,虚虚指了指金拙言嘴角,“是这里。”

    陆仪凑过来,往秦王看看,再看看金拙言,点头赞同,“阿夏真是聪明的厉害,还真是。阿夏,那我呢?”

    李夏拧过半边身子,仰头看着陆仪,他一直都是那样,好象不会喜不会悲一样,一直那么温和那么坚定的站在她身边,有他站在这里,她从来没觉得自己一无所恃过。

    李夏摇头,她看不出他的喜悲,因为她从来没去猜过他的情绪,以及他的心思,他是她唯一全心全意没有任何保留去信任的人。

    金拙言高高的哈了一声,指着陆仪,“我都看不出你,你让阿夏看,你这是欺负小孩子!”

    “那他呢?”秦王的兴致在另一面,抱着李夏转个身,指着正耐心教李文岚下围棋的古六问道。

    李夏咬着粒糖,嘴角往下,胖胖的小手捂在自己脸上。

    金拙言哈哈大笑,笑的不停的跺脚。

    古六可不是喜怒全在一张脸上,

    “那你五哥呢?”金拙言一边笑,一边指着站在旁边观棋的李文山。

    李文山听到五哥两个字,急忙抬头看过来。

    李夏暗暗叹了口气,又往脸上按了一把。

    这下,连陆仪也笑出了声,一边笑,一边冲李文山摆手,示意他没事。

    秦王笑的声调都有点变了,手指点着李夏,“阿夏,哥哥要是想看你高兴不高兴,看哪儿啊?”

    李夏瞥了他一眼,手指点在自己嘴角上。

    金拙言一边笑一边在李夏脸上点在了一圈,“哪止那里啊,还有这里,这里,这里,阿夏要是高兴了,这张小脸笑的象初开的花儿一样,要是不高兴了,这脸就成了一只小胖包子。”

    秦王哈哈大笑起来,“小胖包子!还真是,阿夏你别嘟嘴,这一嘟嘴……”秦王指着李夏嘟起来的嘴,“一只小胖包子。”

    李夏跳下来,从矮凳旁边绕过去,面向船外坐下,作为一个六岁的孩子,她有必要表示她生气了。

    “阿夏生气了。”陆仪忍着笑。

    “阿夏别生气,我说你是小胖包子,其实是夸你,包子多好呢,又白又胖又好吃,你喜欢吃包子吧?”金拙言蹲到李夏面前,一边笑一边哄她。

    李夏斜着他,说她象包子是夸她,就跟从前他夸她心狠手辣一样么?哼!

    “别骗小孩子。”秦王推开金拙言,“阿夏别听他胡说,他说你是包子,怎么能是夸你呢?而且还是小胖包子,咱们不理他,来,到哥哥这里来。鹦哥哥哥说你生气象胖包子,说的一点儿也不对,你生气的时候,明明象一只……好吃的包子……”

    秦王话没说完,自己先笑的说不下去了。

    李夏一连扔了三四块糖到嘴里,用力咬糖,她懒得理会这两只了。

    金拙言伸手从李夏怀里抽出糖匣子,“哪能这么吃糖,剩下的带回去吃。该吃午饭了,中午有蟹粉包子,阿夏多吃几个,包子最好吃了。”

    李夏站起来,趴到船窗上往外看。

    她们来的时候,天就有些阴,这会儿,细如发丝的雾雨悄无声息的下起来,放眼望去,一片烟雨蒙蒙,这会儿的西湖,那份诗情画意,灵动之美,精髓尽现。

    秦王挪了挪椅子,坐到李夏旁边,“阿夏真生气了?”

    李夏想摇头,头刚要动,又点了下,她应该生气的,毕竟,她才六岁。

    “金家哥哥跟你玩笑呢,他很疼你的,你再生气,金家哥哥要难过了,连我也要难过了。”秦王慢声细语的替金拙言解说。

    李夏下巴抵在窗台上,没说话,作为一个六岁的孩子,她应该要再生一会儿气,不能一句话就不生气,应该是这样吧?

    “是我不好,不该说你……不过阿夏,你看看你,一生气,真象一只白白胖胖的小包子,要不,我让人拿只镜子来,你自己看看?”金拙言也蹲过来,说到一半,就笑起来,一边笑,一边示意小厮拿只靶镜来。

    “你这是想把阿夏惹哭了是吧!”秦王站起来,揪起金拙言往旁边推。

    “阿夏哭了?”陆仪和李文山一起站着,看李文岚学下棋,心神却都在秦王这边,听到秦王的话,急忙往李夏这边过来。

    “阿夏从来不哭。”李文山急忙扬起声音说了句。

    陆仪已经蹲到李夏身边,李夏转过身,伸出胳膊圈住陆仪的脖子,俯在他耳边低低道:“我没生气,他们太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