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三二章 事隔半年

第一百三二章 事隔半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文山赶紧说自己的打算,他还是回家的好。

    秦王犹豫了下,点了头,“凤哥儿安排人送他回去。”

    陆仪看向李文山,“骑马还是坐车?”

    “还是骑马,骑马快,再说,伤在后背,坐车不如骑马方便。”

    陆仪点头笑道:”我也这么觉得。“

    李文山的伤,象金拙言说的,不过是皮外伤,陆仪的伤药极其好用,再加上李文山这个年纪,正是生长恢复力强盛的时候,不过两三天,僵起就完全平复,只是还有点儿淤青了,李文山就着急赶了回去。书院要旬考,还要跟着陆仪练功夫。

    回去没几天,李文山打发吉二回来一趟,传话说,秦王要在九月初八那天,请李文岚和李夏到杭州西湖应景登高。

    李夏坐在秋千上,一边慢慢晃着,一边想着这份邀请。

    这是自元夕节以来的第一份邀请,是因为演武那天,五哥受了伤?五哥受伤,是因为五哥自己笨,他可犯不着请客弥补,最近好象一切太平……

    去看看再说吧,大半年不见,她很想看看他怎么样了,他是太后的命根子,可能的话,她希望他好好儿的。

    李文山初七下午回到家,第二天一大早,吉大骑马带着李文岚,李文山带着李夏,很快就赶到了西湖边上,直奔某处私家船坞。

    一艘并不怎么起眼的游船靠在岸边,承影站在岸上,看到一行三匹马过来,急忙上前几步,挥手示意侍卫放行。

    李文山冲到离承影十来步,勒停马,承影急忙过来,接下李夏,李文山跳下马,旁边吉二已经接下李文岚,承影牵着李夏,李文山牵着李文岚,上了游船。

    游船十分阔大,在风平浪静的西湖中,平稳的跟地面上几乎没什么分别。

    整只船,就是个阔大的厅堂,四面窗户很低,帘幔低垂,清风微微。

    李文岚踏上船,看到古六,眼睛就亮了。李夏抓着五哥的手,带着丝丝小心,打量着四周。

    陆仪站在船舱门口,笑着和三人打招呼,“岚哥儿长大了,阿夏长高了。”

    李夏冲陆仪曲了曲膝,笑容绽放,隔了这么久又看到他,真让人心喜。

    陆仪笑起来,侧身让进三人,李文岚规规矩矩的冲船舱里的三人一一见了礼,就直奔古六过去。

    金拙言站起来,走到李夏面前,抬手比划了下,“长个了?”

    “哥哥长个了。”李夏仰头看着金拙言,他比五哥小一岁,正是窜个的时候,她长个,哪有他长的快啊!

    “过来我看看。”秦王歪在摇椅里,冲李夏招手。

    金拙言侧身让过,李夏站到秦王面前,秦王坐直,上上下下将李夏打量了一遍,“是长了点儿。”

    李夏仰头看着他头上的金冠,和横在金冠下面的那根白玉簪。

    秦王看着她的目光,侧了侧头,目光往上挑了眼,笑起来,“你看什么?”

    “五哥说你行了冠礼。”李夏在看他头上的冠和簪,他行了冠礼,听说皇上实封了两个县给他,今年的中秋钱塘演武,他站到了战船上。

    “你知道什么是冠礼?你五哥告诉你的?”秦王在李夏额头上弹了下。

    李夏点头。

    “那你说说,什么是冠礼?”秦王忍不住笑,金拙言坐回去,挪了挪椅子,看着李夏,以及和李夏说话的秦王。

    “先生说,行了冠礼,就是说你是大人了,要做大人做的事。“这是郭胜解释给李文岚听的。

    秦王脸上的笑容不易觉察的滞了下,随即哈了一声,“你还真知道,不错。”秦王抬起手,小厮立刻将一只匣子打开,递过来。“给你的,尝尝,石榴味儿的,就这一阵子能吃到。”

    李夏接过匣子,左右看了看,在挨着秦王椅子放着的一只小矮凳上坐下,掂起一块糖放进嘴里。

    “你去看钱塘潮了?”秦王和李夏一高一矮的坐着,看着李夏抱在怀里的糖匣子问道。

    “嗯。”

    “是你闹着要去看的?”

    “嗯。”

    “好看吗?”

    “嗯。”

    “哪儿好看?”

    “浪很高,水里还有人,很好看。”李夏咬着糖。

    “你不害怕?”

    李夏摇头。

    “没看出来,你胆子挺大。石榴糖好不好吃?”

    “好吃。”李夏将匣子举到秦王面前,秦王摇头,“不吃了,大人不吃糖。”

    李夏站起来,将匣子送到秦王面前,看着他问道:“大人为什么不吃糖?”

    秦王一脸的哭笑不得,“因为大人是大人,小孩子才吃糖呢。”

    “为什么只有小孩子才吃糖?”李夏接着问道,一点吃食而已,何必那么拘紧自己呢,长不长大,不在吃不吃糖。

    秦王被李夏的问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你太小,跟你说你也不懂。”

    “我懂,你根本不知道。”李夏不客气的揭穿。

    金拙言失笑出声。

    秦王瞪着李夏,猛的掉过头,狠瞪了眼还在笑个不停的金拙言,用力哼了一声,手指点着李夏怀里的糖匣子,“我问你,你见过大人象你这样,抱着匣子吃糖吗?”

    李夏点了下头,又点了下头。

    秦王瞪着她,李夏仰头看了他一眼,抱着糖匣子,跑到陆仪面前,将糖匣子举给陆仪,陆仪一边笑,一边掂了块糖放进嘴里。

    李夏又将糖匣子往上举了举,陆仪再拿了一粒吃了,李夏眉开眼笑,她的陆将军啊!

    李夏抱着糖匣子回来,坐下,斜了一直瞪着她的秦王一眼。

    金拙言笑的声音都变了,欠身伸手,从李夏怀里的匣子里拿了粒糖扔进嘴里,一边咬一边夸奖:“阿夏是真聪明。”

    秦王哗的抖开折扇,啪啪摇了片刻,又猛的收了折扇,挪了挪,挨着李夏的小矮凳,伸手掂了块糖,又掂了一块,“阿夏,我告诉你,这石榴汁儿糖,就这一匣子,吃完可就没有了。”

    “我最喜欢吃桃子味儿的。”李夏细声细气的答了句。

    金拙言噗一声,跺着脚,哈哈大笑起来。

    秦王咬着果汁儿糖,也笑起来,伸手拍在李夏头上,“你这小丫头,现在就这样人小鬼大,长大了还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