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三零章 你要想好了

第一百三零章 你要想好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什么好看的?”这是疑问句。

    “看天地造化之神奇。”郭胜答的很快。

    “你这猎奇的心,太浓了。”李夏回头看了眼郭胜,往后退了两步,双手撑着椅面,爬上坐下,示意郭胜,“挪到栏杆边上。”

    郭胜上前,连椅子带李夏搬起来,放到挨着栏杆。

    “这大半年,日子过的如何?”李夏看着渐渐平静,却越来越苍茫的钱塘江。

    “安稳平静。”郭胜犹豫了下,他不清楚她这么问的用意。

    “这就是我要过一生的日子。”李夏侧头往上,斜了郭胜一眼。

    郭胜一个怔神,随即恍悟,“五爷在王爷身边,大老爷摇摆不定,京城伯府更不省心。一生的安稳平静,姑娘想要,必定是有的。”

    “你聪明的太过了。”李夏声音微冷,仿佛当年她熟知一切时,面对心机生疏的年青臣子。

    郭胜看着她,没说话,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猎奇猎胜,这一回,你看走了眼。我和天下诸人一样,一个女孩子,人身肉体,无所长无所倚,只不过,我比别人早懂事了那么几年,僻如甘罗,十二岁为相,不过早懂事了几年而已。”

    李夏声音里的那丝冷意敛去,轻缓平和的闲话。

    “千年以来,甘罗只有一个。聪慧早熟如甘罗,已经是天下至奇之事。”郭胜看着端坐在椅子里的李夏,甘罗是纵横在传说中的奇人,甘罗远不如她。

    “你想好了就行。”

    郭胜提着全幅精神,准备着应对下一个问题时,李夏话锋突转,“回去吧。”

    说着,跳下椅子,冲郭胜伸出手,郭胜呆了下,急忙弯下腰,小心翼翼的将手递到李夏的手旁,先从上,又转从下,李夏哼了一声,一把抓住郭胜的手,抬头看着塌肩弯着腰的郭胜。

    郭胜呆了片刻才恍然大悟,赶紧站直,半边身子僵硬无比的牵着李夏,往山下客栈过去。

    到了客栈,李夏松开郭胜,自己走过走廊进屋,郭胜看着她进了屋,转身到大堂里坐下,要了碗擂茶,喝的嘴里五味俱全、鲜香美味,心里更是五味俱全,激动兴奋。

    客栈屋里,李文岚已经简单擦洗,换好了衣服,坐在椅子上喝着碗姜汤。李冬还在擦洗。看到李夏进来,衣服还湿着的洪嬷嬷急忙一把拉过她,脱了斗蓬,一边唠叨不停,一边把她拖进净房脱衣服擦洗换衣服。

    忙了小半个时辰,李冬李夏等人都简单擦洗好,换上干衣服,又喝了姜汤,又出到雅间,好好吃了顿饭,夕阳西下时,上了车,离开杭州城,连夜赶回横山县。

    李夏和李冬回到横山县衙时,李文山正一身戎装,跟在秦王身后,大瞪着双眼,不停的吸着气,观看一年之中,气势最为壮观的钱塘潮,那钱塘潮挟风带雨,惊人的气势扑的他下意识的上身后仰,这钱塘潮真是太壮观了,可惜阿夏没能看到。

    大潮一波一波的退去,江边的承影往上打着手势。

    秦王正要往下走,罗帅司上前半步,苦着脸,明知不可劝还是硬着头皮再劝:“王爷,今天风浪太大,还是在岸上观看水军操练吧,历年的规矩,主帅从不上船。”

    “这是阿娘的吩咐,让我练练胆量,去去娇气。再说,你是主帅,我又不是。”秦王笑容温和,稍稍错开半步,绕过罗帅司,径直往江边下去。

    罗帅司伸长脖子,提心吊胆的看着秦王下了台阶,上了一艘和别的战船没什么分别是的大船,一咬牙,手里的小锦旗挥了下去。

    “帅司且宽心。”姚参议挨着罗帅司,低低宽慰道:“杭州城水性最好的弄潮儿,都在那船周围,那船上也挑的都是水性最好的,不会有事。”

    “你这是屁话!”罗帅司提着颗心,没好气的堵了句,“只要落了水,救的再快,也是落了水,就是出事了。出了事,那就是水军操练不精,就算王爷不计较,太后不计较,皇上必定饶不过,前程就不提了,你我这身家性命……唉,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王爷这真是……”

    “帅司宽心,反正,也在船上了。”姚参议比罗帅司淡定不少,劝又劝不下来,现在,人都在船上了,再担心也没用了不是。

    罗帅司连叹了好几口气,往边上站了站,伸长脖子,不错眼的只盯着秦王那只船。

    船上,秦王站在前面完全敞开的前舱门口,眼里带着兴奋,看着迎着船头拍起的混浊的浪花,吸了口带着浓浓腥味的水雾,侧回头看了眼陆仪,“告诉关铨,开始吧。”

    陆仪手里的小旗挥动。

    江面上的几十只船,在江水中起伏破浪,很快分成三处,一阵急促鼓声还没落音,弓弦声和长箭的破空声暴然而起。

    金拙言早就一步上前,提着盾牌,护在秦王身侧。

    听到弓弦声箭声,李文山眼睛一下子瞪的溜圆,不是说演武么,怎么真打起来了?这弓弦,这箭声……

    李文山一阵惊恐,一步上前,拦在秦王侧面,扎着手,好象要用手拦住什么,“快,快进去!真打起来了!”

    “这是演武!”古六气乐了,一把揪回李文山。

    “箭!”李文山一个怔神。

    “箭都是去了头包了棉的,你没见过演武啊?”古六手下用力,将李文山再往后拖一些,“回来回来,别碍事儿,世子上前,那是因为他练过功夫,功夫还不错,防着万一有不长眼的把箭射偏了,虽说包了棉,碰到劲儿大的,也痛得很,你往前窜什么?添什么乱?”

    秦王回头看了眼李文山,满眼的笑意。这傻小子吓成那样,倒先掂记着护到他身边。

    陆仪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自己和周围的船只上,不时发出短促的号令,让他们所在的这只船,既身处演武的最中央,又不受演武双方的波及。

    江上船猛箭密,罗帅司站在岸上,一张脸青的没人色。紧挨罗帅司站着的姚参议,惨白着脸,浑身发抖。

    郑漕司两只手紧紧握着栏杆,也不知道是恐惧还是紧张,浑身一直抖个不停,王同知一张脸煞白,呆站的象被定住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