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二九章 看潮

第一百二九章 看潮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浑黄却因此显的格外沧桑有力的江面上,波涛汹涌,隐隐有小船起伏出没,看不清船,更看不清人,只有招展的艳丽的绸旗显目无比。

    李夏抓着栏杆,掂着脚尖极目远眺。

    那就是弄潮儿么?

    看着眼前无边无际,生机逼人的江水,和江水中自由的飞上飞上的弄潮儿,她真想生了一对翅膀,张开飞下去,掠过那些波浪,扎进水里,再跃出来,直冲上天,再冲下去,象那些弄潮儿一样,在浪尖上追逐。

    郭胜站在隔间门口,眼角余光不离李夏。

    远远的,有一个白点从天际线上突显出来,周围一片欢呼,“来了来了!”

    李夏掂起脚尖,屏息紧盯着天际点刚开始看清楚,就飞快变大,迎面涌来的白点,李文岚扑到李夏旁边,抓着栏杆,一边看一边跺脚一边哇哇叫个不停。

    李冬也站了起来,走到李夏和李文岚身后,下意识的伸手将李夏和李文岚圈在怀里,那飞快变大涌近的白点,让她有一种危险扑面而来的感觉,让她忍不住要把阿夏和岚哥儿抱在怀里,保护起来。

    和白点一起,由远而近,冲着众人压过来的,还有轰轰的雷鸣,白点越来越大,越来越快,雷鸣声也越来越响,那股威压,仿佛自天上倾压而下,要压碎一切,击倒一切。

    江上原本零零散散,各自玩耍的小船和彩帆,以及一身白衣的弄潮人,这会儿站成了一排,迎着已经白成一条线的浪头,欢快的冲上去。

    李夏仿佛听到了他们愉快之极的啸叫声,和在要压碎一切的雷鸣声中,穿透雷鸣声,破空而出,直抵云霄,愉快的仿佛头一回坐到那把金龙盘旋的巨大椅子上,俯看着跪了满殿的臣子的自己。

    白线伴着雷鸣,带着扑山倒海的气势,扑向每一个弄潮人,拍向每一个看潮人,仿佛撕杀一般,海潮和弄潮儿迎面撞上,愤怒的海潮狂啸着扑向岸边,那海潮高的让把头仰到最高,在海潮把看着它的一切卷入江中之前,象是被弄潮儿打败了,高耸的浪头轰然倒塌,只余下狂风夹着水雾,猛扑上岸。

    李冬的尖叫声混在周围一片或惊恐或兴奋,叫的简直比海潮的雷鸣还要尖利的尖叫声中,李夏听不出姐姐这尖叫是恐惧,还是兴奋了。

    李文岚就简单了,哇的一声,可还没等他放声哭出来,就被水雾拍在一脸一身,生生把那阵大哭呛了回去,洪嬷嬷急忙一把抱过呛的咳个不停的李文岚。

    李夏紧挨着栏杆,迎着猛扑上来海潮,兴奋的扬起胳膊,这一刻,她用了最大的力气,才抑制住自己,压下那股子迎着浪头跳下去的冲动。

    第一个潮头退下,又一个潮头涌上来,气势却差了太多,这海潮,积聚了一年,只聚起那一个潮头的力量,之后,就是一而再,再而衰了。

    李夏两只手紧紧抓着栏杆,看着渐行渐退,越退越温柔的潮水,兴奋的微微发抖之余,又有无数失落。

    江面上的弄潮儿,来回舞着湿透的彩旗,在江面上愉快的滑来滑去,往岸边滑过来,这一场的你死我活,已经结束了。

    李冬脸色苍白,伸手去拉李夏,”阿夏,吓着你了?别怕。”

    “我没害怕。”李夏前一半衣服全湿了,脸颊绯红,眼睛亮的让人不能直视,李冬看着她,这眼眸里的光亮,让她看的心悸而畏缩。

    李冬和李文岚的衣服也都湿了大半,洪嬷嬷和苏叶急忙取出事先准备好的薄斗蓬,洪嬷嬷一边给李文岚裹斗蓬,一边懊恼不已,看潮前就该把斗蓬裹好,头一回,没有经验。

    郭胜看着洪嬷嬷道:“我在客栈订了间房,能用上一两个时辰,过去洗一洗,换换衣服吧。”

    顿了顿,郭胜接着解释道:“明天水军演武,这一带的客栈,早一年前就订满了,实在是找不到能过夜的空房间。”

    他这是解释给李夏听的,不过李夏没听到,她正紧抓着栏杆,看着越退越远的海潮,现在,她知道为什么唐承益说她象个弄潮儿了。

    “阿夏,走吧,咱们去换了衣服,再喝碗姜汤,吃点儿东西,就该回去了。”李冬去拉李夏,刚才阿夏那亮的吓的眼眸,让她心里生出一股自己没有觉察的惧意。

    “我再看一会儿,就一会儿,你们换好衣服我就过去,让……”李夏话没说完,郭胜立刻接话道:“我看着九娘子,嬷嬷放心,六娘子放心。”

    李冬撤回了手,洪嬷嬷皱起眉头,板着脸正要把李夏叫回来,郭胜拱手笑道:“这会儿大家都要洗理换衣服,客栈热水只怕一时供不及,就是回去也得等上一轮两轮,九娘子想看,就让她看一会儿吧,来都来了。”

    洪嬷嬷一想也是,再说又是先生发的话,点头应了,“榆叶你留下……”

    “不用了。”李夏回头吩咐了句,郭胜立刻笑道:“嬷嬷这里最需要人手,九娘子这里,橙叶就是留下,也是站着。”

    洪嬷嬷一想也是,嘱咐了李夏两句,拉着李文岚,苏叶扶着李冬,榆叶抱着包袱,一起跟着伙计,往客栈下去。

    洪嬷嬷等人走远了,黑石上的观潮人,也一涌走远了,巨大的黑石上,眨眼间只余了寥寥数人,和着呼啸的风,江水的拍岸声,那份刹那繁华之后的寂寥,让人萌生出一股天地悠悠唯我独在的悲怆之意。

    他们这个隔间,左右都走的空无一人了,不算太远,和远远的人,三五成群,往下,或者往上,接着游玩。

    郭胜进了隔间,在李夏身后两三步站住,低头,却带着一种仰视感觉的看着李夏。

    “这钱塘潮,你年年都看?”李夏头也不回的问道。

    “只要在两浙一带,赶得及,都来看上一回两回。”郭胜心里猛的一跳,急忙用力压下那股子激动兴奋。

    这是她头一回不是吩咐什么而和他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