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二八章 钱塘潮

第一百二八章 钱塘潮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谢余城原配八九年前死了,留下四女一子,六年前,谢余城续妻贺氏,隔年生了个小儿子,今年五岁。

    李夏沉默的听着郭胜的详细无比的禀报,谢余城长女如何,嫁到哪家,次女如何,又是嫁到哪家,续妻贺氏如何,长子如何,幼子如何……

    这个谢余城,她没有太多印象。

    她进宫时,他在江南东路漕司任上,苏贵妃死那年,他病死在任上,倒是贺氏,她有几分印象,贺氏生的那个儿子,在她手里点的同进士。

    李夏对新来的宪司谢余城一言不发,在郭胜这里,就是打听完了,也结束了,他接着按步就班的替李县令处理县衙公务,安安生生当他的先生。

    春去夏来,夏天也过的飞快,立秋那天,一大早,李夏就把秋千荡的简直要飞起来。

    郭胜站在前衙,看着后衙飞起落下的秋千,感受着那股子扑面而来的愉快飞扬,不禁扬起了眉毛,什么事,让她高兴成这样?

    进了八月,李夏趴在阿娘背上,看着姐姐手里撑着的新给五哥做的一身靛蓝戎装。

    八月十八,在钱塘潮最盛的这天,照规矩,罗帅司要演练水军,今年罗帅司请了秦王观阵,秦王让五哥随行。

    五哥今年长高了不少,这一身戎装,五哥穿上一定十分好看,不过,也就是好看,象专门演礼的侍卫一样,中看不中用。

    她也很想看钱塘潮。

    她听古玉衍说过不知道多少回钱塘潮,每次说到钱塘潮,古玉衍就眉飞色舞的厉害。

    她头一回见唐承益唐尚书,唐承益说她:灵动的象钱塘潮上的弄潮儿,后来她让人画过钱塘潮和钱塘潮上的弄潮儿……她想亲眼看一回钱塘潮。

    “阿娘,我也想去看钱塘潮。”李夏趴在徐太太背上提要求。

    “五哥说钱塘潮险得很。”李冬折好了衣服,伸手去抱李夏。

    “五哥又没看过钱塘潮。五哥上回不是说,钱塘潮可热闹了,还说庙子头到六和塔,挤的到处都是人,那么多人看,我也要去。”李夏在跟阿娘和姐姐讲理方面,已经很娴熟,而且很擅长了。

    “你也知道人多得很啊,那你五哥不也说了,人家都是早半年一年前头,就订好了看潮的地方,咱们家又没订地方,你要看潮,准备在哪里看啊?”徐太太捏了下李夏的小鼻头,“连你五哥在内,就数你会讲理。”

    “先生说,好多地方看潮呢,明天问问先生,先生肯定知道哪儿能看潮。”李夏扑在姐姐怀里,“姐姐也去。”

    “把姐姐拖上,姐姐就不能说你了是吧?”徐太太失笑,伸手虚拍了李夏一巴掌,“等你大了再看。”

    “就要今年看。昨天洪嬷嬷说了,阿爹这一任还有一年半,说要多吃几回鸡头米,不然就吃不着了,鸡头米吃不着,钱塘潮肯定也看不着了。”

    “你看看她,这小心眼多的。”徐太太失笑。

    “阿娘,要是看不成钱塘潮,我会难过一辈子的。”李夏从姐姐怀里,扑到阿娘怀里,可怜巴巴的看着阿娘,用这一招对付阿娘,百试不爽。

    “你知道什么是一辈子!”徐太太又气又笑又心疼,一巴掌摸在李夏脸上,“等你阿爹回来,问问你阿爹有没有什么法子。”

    “阿爹那么忙,再说,阿爹跟咱们一样,又不知道怎么看钱塘潮,还是问先生吧,先生说他看过好多回钱塘潮了,他肯定知道怎么看。”李夏拽着徐太太的胳膊不停的摇。

    “好好好。死妮子,簪子都让你摇掉了,明儿让你阿爹问问先生,行了吧?”徐太太一把抱过李夏,在她背上轻拍了下。

    李冬看的笑个不停,阿夏这缠人的本事,真是,不管什么样的事,她都能从阿爹阿娘那里缠下来。

    隔天,李县令和郭胜说了几个孩子想看钱塘潮的事,还没问到有哪儿能看,郭胜笑着直说巧了,他最爱看钱塘潮,只要在杭州一带,年年必定去看潮的,早就定了地方,虽说不怎么宽敞,可让几个孩子看潮,还是足够的。

    李县令回来和徐太太商量了半天,到底不忍心让小闺女万一难过一辈子,定下来八月十七那天一早,请郭胜带着,再让洪嬷嬷带着苏叶等几个丫头,侍候李冬和岚哥儿、阿夏一起去看钱塘潮。

    至于他和徐太太,他就不说了,不能离土,徐太太也不便过去,让人认出来不好。再说,有郭胜和洪嬷嬷两个看着,李冬又是个极其懂事的,已经十分稳妥了。

    十七那天寅正刚过,李冬带着李夏、李文岚一辆车,洪嬷嬷带着几个小丫头一辆车,郭胜带着了长随骑马跟着,往杭州城赶过去。

    路上一点儿不敢耽误,在临安城买了点吃的,紧赶慢赶,申初刚过,就赶到了杭州城外,郭胜松了口气,赶紧带着两辆车往事先定好的客栈挤过去。

    离的老远,车子就走不动了,李冬和洪嬷订等人都下了车,郭胜在前,长随在后,洪嬷嬷等人将李冬姐弟三人围在中间,一路挤进客栈。

    伙计迎出来,带着诸人,径直上到二楼,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再往前往上走了半刻来钟,一片俯看着钱塘江的巨大黑石上,临着钱塘江的一面,钉着木栏杆,用竹篱隔出一个一个大小不一的小间。

    众人进了其中一间,李夏转头打量四周。

    隔间不大,站进来她们姐弟三个,再加上洪嬷嬷和两个丫头,已经很满了,郭胜站在了隔间外,洪嬷嬷忙将隔间里的竹椅子,拖了一把给郭胜。

    李夏站在栏杆旁,极目远望着苍茫的钱塘江,江风猎猎,扑来而来,扑的她有几分噎气的感觉。

    “风大,阿夏过来些,这边背风。”李冬伸手去拉李夏,李夏甩开她的手,往旁边挪了挪,继续迎着风,看被大风吹的波澜起伏的钱塘江。

    她喜欢这样迎风站着,她真喜欢眼前这样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