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二七章 教不会的细节

第一百二七章 教不会的细节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忍不住白了古六一眼,陆仪经手安排的事,虽然是紧迫之下,也轮不着他说什么看看缺不缺东西这样的话吧……他跟五哥一样,都是心大脸也大,嗯,真都是从小看大。

    陆仪蹲下,抱起了李夏,一起往外走。

    前面小厮提着灯笼,逶迤走了两刻来钟,进了间两进的小院,婆子丫头迎出来,站成两排。

    陆仪没再往里进,在院门口放下李夏,笑道:”五郎就将就一晚,明天早上,我让承影过来接几位回去。”

    李文山连声谢了,看着陆仪和古六走远了,才牵着李文岚,和牵着李夏的李冬一前一后,进了院子。

    李夏沐浴洗漱出来,睡在被窝里,连连打着呵欠,半梦半醒中,听着姐姐和苏叶的说话声。

    “……没看到花灯……”

    “五哥说的对,一年看一样……苏叶,看了今天这样的烟火,我觉得,我这辈子,不管怎么样,都心满意足了……”

    李夏一个怔神,一下子清醒了,姐姐这话,这浓浓的渗合成一体的苦涩和甜蜜,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直到傍晚,兄妹四个才回到横山县衙。

    李文山应付了李县令和徐太太事无巨细的询问,又被徐太太捉着看了一会儿明天一早启程要带的东西,好不容易抽身出来,赶紧去找李夏。

    两人在李文山那间小书房里,对着桌子上一豆灯光,低声说着话。

    “阿夏,都是我……真是笨!他说让我带弟弟妹妹,我没多想,冬姐儿早就想到杭州城看烟火看灯,我没想到……真就是没想到……”

    “去也去了,回都回来了,你还想这些有什么用?”李夏神情淡定,这是与事无补的无用懊恼。

    “阿夏,我总觉得,王爷说回去晚了太后娘娘絮叨,这话好象哪儿不对,他以前从来没这么说过。”李文山总觉得哪儿不对劲,可就是想不出哪儿不对劲。

    “咱们昨天住的那间小院,是咱们到了之后,才赶着收拾出来的。”

    “你怎么知道?哪儿看出来了?”李文山怔了。

    “不是看,是听到,先前暖阁里,古六说,要带咱们去他家。”李夏看着五哥。

    李文山不停的点头,“嗯,我听到了,怎么了?”李文山努力的想,这句话怎么了?很平常啊。

    “要是早就安排好了,古六还要说这话么?”

    李文山恍然悟了,“对啊!怪不得古六说,他要去看看缺不缺什么东西,赶得急才会缺东西。”李文山倒是闻一知十。

    李夏横了一会儿,才接着道:“还有,后来,我又听到两个小丫头嘀咕,一个说提着灯笼擦的,也不知道擦干净没有,另一个小丫头说,嬷嬷说差不多就行了,天不亮就走了。”

    李文山连眨了四五眼,长长的喔了一声,“那可是,咱们到城外时,天就黑了,真是,太给人家添麻烦了。”

    “嗯,五哥,以后你要多留心细处,其实,不用到古六说这话,也都能看出来了。一是秦王他们,穿的都是厚底的羊皮靴子,就在暖阁里坐着看烟火,用不着穿厚底靴子的。”李夏晃着腿,看着李文山。

    “还有,你看秦王他们今天穿的衣服,都很平常,料子就是最普通的绸缎,没有缂丝,连织锦缎都不是,没有龙纹,没有海水纹样,幞头上缀的那块玉,也平常得很,走的时候穿的斗蓬,都是厚实的灰狐里,都是要逛街看灯的打扮。

    他们原本的打算,应该是看完了烟火,再去看灯,一直玩到天亮,看过收灯,他们回去,咱们回来。这是京城的风俗,这热闹玩乐,是要玩上足足一夜的。这样,是用不着安排咱们住下的地方的。

    可是,昨天姐姐去了,他们一群人,带着姐姐逛上半夜一夜,这算什么?所以,只好看了烟火,他们回去,给咱们找个地方歇上半夜。”

    李文山一边听一边揉脸,一把接一把的揉,连声唉唉唉,越听越懊恼。

    “再揉,脸皮都要揉皱了。”李夏踢了五哥一下,“我跟你说这些,不是让你懊恼的,是想让你学着留心细处。这事你最多三成错,他们至少七成。

    再说,就算他们说清楚了,除非咱们都不去看这场烟火,只要咱们去,姐姐就一定得去,今年这样的烟火,姐姐要是错过了,以后,也许就再也没机会看了。”

    李文山不揉脸了,呆着眼看着李夏。半晌,点了下头,又点了下,“我也是这么想……”一句话没说全,李文山突然冒了句,“阿夏,这回肯定不是上回了,你……冬姐儿以后,肯定有的是机会,看这样的烟火。”

    李夏正甩着的腿一僵,呆怔了片刻,看着李文山,慢慢点了下头。

    ………………

    出了十五,年就远了。

    十六一大早,李文山就赶到了万松书院,他开学了。李县令拜了衙神,开衙办公,徐太太打发洪嬷嬷到刚刚开门的人市,找人牙子挑人买人,李夏和李文岚的小课堂也开了学。

    一切如旧,只除了李县令最信任的人,从陈师爷换成了郭胜,以及,县衙后宅多了六七个小丫头。

    刚出了正月,宪司林明生就病倒了,几天后就上了折子,病体不支,请求归养。

    一个月后,新任宪司谢余城就急急赶到了杭州城,接了印隔天,林明生就悄无声息的离开杭州城,返回京城家中养病去了。

    郭胜往杭州城多跑了几趟,打听了谢余城,回来和李夏禀报。

    谢余城今年四十九岁,就任两浙路宪司前,是刑部右侍郎。

    谢余城是苏贵妃嫡亲兄长,吏部苏尚书夫人谢氏嫡亲兄长,三十岁那年考中同进士后,选在刑部历练,在刑部做这八品的冷板凳小官,一直做到三十六岁,这一年苏贵妃进宫得了宠,谢余城调任四方馆,做了馆使。

    四年后,谢余城调任工部,做了实权的员外郎,接着就升了郎中,掌管水部,三年后调到刑部,就做了右侍郎。

    这升迁,真是一路青云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