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二五章 烟火精彩

第一百二五章 烟火精彩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文山懊恼无比的拍着头,冲众人团团拱手。

    李夏拉着李冬,往刚边陆仪站的地方过去,”姐姐,咱们到这边,这儿最好。”

    刚才陆仪站的地方,在暖阁拐角,一个斜斜的、小小的拐角拐出一片地方,和暖阁中间似隔非隔,往外看却视线极好,正是躲清静的好地方。她和姐姐就躲在那里,安安静静的看这场烟火,最好不过。

    “阿夏找赏景地方这本事,真是厉害。”古六弯下腰,冲李夏竖起大拇指。

    李夏没理他,只顾拉着李冬,往那个拐角里过去。

    李冬被李夏按着,坐在拐角靠里那把堆满锦垫的宽大扶手椅上,李夏站在她前面,双手扒着窗户往外看,苏叶侍立在椅子后面,没多大会儿,远处湖边和湖面上的烟花,就开始了。

    头一轮的烟花,就五光十色、璀璨无比的照亮了她们面前的几乎整个夜空。

    李冬一下子站了起来,上身靠到窗户上,看的大睁着双眼,屏着气,几乎不能呼吸了,这烟火,漂亮的象做梦。

    李夏仰头看了眼姐姐,和同样看的直了眼、半张着嘴的苏叶。

    她头一回看这样绚丽的烟火,是姐姐和亲那一年的元夕节,满府的人都去看灯看烟火了,她也想去,姐姐就偷偷带她去了,她乐疯了,回来的太晚,姐姐被罚跪了一夜,寒气透体,高烧不退。

    要是那年她没有缠着姐姐去看烟火,也许姐姐就不会病死在半路……

    李夏将下巴抵在窗棂上,抵的头昂起来,把一腔惨痛之意昂回去。

    李冬傻子一般看着窗外的烟火,这样漂亮的烟火,这样的绚烂美好,比她整个人生都精彩。

    烟火一幕接一幕绽放,五彩缤纷,每一只都展示着盛世帝国的繁华,李夏下巴挪下来,牙齿啃着柚木窗台,看着烟火出神。

    这些,都是宫里年年都放的烟火,他们年年都说这是新品那是新品,可在她看来,年年都没有任何新意。

    这烟火,她看了多少年,就厌恶了多少年。

    从前,每到放烟火的时候,宫里必定出事,后来,该死的都死了,不该死的也死了,宫里就不出事了,再后来,高高端坐着看烟火的,除了她,只有她的儿子了,她却早就厌倦透了这一刹那的绚丽。

    可是,今天这烟火,好象和从前每一次的都不一样,李夏听着身后李冬和苏叶一声接一声低低的惊叹,嗯,这烟火在江南,是透着喜庆的。

    李文山端了两碟子点心过来,放到几上,“冬姐儿尝尝这个酥蜜,比外头买的好吃多了,上次家里买,我看你吃了好几个,还有这蟹壳黄,这是你最喜欢吃的。”

    李夏瞄了眼粘粘乎乎的酥蜜,和那碟子碰一碰就乱掉渣的蟹壳黄,横了五哥一眼,闷的差点哼出声来,粘乎乎的酥蜜还算好,这蟹壳黄吃起来多没形象,他让姐姐吃这个,这不是难为姐姐么,这个五哥,唉!

    李文山放下两碟子点心,拉了把椅子过来,陆仪踱过来,隔了五六步,勾手指示意李夏过去,李夏见五哥在姐姐旁边坐下了,从旁边闪身出去。

    陆仪蹲在李夏面前,指了指暖阁西面居中,坐在正对着烟火的矮榻上,转着折扇,一脸无聊的秦王,“王爷给你带了几种新鲜味儿的糖,你要不要去尝尝?”

    李夏回头看了眼冬姐姐,陆仪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笑问道:“姐姐喜欢吃什么?”

    李夏想了想,靠近陆仪,依耳低低道:“姐姐最喜欢吃乳糕,还有酥螺,最好是橙子味儿的,还有姜丝梅。”

    陆仪一边笑一边点头,“阿夏果然最疼姐姐,那姐姐爱喝什么汤水,阿夏知道吗?”

    “椰子酒。”

    陆仪眼睛微微睁大,李夏伸一只胳膊圈在陆仪脖子上,“你知道我为什么知道姐姐最喜欢喝椰子酒么?”

    “为什么?”陆仪十分配合。

    “我们在江宁府的时候,姐姐总是问我:阿夏你要不要喝椰子酒啊?要不就问六哥,岚哥儿你想不想喝椰子酒啊?”

    陆仪想笑又赶紧忍住,不停的点头,“阿夏真是聪明,古家六哥哥也最爱喝椰子酒,我让人拿你姐姐最爱吃的点心送过来。”

    “谢谢你。”李夏郑重道谢。

    陆仪点头,手指悄悄往秦王那边点了点,李夏点了点头。

    陆仪看着李夏甩着胳膊过去了几步,才站起来,退到门口,吩咐了小厮,再慢慢踱过去,站到李文山侧后,隔了五六步,微笑着听兄妹两人说话。

    李夏走到矮榻旁,看着看起来象是没看到她的秦王,伸手拉了拉秦王的衣襟,看着看向她的秦王,拍了拍矮榻,示意他抱她上去。

    秦王瞪着她,不情不愿的伸出一只手,坐在矮榻旁边椅子上的金拙言站起来,和秦王同时,一人拎了李夏一只胳膊,把她拎了上去。

    李夏上了榻,踢掉鞋,先爬到榻几旁,将几匣子颜色不一的果汁糖一匣子一匣子搬到秦王旁边,放好,再爬过去坐下,把裙子仔细拉好,挪了挪坐好,手指在几个匣子之间犹豫了片刻,挑了匣子淡绿色的,捧起来先送到秦王面前。

    秦王不错眼的看着她踢鞋、搬糖、仔仔细细的理裙子,一直看到她捧匣子过来,一边笑一边将折扇换个手,伸出手去拿糖,“都是给你的。”

    李夏没看到秦王伸出来的手,听他这话是不吃的意思,捧回匣子,往金拙言那边举过去。

    秦王一只手将将伸到匣子上面,匣子却跑了,顿时呆在了那里。

    金拙言看着秦王呆在半空的那只手,和一脸呆滞,一边闷笑,一边伸手拿了块糖。

    李夏将匣子放到自己腿上,秦王狠狠的横了眼金拙言,呆在半空的手接着往前伸,从放在李夏腿上的匣子里,捏了一粒糖放进嘴里,再伸手过去,又捏了一粒。

    李夏哪里会理会他捏了几粒,吃着糖专心的看烟花。

    “阿夏,你们在江宁府玩的开心吗?”秦王又吃了几粒糖,从李夏腿上拿走匣子,换了另一个味儿的匣子放上去,接着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