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一一章 幕僚之责

第一百一一章 幕僚之责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漕司听到秦先生三个字,一下子就窜了起来,急急的吩咐道:“快请!快请!”

    严夫人手里拿着块绸料子,看着鞋没穿好就往外跑的丈夫,呆了好半天才恍过神。

    一定是出什么大事了。

    李漕司急步赶到花厅,秦先生已经让人端了盆热水过来,正弯着腰洗脸。李漕司看着秦先生后背那一片透出衣服的汗渍,一颗心不由又往下沉了沉。

    秦先生撩着热水洗了一通,长舒了口气,李漕司看着他汗透的后背,和濡湿的前襟,连声吩咐:“让人准备热水来,把我的衣服拿一套,侍候先生沐浴……”

    “拿一套衣服就行了。”秦先生打断李漕司的吩咐,“漕司,到书房说话吧。”

    李漕司脸色一紧,忙站起来,一边示意秦先生往外走,一边吩咐小厮,“把衣服送到小书房。”

    李漕司和秦先生进了小书房上房,衣服也送到了,秦先生换了衣服出来,小厮已经摆好了几样点心和汤水,垂手退了出去。

    秦先生坐下,先倒了碗汤喝了,又连吃了几只汤包,再喝了一碗汤,舒了口气,“漕司见谅,路上赶得急,午饭也没吃,”见李漕司又要扬声吩咐,忙抬手止住他,“先不急,这些点心就很好,这笼汤包就够了,咱们先说话。”

    李漕司见秦先生这么说,也不多让。

    秦先生又吃了几只汤包,再喝了半碗汤,才开口道:“林明生林宪司身边的那位姚潜姚先生,昨天半夜里,突然病死了。”

    李漕司瞪大了双眼,突然病死!

    “本来,我没打算跑这一趟,有些事,是想等着年里年外,见了漕司再说,如今的杭州城,不算很太平。

    没想到,姚潜突然死了,早上听到这个信儿,我……唉,姚先生……在京城时我就认识他,实在没想到,想来想去,我得赶紧过来一趟,这事,只怕小不了。”

    秦先生神情黯然。

    李漕司看着他,轻轻叹了口气,等着他往下说。

    秦先生伤感了一会儿,接着道:“我从头说吧,四天前,明面上说要跨县缉凶,横山县往杭州府衙上呈了一桩人命案。

    横山县溪口镇赵宏庆的媳妇赵郑氏,横尸溪口镇外,赵宏庆继母赵孟氏说是赵宏庆的长姐胡赵氏和丈夫胡大杀了郑赵氏,胡大和弟弟胡明德,说是胡赵氏和赵郑氏争吵,失手杀了赵郑氏。

    杭州府衙审的极快,判了胡赵氏斩立决,胡大和胡明德发配银矿十年苦役,赵孟氏发卖为奴。”

    “这案子有什么隐情?”李漕司脱口问道,胡大和胡明德十年银矿苦役,明显过重。

    “还不只这些,此案诸人,不等秋后,和宪司衙门,帅司衙门会同审理的一桩有伤风化致死人命案,一齐,审清隔天,已经行过刑了。”

    秦先生看着李漕司,接着道,李漕司眼睛都瞪大了。

    “横山县县尉吴有光,漕司知道他背景的,说是查实贪赃不法,昨天行文到横山县,已经撤了差了,听说,吴有光收拾东西,准备举家迁往京城。”

    秦先生看着紧拧起眉头,两眼有些发直的李漕司,接着道:“这两桩案子审结隔天,吴有光撤差前一天,三老爷病了,我问了大夫,说是惊吓过度,心神失守。”

    “这两桩案子,一而二,二而一?”李漕司的反应快而准。

    秦先生看着李漕司,接着道:“昨天一早,五爷将梧桐交给了我,说梧桐不能再留了,让我留他条命,把他发卖的越远越好。

    我就审了梧桐几句,梧桐说,有个叫连贵的找到他,给了他五十两银子,让他从县衙偷一张状子出来,状子后头,落的是赵宏庆的名字,他偷出来了,就在溪口镇发现女尸的前一天,隔天,他把状子交给了连贵。”

    “这是个要构陷老三的局?”李漕司毕竟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听到这里,已经全明白了。

    “嗯。”秦先生嗯了一声,稍稍欠身,压低声音道:“溪口镇女尸案,是朱参议和闪参议会同审理,闪参议跟我漏了几句,说胡家兄弟之所以勒死了赵郑氏,是因为赵郑氏不肯让丈夫赵宏庆到横山县衙去递一张诉状淫祀的状子。”

    “还有几个细节,漕司参详参详。”秦先生往后靠到椅背上,“那桩有伤风化致死案,抄了四个地方拿人,山阴县宁安寺,横山县溪口镇,盐官县桥东镇和三阳镇。溪口镇被抄检的地方,就是抛尸的地方。”

    “这桩有伤风化案,是怎么判的?已经行了刑了?”

    “嗯,当天就行了刑,五个主犯,十几个从犯,全部斩立决。”

    李漕司听的抽了口凉气,这两桩案子,都判的太重了!

    “还有件怪事,”秦先生眼睛微眯,上身倾向李漕司,“行刑的地点,在关副使军中,行刑的人中,去了个叫黄稳的,杭州府行刑世家出身,他不做挥刀杀头这样的活,他擅长的,都是活剐和剥皮这样的活。”

    李漕司机灵灵打了个寒噤,直直的看着秦先生。

    秦先生靠回椅背,眼里同样带着恐惧,看着李漕司,半晌,苦笑道:“这案子,夜里拿了人,上午审结,下午就行了刑,人是关副使拿的,大约审也是在关副使军中审的。

    宪司衙门和帅司衙门,知道的人极少,帅司衙门是姚参议主理,闪参议说,他和朱参议都是一无所知。”

    “是谁?要把老三陷进这样一桩案子里?”半晌,李漕司声音微哑的低低问了句。

    “还能有谁,姚潜死了。”秦先生答声更低。

    “我也想到了,除了林明生,也没有别人了,姚潜的死?你怎么想?”李漕司伸手倒了半碗汤,仰头喝了。

    “不象是明涛山庄。”沉默了片刻,秦先生看着李漕司,“这两桩案子,五哥儿和郭胜,应该都是知道内情的,姚潜的死,我总觉得,更象是五哥儿……出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