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一零章 一群少年

第一百一零章 一群少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什么是你?胡说什么呢!”金拙言打断李文山的话,“跟你有什么相干?还有,我们拿你当兄弟,你怎么能这么见外?这样的事,你心里有气,就该当面说出来,咱们可没有让人欺负了,就干咽下去的理儿,你看看你现在算什么?打王爷跟我的脸呢?”

    “没……我真……”李文山急了,刚要解释,古六从后面硬挤上来,“你们说什么呢?出什么事了?李五被人欺负了?谁欺负你了?你不是今天才到书院?你还没进书院呢?谁欺负你了?”

    “你!”秦王没好气的在古六肩膀上捅了一折扇,“钟响了,赶紧走,晚了夫子又要长篇大论的教训。”

    除了陆仪,一行人急忙往书院里跑。

    上了一天的课,哺时前后,金拙言打发人找古山长替李文山告了假,也不管李文山怎么叫着课业拖的太多,无论如何都要用功了,揪出来上了马,直奔明涛山庄。

    直了明涛山庄后园湖边的暖阁里,金拙言将李文山按到椅子里,劈头就问:“早上那是郭胜?”

    李文山死活不肯来,要努力读书,就是因为怕金拙言和秦王追着问郭胜说的那件事,现在躲是躲不过了,硬着头皮,一脸苦哈哈的点了下头。

    “你这个郭胜,怎么净惹事儿?”古六挤过来说了句,路上他问过陆仪,已经知道了是什么事。

    “小古你别添乱。”秦王用折扇捅着古六,“那边坐着喝茶去。”

    “我问你,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先跟王爷打个招呼?”金拙言冷着张脸,折扇点在李文山鼻尖上。

    “我……”李文山被折扇点的上身用力往后仰,他什么都不知道,他怎么招呼啊?他现在也不知道怎么说!

    “李五,你老实说,郭胜逼死宪司府那个姚潜的事,你是事先就知道,还是事后知道的?”秦王瞄着李文山那一脸说不出话的干急,慢条斯理的问道。

    “我……”金拙言的折扇往后撤了撤,李文山头直起来,看着秦王,干张着嘴,还是说不出来话。

    他说事先知道吧,世子那一问,他就得答,他想不出怎么答,说事后知道吧……那这事岂不全是全得由郭胜担责了?王爷和世子他们对他挺客气,对郭胜可就不一定了,不能说事后知道啊……

    “说事先知道,想不好为什么没跟王爷打招呼,说事后知道,你又怕王爷怪罪那个郭胜,是因为这个难为吧?”金拙言弯着腰,看着干张着嘴就是说不出话的李文山,折扇一下一下捅着李文山的肩膀问道。

    李文山唉了一声,猛跺了几下脚,还是没说出话。

    “好吧,那我把话先说到前头。第一,林明生陷害你爹这事,我可没打算抬手放过,我是还没腾出手,你就先急眼了,好在你那个郭胜,还没把事情办的太糟,我本来也没打算让那个姚潜活着,五条人命,至少赵郑氏是全然无辜的,得有个交待。”

    秦王挪了挪,坐正了,看着李文山,一脸严肃。

    “第二,姚潜的死,是对那五条人命的交待,林明生这个宪司,也不能再当下去了,一是他德不配位,二来,他敢伸到到你阿爹头上,我不能忍,这是对你的交待;

    第三,不管你事先知不知道,我都不会把郭胜怎么样,虽然我很生气。好了,你现在说吧,到底是事先知道的,还是事后知道的?”

    “是……就……今天早上才知道的。”李文山只能实话实说了。

    “你竟然……你果然!”金拙言猛一折扇拍在李文山头上,拍的李文山唉哟一声。

    “啊?你今天早上才知道?郭胜告诉你的?他告诉你你才知道?你们俩,到底谁是主谁是仆啊?”古六跳起来了,兴奋的大叫,这一小圈人里面,总算有个比他笨的了。

    “看看!”秦王看着陆仪,“我就说吧。”

    陆仪看着李文山问道:“郭胜去江宁府,也是事后告诉你的吧?”

    李文山张了张嘴,没能说出话,肩膀往下耷拉,垂了垂头。

    “小古有句话说对了,你跟那个郭胜,到底谁是主谁是宾!”金拙言一脸的不敢置信。

    “郭先生又不是跟我的,他是我阿爹的幕僚师爷,本来……”李文山有点儿急了,话没说完,古六先嘘出了声,“李五,你可真能瞎扯,就你爹,蠢的……蠢成那样……”

    “你爹才蠢成那样!我阿爹他……他就是书生气了点,他二十岁就中了举人,他怎么蠢了?”李文山不干了,一句话怼了回去。

    “哎!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你爹蠢,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还说了不只一回,上回,你跟王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说你爹蠢成那样怎么怎么样的,这明明是你自己说的,怎么,你能说,我就不能说了?”古六简直要跳起来。

    “那是我爹,我说说……我那是谦虚!你说算什么?哪有这么说人家爹的?还说自己知礼,有你这么知礼的?”李文山跟古六可不客气,他又不怕他。

    “唉你……你这人不可理喻……”

    金拙言已经挨着秦王坐下,两人一齐摇着折扇,看着跳脚吵在一起的古六和李文山,秦王先叹了口气,金拙言跟着叹了口气,秦王又叹了口气,金拙言再叹一口,两人一替一声的叹着气。

    ………………

    秦先生虽然不知道淫祀案的首尾,可溪口镇女尸案,他知道的一清二楚,现在林宪司身边最得用的幕僚姚潜死了,他将知道的那几件事连在一起,稍稍一深想,只觉得后背冷汗淋漓。

    在屋里呆坐到将近中午,想了又想,出了屋,让人备马,他得去一趟江宁府。

    江宁府,李漕司心事忡忡的吃了晚饭,靠在榻上,心不在焉的听严夫人说着给小三房准备了哪些节礼,以及节后准备请哪些人家过来等等琐事。

    严夫人一边说,一边瞄着明显心事很重的李漕司,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问一问,外面小丫头禀报,秦先生从杭州过来,请见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