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零四章 妖以窝聚

第一百零四章 妖以窝聚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是……”孟氏先接上了话。

    “没问到你话!再多话就掌嘴!”郭胜的脸瞬间就变了,狠厉无比的呵斥道。

    孟氏吓的一个哆嗦,一个字不敢说,连哭声也停了。

    “说是,生了气,回娘家,过两天就回来。”赵宏庆虽然不停的哆嗦,不过这话能说成句了。

    “生了气回娘家这话,是你媳妇当面告诉你的,还是别人告诉你的?”郭胜接着问道。

    “是……是她说的,我没在家,没……没在家。”赵宏庆指着孟氏。

    孟氏想分辩解释,迎上郭胜阴寒的目光,身子往下缩,一声没敢吱。

    “你最后见到你媳妇,是哪天?什么时候?”郭胜接着问赵宏庆。

    郭胜语气神情一直都很和蔼,赵宏庆心神渐定,“是前天,午饭后。”

    “你说说前天午饭后,都发生了什么事,一件也别漏了,仔细说。”

    “午饭后,明德在外头叫我……”赵宏庆将胡明德怎么找他,怎么说,他大姐和姐夫又是怎么说,虽然十分零乱,却真是什么也没漏的说了一遍。

    “……我就去拿银子,郑氏就知道了,就生气了,打了我一巴掌,就从家里冲出来,就再没回来,后来明德找我,说不要银子了,赶紧走吧,我就跟他走了,到县里,再从县里回到家,天都黑透了,我累坏了,又饿,吃了饭就睡了,早上,她说郑氏昨天跟我生气,跑回娘家了,说住两天就回来。”

    李县令听的有几分怔神,这赵宏庆诉这淫祀案,不是说因为生气媳妇儿到处拜神花钱不着家吗?怎么成了乡贤乡绅职责所在了?

    “好了,别怕。”郭胜安抚了赵宏庆一句,转头看向已经有几分慌乱的孟氏,“郑氏回娘家这话,是谁告诉你的?你怎么知道郑氏回娘家了?”

    孟氏目光闪烁不定,“我……郑氏那脾气……不用说……”

    “上刑。”郭胜不等孟氏吱唔完,就站起来,咬牙道。

    孟氏吓的趴在地上连连磕头,“我说我说,是大姑娘,是大姑娘说,郑氏跟宏庆吵了架,吵的厉害,郑氏回娘家了,过几天再回来……”

    “上刑!”郭胜紧盯着眼珠乱转的孟氏,示意两个衙役,两个衙役抖动拶夹,往孟氏手指上套,孟氏吓的尖叫不已,“我说我说!我都说!大老爷饶命!”

    “说!”郭胜狠意十足的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

    “是是是是!是大姑娘,大姑娘说,郑氏和宏庆吵的厉害,说宏庆气极了,失手把郑氏勒死了……”

    “我没有!”赵宏庆吓的尖叫出声。

    “你接着说。”郭胜没理会赵宏庆,一个衙役上前,伸手捂住赵宏庆的嘴,往他脸上打了两巴掌。

    “大姑娘说,是宏庆勒死了郑氏,是大姑娘让我说的,都是大姑娘……”

    郭胜一声冷笑,“大姑娘让你诬陷赵宏庆,许了你什么好处?”

    “没有……”不等她说完,郭胜用脚尖踩在孟氏按在地上的手指上,孟氏惨叫一声,“我说我说!把二妮子说到杭州城里,赵家……一人一半……”

    李县令听的目瞪口呆,手指点着孟氏,“最毒妇人心,毒妇!是你害死了郑氏?是你……”

    “县尊!”郭胜头痛不已的打断了李县令的话,“请县尊容我问完。”

    李县令点头,他已经乱了,全乱了。

    “仔细说,说清楚,大姑娘什么时候找的你,怎么说的,一个字别漏了,否则,我先拶断你这纤纤十指!”

    孟氏抱着被郭胜狠踩了一脚尖的手指,痛的一阵接一阵的出冷汗,“是……大老爷饶命。是昨天早上,一大早,天还没亮,大姑娘敲门,姑爷也在,说昨天下午,她和姑爷来看望宏庆,郑氏知道了,就冲过去和宏庆撕打,不让宏庆见她,宏庆气极了,失手把她勒死了。”

    郭胜轻轻舒了口气,这一回,至少一半是实话了。

    “大姑娘说……说……宏庆是她亲弟弟,说……能瞒就瞒,瞒不过就算了,说让我帮着瞒,到时候,就让二妮子带一半家当陪嫁,说再给我留个小庄子养老……”孟氏头低下去,前言不搭后语。

    郭胜笑起来,“你听说郑氏死了,就知道郑氏是谁害死的,是吧?嫁祸给赵宏庆的主意,是你出的吧?赵宏庆一死,这个家里,就只有你和你生的二姑娘了。”

    “不是……大老爷饶命,民妇都是听大姑娘说的,都是大姑娘说的,都是大姑娘。”孟氏膝行两步,冲着李县令哀求不已,只求的李县令满脸不忍的别过了脸。

    “把他们两人都先收押回去。”郭胜越过李县令吩咐衙役。

    看着衙役锁了赵宏庆和孟氏,郭胜再叫过保正,问清了赵家大姑娘嫁到了盐官县桥头镇,走到李县令身边低低道:“县尊,这郑氏之死,必定和赵家大姑娘和姑爷胡大和其三弟胡明德脱不开干系,可此三人是盐官县人,咱们不能越县捉拿人犯,这案子,只怕要上呈杭州府衙了。”

    “已经进了腊月,太后……这案子报上去,只怕……”李县令这会儿倒是想的周全了,这会儿出了这样的人命案子,报到杭州府衙,他只怕一个教化不力的罪过是脱不掉的。

    “县尊,这样的人命大案,肯定是压不住的,上报的晚了,人犯脱逃,恐怕就是玩忽渎职的大罪了。”郭胜垂着眼皮,带着几分寒意警告道。

    李县令呆了片刻,机灵灵打了几个寒噤,可不是,人命关天,瞒不住又结不了案,再拖着不上报,人犯跑远了,那就真成大罪过了。“先生说的极是。”

    “那就宜快不宜慢,现在就赶紧把人犯和口供押送到杭州府衙,我走一趟吧,县尊回去县衙,找一找赵宏庆递上来的那张状纸,吴县尉经的手,县尊要是找不到,就找他问问,找到了,赶紧打发人送到杭州府衙,那也是物证之一。”

    郭胜交待李县令,李县令连连点头,郭胜吩咐带上孟氏和赵宏庆,直奔杭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