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零二章 折钩

第一百零二章 折钩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觉得,这和山阴县的案子有关?”郑漕司伸手拍在那张纸片上。

    “嗯。”袁先生点头,“就是想不出,这中间能有什么隐情,是怎么关联起来的。山阴县那边,有信儿回来没有?”

    “还没有,咱们后知后觉,真要有什么隐情,这知情人,只怕早就被宪司捉信干净,全数握在手里了,这会儿再查……唉。”郑漕司一脸烦恼。

    山阴县这桩案子,真要只是方丈私通秀才家媳妇,杀了个无友无亲的小沙弥,能知会到帅司衙门?

    林明生可不是那种溜肩不担责的人,就是平时,照他的脾气,这样的小案,他也不会知会到帅司府,何况这会儿,整个杭州城都在忙过年的事,他这漕司衙门里能停的停、能缓的都缓下来了,宪司衙门和帅司衙门必定也是这样……

    这桩案子,到底有什么隐情?

    郑漕司和袁先生正对坐困惑愁眉,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小厮扬声禀报,一个护卫一头一身汗的冲进来,曲膝半跪,“回漕司,黎明时分,在横山县溪口镇外,发现了一具女尸,是一个送炭的脚夫发现的,当时就有人认出来,说是溪口镇上赵宏庆的媳妇赵郑氏,已经失踪一天两夜了。”

    郑漕司和袁先生一起窜了起来。齐齐看向桌子上那张写着赵宏庆的小纸片。

    屏退护卫,袁先生脸色渐渐阴沉,“东翁,您再说说,那案子,帅司是怎么说的?”

    “帅司说,一件有伤风化的小案,只是中间夹了人命。”郑漕司将罗帅司原话说的了一遍。

    袁先生紧拧眉头,沉吟了好一会儿,微微欠身看着郑漕司,“东翁,这件事,我的意思,静观其变,置之不理!”

    郑漕司一怔。

    “东翁,这桩案子,我仔细想了又想,第一,必定不是方丈私通妇人,杀了个小沙弥这么简单,林宪司是个有担当的,却知会到帅司衙门,那就是说,这案子,他担当不了了。”

    郑漕司不停的点头,他也是这么觉得。

    “这桩案子,必定案情极其重大,咱们不宜伸手,不但不能伸手,还要退一退,避开嫌疑。第二,既然知会到了帅司府,东翁就不必多担心了,罗帅司一向公正,再说,后头,还有座明涛山庄呢,不怕有人上下其手。”

    郑漕司嗯了一声,舒了口气,抬眼又看到那张纸片,微微蹙眉,推了推纸片,看着袁先生,袁先生掂起那张纸片,看了片刻,“东翁,这件事,有点儿巧啊。横山县可有位五哥儿,和王爷世子他们,亲密的很呢,这案子,这事,我的意思,看着就行了。”

    “好!”郑漕司想了想,轻轻拍了下桌面,痛快的应了一声。

    袁先生端起已经凉了的浓浓的茶汤,慢慢喝了几口,看着站起来要走的郑漕司,“这事,毕竟咱们知道了,全然不理也不好……漕司,我看这样,把那个找上门的侯七,还有这张纸片,让人给陆将军送过去吧。事涉梧桐,梧桐是李文山的长随,李文山是王爷的伴读,正该交给陆将军。”

    “好。”郑漕司站定想了想,也觉得这么做十分妥当,答应一声,叫了马三进来,吩咐了下去。

    ………………

    陆仪板着张脸,从马三手里接过侯七和那张纸片,吩咐将侯七带下去先关几天,自己拎着纸片进了小书房,迎着秦王和金拙言的目光,尴尬无比,“是漕司衙门,打发人送了一个人一张纸片过来,说是看到梧桐和人交易……”

    金拙言一个箭步过去,抢过那张写着赵宏庆名字的小纸片,秦王呆了下,指着陆仪,瞪着眼睛却没能说出话,陆仪摊着手,“抛出去的饵,被人家原样送回来了。”

    三个人面面相觑,金拙言先噗的笑起来,“陆将军,你这家传的手艺,没学好啊。”

    “不是手艺不精,这个郑远志,是个聪明人,或是,身边有聪明人。”秦王叹了口气,随即眼睛微眯,他还是喜欢聪明人。

    ………………

    郭胜连夜赶回到横山县,第二天天还没亮,溪口镇外发现女尸这事,就飞报进了横山县衙。

    吴县尉听说女尸是在溪口镇外那座淫祀院子外发现的,很有几分惊喜,那座淫祀是贼窝,这人,必定是他们杀的,这条人命一出,李学明这罪,那就更大了。

    李县令听了禀报,倒还算镇静,人命案子虽然不常有,可也不能算不常有,想到要勘查追凶,李县令隐隐有几分兴奋,那些断案如神的传记故事,他看的极多,认真口味之余,自觉也能断的不错。如今可以一展身手了。

    李县令穿戴整齐,急急忙忙出来,一脚踩进前衙,就急急的扬声叫陈师爷,“陈先生呢?走!咱们赶紧过去看看。”

    陈师爷正和郭胜站着说话,听到李县令的招呼,一脸苦笑看着郭胜,低低道:“县尊大约以为你还没回来,这人命案子,我是不能去,我这个人胆子小,见了尸首,得一两个月都睡不着觉。”

    郭胜嗯了一声,出来迎着李县令过去,拱手道:“县尊,我回来了,我陪您过去吧,陈先生还有几处钱粮上的事要忙,怕是不能跟咱们过去了。”

    李县令踌躇了片刻,笑道:“要不,钱粮上……”

    “年里年外,钱粮上的事更要紧,可半点错不得。”郭胜明白李县令话下之意,堵了一句。

    “也是,那行,咱们走吧,仵作呢?吴县尉?都到了,赶紧走。”李县令颇有几分意气风发的环视了一圈,带着郭胜,吴县尉,仵作,众衙役,一群人上了马,急急忙忙直奔溪口镇。

    得赶紧勘查现场,名臣断案,全凭蛛丝马迹,这现场,那可是到的越早越好。

    郭胜和吴县尉各怀心思,紧跟在无知无畏,只有满腔兴奋激动的李县令身后,很快就到了溪口镇外那座淫祀院子外。

    离的还很远,就看到一大堆人挤在一起,熙熙攘攘,如同庙会一般,中间甚至有几个小贩高声叫卖糕果花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