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零一章 全扯进来

第一百零一章 全扯进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王手肘支着椅子扶手,手托下巴看着李文山,一脸的我知道你蠢,但我没想到你蠢到这样的神情。

    金拙言一脸怪相,看样子已经无语之极,陆仪背过脸,拼命忍着笑,古六不停的眨着眼,李五这话好象不对吧,他爹没人照应?

    郭胜瞪着李文山,下意识的瞄了一圈,淡定盯着鞋尖拼命看,这儿没他说话的份儿,好吧,这大约就是所谓的赤子之心吧……

    半晌,金拙言长叹一言,折扇猛捅着李文山,“罗仲生要是听到你这话,非得一头撞死不可!”

    陆仪忍不住,噗一声笑出了声,“五郎,你阿爹这里,从你大伯到罗帅司,到……咱们几个,可真是都照应的很呢。”

    “就是啊,我就说,你这话越听越不对!你说你,一听说你家里有事,陆将军就担心的不行,肯定得打发人过去看看,李五,你说这话,亏不亏心哪?”古六跳起来,一巴掌拍在李文山头上。

    “别跟他计较了,不管什么事,只要一沾到他家人,特别是阿夏,他指定蠢不可及。”秦王放下胳膊,看着郭胜,“李五既然抱怨了,我总得照应照应,横山县衙里的这点小事,你多费心。”

    郭胜急忙躬身,“不敢,王爷言重了,在下份内之事。”

    “你一个人,只怕顾及不周,从现在起,和横山县衙有关的事,”秦王看向陆仪,“知会他一声。”

    陆仪欠身答应。

    “你现在就赶回去吧,那尸首的事,说事发就发出来了。让人送他出城。”最后一句话,秦王看着陆仪吩咐。

    郭胜忙再跪告退,秦王冲李文山动动手指,“你去,送送你这位师爷。”

    陆仪带着李文山和郭胜出了小院,将郭胜交待给承影,冲郭胜拱手笑道:“我就不远送了,让五郎送你出去。”

    郭胜长揖到底谢了陆仪,和李文山并肩往前,见承影等几个小厮也远远退开,心里明白,这是留点空儿给他们这一对宾主说私房话了。

    “家里一切都好,五爷不必挂心。”时间不多,郭胜直截了当,“有两件事,一是江宁府那边,在下已经自作主张,走过一趟了,提醒了李漕司,五爷放心。”

    李文山长舒了口气,他急着病好,也是急着想找一趟秦先生,让他提醒大伯一声……

    “第二,这桩案子,今天这事,不必和秦先生多说,他不用知道这事,跟谁都不可多说,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不知道的,都是不该知道的。还有,以后,你在王爷身边听到看到的事,一个字都不要往外说,记牢。”郭胜顿了顿,“所谓臣不密丧其身。”

    李文山不停的点头,“先生放心,这我懂。先生,阿爹那里,您一定要多费心。”

    “五爷放心。”郭胜嘴角露出笑意,往那间小院努了努嘴,“都这样了,吃不了亏。家里……五爷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尽管放心就是。”

    “好,那就多多拜托先生了。”李文山冲郭胜就要长揖,刚拱了手,就被郭胜一把托住,“五爷不必客气。赶紧回去吧,这桩案子了结之前,五爷万事听王爷安排,不要出门,不要见外人,不要自作主张。所谓瓜前李下。”

    “我知道,多谢先生。”李文山再谢了一句,还要往前送,却被郭胜推着停住,看着郭胜大步流星很快就走远了。

    ………………

    看着陆仪带着李文山和郭胜出了院门,秦王看向金拙言,金拙言也正看着他,两人几乎同时,笑起来,古六一脸茫然,“你们笑什么?笑李五?”

    “笑你!”金拙言不客气的嫌弃了古六一句,看着秦王道:“郑漕司那里,就从这里入手?”

    “嗯,这个李五,那个郭胜,真不错,正发愁呢,送上门来了,让凤哥儿去安排,凤哥儿安排这样的事儿,真是拿手极了,听说是家传的功夫?”

    “他家家传的功夫不是扮美人么?”古六接了一句。

    秦王噗一声笑喷了,点着古六,“你这话,一会儿我一定得告诉凤哥儿。”

    ………………

    漕司府长随马三大步流星进了漕司衙门后角门,进了门,一溜小跑直奔二门,请见郑漕司。

    郑漕司刚刚用好了早饭,吩咐叫进马三,马三见了礼,瞄了眼四周,“老爷,要紧的事。”

    郑漕司嗯了一声,抬手屏退众丫头仆从,“说吧,查到实信儿了?”

    “是,也是巧了,在南城根一带混饭吃的帮闲侯七,今儿一早过来寻我,说昨天中午,他在翠山茶楼吃茶,正巧坐在横山县衙内李五爷的长随梧桐旁边,说梧桐刚坐下,茶还没上来,就有个汉子坐到梧桐对面,梧桐就从怀里摸了个纸筒递给了那汉子,那汉子打开了看,梧桐又从袖子里摸出个小纸条,推过去让那汉子对,说他在刑房翻遍了,就那张上的名字跟纸上的名字儿一样,肯定不会错。

    正巧茶博士送茶上来,那张小纸片就被带掉到了地上,那汉子几眼看好,递了一张銀票子给梧桐,就走了。侯七说人来人往,那张小纸片就到了他这边,他赶紧拿脚踩住,拾起来一看,上面竟然是赵宏庆的名字。

    侯七说,赵宏庆跟他是文友,从前常在一起会文,赵宏庆是横山县溪口镇人,赵宏庆的大姐,嫁的是盐官县桥头镇胡家老大,胡家老三,现在宪司衙门做书办。”

    马三说着,捧着张纸片递上去。

    郑漕司接过纸片,站起来吩咐道:“去请袁先生,立刻到书房说话!”

    袁先生到的很快。

    小厮给袁先生沏了碗浓浓的茶汤端上来,退到门外守着。

    “你看看这个。”郑漕司将纸片推到袁先生面前,三言两语将马三的话说了,“……只怕不是好事。”

    “东翁,山阴县那桩案子,说是宁安寺方丈和赵陈氏私通,杀了撞破好事的小沙弥,我总觉得,这中间只怕另有隐情。”袁先生凝神听了,片刻,说的却是山阴县的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