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九十九章 后知后觉了

第九十九章 后知后觉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真是好心计,一个疏忽怠慢还不够,还要再加上一个纵家奴枉法……不一定是纵家奴,那个太轻了,这肯定是要做成一只收受贿赂枉顾人命的锅,结结实实扣到李县令头上……

    郭胜瞄着通往后衙的那扇小门,看了片刻,垂下了眼皮,这事不急,用不着这会儿急着请见姑娘,下午上课时再说,也来得及。

    ………………

    李夏这几天屏气静心,不说两耳不闻窗外事,也差不多。

    郭胜安排李文岚围着老银杏树去背书,轻轻坐到她身边时,李夏正真正专心的描着字。

    “姑娘,溪口镇赵宏庆,果然来构陷县尊了。”

    郭胜头一句话,就把李夏说的心神震动,那字儿就描不下去了。

    赵宏庆,那个死了妻子,又被冤枉杀了妻子,在狱中自缢的赵宏庆,他来构陷阿爹?

    李夏后背有些僵直,端坐着一动没动,连手带手里的笔,都一动不动。

    郭胜简洁几句话,将今天上午的发现以及推测说了,看着神情冷峻的李夏,“……姑娘,咱们……”

    李夏听郭胜说完,就已经完全明白了,心里一阵接一阵的悲伤。

    他的推测一点儿也不错,赵宏庆必定是受了胡家唆使,胡家……必定是领了宪司衙门的意思,县衙里有吴县尉里应外合,又有梧桐这个看到银子连命都不要的混帐货……

    这一回是这样,上一回,大约也是这样……

    阿爹是笨,可那桩杀妻案,也跟今天这份构陷一样,都从宪司衙门开始,一环扣着一环,罗织成一张大网,阿爹就是不笨,也逃不脱……

    那个连贵……李夏张了张嘴,想让郭胜去查一查找梧桐的人是不是叫连贵,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不能再多说了,而且,是不是叫连贵,已经不重要了。

    李夏将笔按进砚台,慢慢蘸满了墨,提起来,却又放了回去,她没心情影字了。

    “你处理吧,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记住两个字:平衡。”李夏说完,跳下椅子,甩着手,出了课堂,往后宅回去。

    郭胜站起来,远远看着李夏小极了的背影,只觉得那背影在眼里慢慢扩大,扩成了一片悲怆和荒凉。

    郭胜查完了李文岚的背书,又看着写了小半个时辰的字,下了课,一边收拾笔墨,一边想着眼下这事。

    这件事里,李县令再怎么也是主家,而且,他毕竟不是泥菩萨,嗯,稳妥起见,最好先提醒他一句。

    郭胜打定主意,出来往签押房去找李县令,果然,虽然前衙人都走光了,可李县令还在签押房里坐着喝茶看书。

    见郭胜进来,李县令忙站起来,让着郭胜在公案桌前坐下。

    李县令如今对郭胜比从前客气尊敬了许多,这不是因为他看到了郭胜的才干或是品行什么的,而是因为,郭胜做了他家小六的先生,他最推崇的,就是尊师重道这件事。

    郭胜先说了几句李文岚读书的事,很是夸赞了几句,这倒不是奉承,李文岚确实是个读书的好材料。

    李县令听的捻着胡须,不时哈哈大笑几声,最近几个月,他这日子过的,没事都想笑几声。

    “……对了,还有件事,上回去杭州城,在下听舅舅提过一回,虽然不是大事,可这样的事,真出了事,就没有小事,在下想着,得跟县尊禀一声。”郭胜切入了正题。

    “你说你说!”李县令笑着示意。

    “就是淫祀的事,县尊也知道,提防淫祀祸害乡民,这是州县例行公务……”

    郭胜的话还没说完,李县令就哈哈笑起来,点着郭胜,“你们都想到一块儿去了,看样子,这件事我是不用多操心了。”

    郭胜后背一下子就挺直了,脸上倒没显露出来,“噢?是吗?和谁想到一块儿去了?吴县尉?他怎么说的?”

    “自然是他,这也是他份内的事,昨天傍晚,老吴还跟我念叨这些事,说起来,这一条老吴说的不错,乡民愚昧,这淫祀的事,就跟那穿绸戴金的禁令一样,上有令下不行,说起来,哪村哪乡没有个大槐树怪石头黄皮子保家仙什么的,这个,只好睁只眼闭只眼,管是管不了的。”

    李县令觉得熟知民情这一条,他是相当合格的。

    “吴县尉怎么跟县尊提到这淫祀的事?”郭胜可没心思跟李县令扯什么黄皮子,一句话直接回到正题。

    “噢,”李县令又笑起来,“说是有个叫赵宏庆的,媳妇儿喜欢到处拜这个仙求那个神……”

    郭胜脑袋一阵眩晕,后背一层冷汗潸潸而下,他后知后觉,被人占去先手了……

    “是溪口镇的赵宏庆?诉溪口镇外五神淫祀案的?”郭胜没心思听李县令扯闲话,打断李县令的话问道。

    “嗯?哪个镇……”李县令一个愣神,“那我倒没在意,乡民无知……”

    “县尊怎么处置的?”郭胜紧一句,再次打断了李县令的话。

    “这有什么好处置的?郭先生别急,我知道你的意思,现如今太后和王爷都在杭州城住着,诸事都得万分小心,可是,也不能小心的太过了,这淫祀不淫祀的,我跟你说,在太原府时,我就见的多了,这是没办法的事,而且,你放心,根本出不了什么乱子,有时候,倒是件好事。”

    李县令被郭胜连连打断了几次话,没恼,倒笑起来,冲郭胜抬手往下压了压,示意他淡定别急,一脸好笑的劝着他。

    “县尊处置了没有?总是份诉状。”郭胜知道自己有些急了,忙欠身陪笑表示自己知道了,嘴里却立刻再追问一句。

    “能怎么处置?这种无知乡民,管不了自己媳妇到处拜这个仙那个神,就把人家这个仙那个神告到了我这里,我这个县太爷再怎么父母官,也管不了这个不是。再说了,别说他媳妇,我自己的媳妇,要说去拜佛烧香,我也只能捏着鼻子陪着去。老吴说的对,这种诉状,知道了就是处置了,不然,还能怎么办?清官难断家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