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九十三章 一个小乞丐

第九十三章 一个小乞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郭胜从杭州城回来,却兴奋的几乎一夜没睡。

    姑娘交给他的头一件事,就是这样一桩骇人听闻的恶案……也是这几个恶人前世不修,撞到了姑娘手里……

    不知道王爷会怎么处置这桩案子……他还没来得及打听清楚,他也不敢多打听了一句半句,现在的他,肯定被明涛山庄紧紧盯着,他得小心加小心,可不能露了姑娘的行藏……

    姑娘不知道是哪方神圣,能投到姑娘门下,是他这三十几年,做的最正确的决定,以后,他这生活中的波澜壮阔,他已经可以预见……

    这桩案子怎么样了,不知道舅舅知不知道……不行!他身后藏着姑娘,他得稳住,得沉得住气,否则,要是惹了姑娘厌弃……那他死了都要再后悔死几次……

    郭胜胡思乱想了大半夜,好在一天一夜跑的实在是累极了,离天明还有一个多时辰时,总算睡着了。

    ………………

    眼看就要进腊月,这是太后和王爷在杭州城过的头一个年,早几个月前,朝里、宫里,照着国礼家礼,往杭州城送各式各样过年物什,以及皇上和皇后、各嫔妃,诸王府的各种节礼的车队船队,就开始络绎不绝,到了十一月开,车队船队更是多的挤挤挨挨。

    罗帅司几乎隔天就召集宪司林明生和漕司郑致远,分派诸如接待京城过来的各式各样的钦差以及车队,巡查各处,安排放灯放烟火,防火关防等等等等大大小小各种事……

    三个人,连同三司衙门里的所有人,统统忙的脚不连地,连去个五谷轮回之所,都得一路小跑。

    好在林宪司和郑漕司都是聪明人,知道这个春节要是过不好,出点什么意外,别管这个派那个党,统统都得搭进去前程,说不定还得搭上身家性命,要知道,本朝天子个个至孝,太祖就是个事母至孝的大孝子……

    这件事上头,林宪司和郑漕司难得的目标一致,利益一致,紧跟在罗帅司两边,两浙路三司以从未有过的精诚团结,齐心协力一定要过好这个年。

    罗帅司如臂使指之余,感慨万千,要是平时也能这样,那该多好啊!

    这天,皇上孝敬的十几船烟花靠岸钱塘码头。

    烟花爆竹极易出事,出了事又都是大事,一大早,宪司林明生就到了钱塘码头,亲自看着卸货,宪司衙门诸人沿途看着,一车一车送进城外的仓库。

    船靠了岸,顺顺当当卸了两三船,临近中午,林宪司往搭在码头上的暖棚过去。

    离暖棚十来步,一个瘦小肮脏的乞丐,团成一团蹲在地上,抱着个破了一半的大碗,正呼呼噜噜喝的震天响。

    “要饭的,到一边儿喝去!”长随上前喝斥,乞丐仿佛没听到,震天的呼噜没有丝毫停顿。

    长随气的干咽了口口水,上前用脚尖碰了碰乞丐,“要饭的,说你呢,你吃饭也得找个不碍事儿的地……”

    长随话没说完,乞丐回头看到穿着件焦糖色长衫的长随,一声凄厉的尖叫,猛的扔了手里的碗,抱着头蜷在地上,一声接一声尖叫:“我不知道!不知道!别杀我!别杀我!我不知道!别杀我……”

    从乞丐手里高高飞起的碗在林宪司脚下摔的粉碎,小半碗不知道什么汤,直直的扑在林宪司胸前,溅的林宪司胡子上脸上,星星点点沾满了菜叶肉碎。

    林宪司恶心的张不开嘴,透不过气,就耳朵里清清楚楚的听着小乞丐凄厉恐惧异常的尖叫:“……我不知道!别杀我……别杀我……”

    长随小厮吓的魂飞魄散,扑上来擦的擦蹭的蹭,奔过去端水的端水,拿帕子的拿帕子,忙成一团,乱成一团。

    林宪司稍稍擦了几把,勉强透过口气,急忙吩咐:“把那个乞丐……别让他走了。”

    长随提着颗心,赶紧把刚刚轰走的乞丐再拎回来。

    唉,竟然砸了他们宪司一头一脸的溲汤,别说宪司,就是自己,怎么着也得把这小叫花子臭揍一顿……

    “带他过来。”林宪司擦干洗净,又换了衣服,再漱了四五遍口,吩咐把乞丐带进来。

    长随提着捆成一团,嘴巴里塞了麻核的乞丐进来,见林宪司皱起了眉头,急忙解释道:“他拼命叫,怎么都止不住,堵了嘴,他就拿头往地上撞,实在是不得已……”

    “解开吧。”林宪司打断了长随的话,长随一边解开乞丐身上的绳子,一边示意另外两个长随,三个人警惕的盯着小乞丐,唯恐他再怎么着了他们林宪司。

    “……不要杀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小乞丐看样子离吓疯不远了,声音嘶哑的几乎说不出来,只是不停的以头撞地,不停的喃喃,不要杀他。

    林宪司脸色沉了下来,看着长随,“他这口音?”

    “是山阴县口音。”长随急忙答道。

    林宪司嗯了一声,站起来,示意长随往后退,自己围着乞丐,转了一圈,停在乞丐面前,弯腰仔细看他。

    小乞丐大约十岁左右,面黄肌瘦,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林宪司那件月白长衫,一口长气透过来,好象不怎么害怕了。

    林宪司松了口气,往后退了几步,坐到椅子上,看着小乞丐吩咐道:“拿碗安神汤喂他。”

    “是。”长随答应一声,很快盛了汤进来,端到小乞丐面前,已经安静下来的小乞丐正闭着眼睛喘气,听到长随的声音,睁开眼,入眼看到那一身焦糖色,立刻一窜而起,再次惊恐万状的尖叫起来。

    长随吓的连连后退,手里的安神汤洒了一地,两边的长随急忙上前按住小乞丐。

    林宪司看看长随,再看看小乞丐,这个小乞丐,好象一看到他这个长随,就惊恐万状。林宪司眯眼看向长随。

    长随被林宪司这一眼寒光看的猛打了个寒噤,急忙尖声解释:“我不认识他,从没见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