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九十二章 放下放不下

第九十二章 放下放不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仪介绍的极其详细,金拙言听眼睛微眯,秦王闷哼了一声,“有哪些人家过去求过子?哪些得了子?”

    “正在查。从曹兴做定海寺知客僧那年查起,不太好查,很吃功夫。”陆仪答了句,跟着叹了口气。

    “这个杨陈氏,也是祸首之一!”金拙言咬牙道。

    “这个案子,咱们要是出手,瞧在有心人眼里,就得成了干预地方政务,再说,这么肮脏的事,不犯着沾上咱们的手,这是宪司衙门的事。”秦王脸色不怎么好看。

    “想办法捅给林明生,那个小沙弥,找到没有?”金拙言脸上透着怒气,眼神闪动间,杀气隐隐。

    “怕是找不到了。”陆仪看了眼有几分出神的秦王。

    “找不到,就安排一个!”金拙言错着牙,“蛇鼠一窝!”

    “从那个杨陈氏身上揭出来吧,宁安寺在山阴县境内,杨俊是山阴县秀才?”秦王手指慢慢敲着沉重的紫檀木长案。

    “是。”陆仪答应了,见秦王和金拙言,一个仰着头眼望藻井,一个眯着眼看着窗外出神,等了一会儿,正要退出。秦王又慢吞吞道:“死了就死了,不用活过来,死了也能说话,找一找家人,或者安排其它人,还有,把那个空戒……一块儿吧,一个是奸夫,两个也是奸夫。”

    陆仪看了秦王一会儿,垂头答应,刚退了一步,秦王突然又吩咐了一句:“查查先前那个知客僧是怎么死的。”

    “是。已经在查了,僧人死后都是火化,没有尸首,已经三三年过去了,怎么死的,只怕很难查出了。”陆仪忙站住答道。

    秦王半晌才嗯了一声,陆仪等了片刻,才告退出去。

    陆仪出了秦王院子,径直进了太后正殿,刚说了两句,就被金太后抬手制止,“凤哥儿,往后,哥儿手里的细务,不用再一一过来禀报了,哥儿长大了,这是他的事,往后,你就一心一意扶助他,我这里有什么事要问,就去寻哥儿。”

    陆仪脸色变了,抬头看向金太后,金太后笑看着他,点了下头,“哥儿大了,不是小时候了。”

    “是!”陆仪心里突然冲进股说不清的情绪,眼眶一热,眼泪差点儿夺眶而出。

    哥儿长大了。

    看着陆仪垂手退出,金太后慢慢吐了口气,站起来,出了殿门,沿着檐廊,慢慢走着,心神有几分恍惚。

    一眨眼,岩哥儿就要长大了,过了年就能行冠礼了。以后,她不能再象从前那样,对他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了如指掌,她把他握在手心里,他就长不大,永远长不大……

    长大,是要付出代价的,她就曾经付出过,惨痛的代价……

    金太后顿住,抬手抚了抚檐廊上挂着垂垂累累的吊兰,掂了一朵,看着那吊兰脚上已经突起的根芽,稍稍用力掐下那朵吊兰,掂了手里看了看,示意韩尚宫,“让花儿匠栽上,就放在我那屋里,我要看着这朵兰长成的象这盆一样。”

    金太后指着眼前姿态优美、生机勃勃的那满满一盆吊兰。

    韩尚宫小心的接过兰朵,亲自捧着,赶紧去找花匠。

    金太后接着往前走。

    这放下,她早就打算好了,他来问她那天,她就打算好了,可临到头上,她才知道,这一放心,是多么揪心!

    金太后闭了闭眼,就这一会儿,刚刚松了手,她这心里,就已经忐忑的没有半分安宁,她这心里,怎么净想不好的事呢……

    垂花门外,黄太监小步紧走,跨进垂花门,迎着金太后过来。金太后站住,看着黄太监,等他过来。

    “娘娘,郭胜那边,查到了一点。”黄太监跟在金太后身后,低低禀报,“郭胜跟李县令说,要去查看紫溪盐场的工役,从横山县衙出发,直接去了溪口镇,到了溪口镇,就四处打听镇上一户姓赵的人家,这赵家……”

    黄太监细细介绍了赵家,“……午时前后,郭胜离开溪口镇,去了桥头镇,进了桥头镇就打听胡家,之后,就回了横山县,隔天,一早进了衙门,就钻进了横山县堆放旧案卷的屋子,一直在里面呆到下午,到了给李县令幼子和幼女上课的时辰,才出了卷宗房。

    下课之后,郭胜就从县衙借了马,就往杭州城来了,在城外马家脚店歇了一夜,第二天天没亮,到万松书院找的李文山。

    郭胜从万松书院回到横山县衙后,换了匹马,就直奔江宁府去了。”

    金太后一边凝神听着,一边进了正殿,在炕上坐好,黄太监才刚刚禀报好。

    “让人去查横山县旧档了?”金太后眉头微蹙。

    “是,已经在查了,那户姓赵的人家,扬州那边,也传了话在查,胡家老三胡明德和王大魁,也在查。”黄太监问一答十。

    金太后嗯了一声,想了一会儿,十分困惑,“一个书办而已……”

    “老奴也觉得奇怪,淫祀祸乱这事,老奴觉得,应该确是偶然发觉,可江宁府为什么要查这赵姓人家,十分奇怪。”

    黄太监比太后更加困惑,下面报上来时,他再三追问,又重新打发了一拨人去查了,江宁府查赵姓人家,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这不是大事,记着留心就是了,哥儿那边,你多看着些,我放了手,可这心,总放不下。”金太后轻声吩咐。

    “娘娘放心。”

    ………………

    横山县后衙里的李夏,这会儿正提着心吊着胆,决定无论如何,她都要缩着脖子,一动不动的当上半年几个月的缩头龟了。

    她刚一伸手赵家这桩案子,竟然牵出了当年那桩曾经让她好几夜睡不着觉的淫祀案,这桩案子,她不能不说,而且不能不赶紧说,她一天都不敢拖。不瞒不拖的后果,就是她现在必须乖乖的一动不能动。

    自从被郭胜看出端倪,再投到门下,她这心就一直提着,郭胜是个聪明人,可象他这样的聪明人,或者比他聪明得多的人,至少现在的杭州城里,多的是!

    她得小心再小心,多小心都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