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九十一章 堵漏

第九十一章 堵漏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自己这是以人的想法忖度姑娘……不过她现在在人世,那就应该以人的想法来吧,入乡随俗么……

    郭胜中间走神,想了半天姑娘到底什么来历,以及听说过的那些鬼怪仙凡的种种种种,好一会儿,才拉回思绪。

    明涛山庄会怎么处理这件事呢?

    肯定不会直接出手,那交给谁?横山县?只怕五爷不肯……李县令的才干,这样的小县都吃力,这事李县令不明白,五爷却明白……

    得从大势上想,太后是个精明人,背后又有金相以及金家,她有个明年才行冠礼的幼子,为幼子计……一家独大对她最不利!

    这桩案子,必定要放到宪司手里!

    嗯,那他这个漏洞,就好补了。

    郭胜又细想了两遍,能想到的都想到了,就这样了,下了决断,郭胜直奔杭州城,一夜狂奔,黎明时分,进了杭州城,直奔秦先生那个小院。

    秦先生刚刚起来,正擦着牙,见郭胜一头热汗,满身风尘大步进来,吓了一跳,“出什么事了?”

    “给我拎两桶井水,把你家先生衣服找一身。”郭胜先吩咐小厮,再和秦先生说话,“事是有点儿事,不过这会儿已经不急了,容我先洗一洗。这两夜一天,我从横山县到杭州城,从杭州城到江宁府,再从江宁府到杭州城,这汗……你看看,这衣服上全是汗碱,我先洗洗咱们再说话。”

    郭胜只要井水,小厮拎来的极快,郭胜就站在院子里,脱的只余一条亵裤,大棉帕子拖满井水,连擦带冲。

    秦先生洗好脸,郭胜这沐浴也沐好了。

    “郭兄真是好体格。”秦先生羡慕不已,赞叹不已。

    “习惯了。”郭胜穿了秦先生的衣服,略肥略短,勉强过得去,扣好腰带,坐到炕上。

    仆从已经提回了滚热的小笼包子,生煎馒头,酥油饼,珍珠酒酿,三鲜鳝丝汤,几碗小面,葱烤猪软骨等十来样杭州城早点,摆了满满一桌子。

    “我就不客气了,饿坏了。”郭胜招呼了一声,拿起筷子就吃,风卷残云,把满满一桌子扫下去七八成。

    秦先生被他吃的馋了,比平时多吃了两个生煎一碗三鲜汤。

    小厮撤了早饭,沏了茶,郭胜舒服的长舒了口气,喝了半杯茶,看着秦先生屏退了诸人,才低低开口道:“去江宁府,是我的主意,一时着急,就想了个借五爷名头,问怎么置办节礼的借口。”

    “节礼……”秦先生脱口刚说了两个字,就急忙顿住,示意郭胜接着说。

    “我自作主张,提醒了漕司一句:过了年,是皇上三十四圣寿。”

    秦先生愕然看着郭胜,郭胜迎着他的目光,“出了件大事,不过不能跟先生说。唉。”郭胜难过的叹了口气,“这事,谁都不能说,可是又不能不提醒漕司。先生放心,这事儿,只要漕司警醒,必定平安无事。”

    秦先生看着郭胜,张了张嘴却没能问出话,他先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还怎么问?

    “我回去了,这一阵子,横山县衙里……唉,多事之秋!李县令那里,我出来已经一天了,这个节骨眼上,不瞒先生说,一天不在,我就不放心。先生这几天只怕见不着五爷,稍安匆躁,五爷好好儿的,我走了。”

    郭胜说着,站起来就往外走,秦先生跟在后面送出去,看着郭胜上马走了,憋了一肚皮的疑惑不安,却全无着落处。

    ………………

    明涛山庄的人手,和李夏指挥着郭胜一个人,那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傍晚,关于溪口镇淫祀的事,陆仪这里,就查了个七七八八。

    陆仪理好了前后,进了秦王的书房。秦王坐在长案后,金拙言靠窗站着,凝神听陆仪禀报。

    “到今天,一共算是两处半,横山县溪口镇这个地方,是第二座,头一座在盐官县桥东镇,盐官县三阳镇这座,三间堂屋前天才刚刚上梁,现在还只有个婆子日常守着。

    溪口镇的所谓法师,俗名曹兴,现法号圆融法师,之前法名德清。今年三十一岁。

    曹兴自小家贫,六岁那年,自己投到一间叫圣寿寺的庙里,圣寿寺说是当时只有三四个僧人,经常吃不饱,现在已经连寺都没有了。

    到圣寿寺一年后,曹兴跟着师父流云,到金安寺挂单,三年后,流云死在了金安寺,一年后,曹兴离开金安寺,在外面游荡了两三年,投身到了定海寺。

    长大后的曹兴十分俊美,能说会道,伶俐机敏,在定海寺很快就深得方丈喜爱,二十岁那年,就做了定海寺的知客僧。

    隔年,曹兴和隔了一里路的空照庵里的尼姑道真成了相好,一年后,道真怀了胎,蓄发还俗,在明水镇上买了座小宅子,年底,道真难产,母子俱亡。

    年后,曹兴离开定海寺,四处挂单,一年后,进了宁安寺,过了一年,宁安寺的知客僧得急病死了,曹兴就接手做了宁安寺的知客僧。

    宁安寺是大寺,曹兴做了知客僧第二年,就给弟弟曹旺在白鹤镇置了宅子田地,年底,曹兴和离宁安寺五六里路的上溪村杨陈氏,有了奸情。

    杨家家主杨俊是个秀才,杨陈氏丈夫杨庆当时已经考进了县学,杨陈氏嫁进门两年没有动静,婆婆急着抱孩子,张罗着要给儿子纳个妾,杨陈氏急的到处拜佛求子,在宁安寺,遇到了曹兴。

    曹兴胆子极大,和杨陈氏在神像后奸合时,被一个小沙弥撞到,彼时,杨陈氏已身怀六甲。

    宁安寺方丈空戒将小沙弥远远送走,以犯了不持金钱戒为由,将曹兴逐出了宁安寺。

    半年后,曹兴改名圆融大师,号称通了天眼,以求子求福著称。

    盐官县桥东镇的窝点,是杨陈氏拿了两百两私房银子出来,替他建造的,小半年后,曹兴这求子灵验的名声,就已经传遍了桥东镇,从桥东镇,往四周传的极快。

    曹兴就招了弟弟曹旺过来,做了二法师,法号德融,溪口镇的那座,就是曹旺主持,三阳镇那家,是曹兴的表弟杨坎,杨坎两个月前刚刚拜到曹兴门下,说是正在习学法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