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九十章 我猜我猜我猜猜猜

第九十章 我猜我猜我猜猜猜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可能!”李漕司断然否定,“这是一定要说的事,不然,横山县再送出一份节礼怎么办?”

    “我也觉得不能不说,这……”严夫人往花厅方向指了指。

    “人还在花厅?我去看看,你不用去了。”李漕司出了暖阁,直奔花厅。

    严夫人站在暖阁门口,担忧的看着花厅方向。

    郭胜坐在花厅里,略一思忖,就有了几分明了,这节礼,大约已经备下送走了,离腊月没几天了,这会儿再问,已经太晚了……

    姑娘是什么意思?

    郭胜正想的出神,李漕司已经到了花厅门口,郭胜急忙站起来,长揖见礼。

    “果然名不虚传。”李漕司站在花厅门口,先上上下下将郭胜打量了几个上下,一脸赞赏,“先生气度不凡,果然是大才之人。”

    “漕司过奖了。”郭胜揖了半揖,客气了一句。

    “坐坐。”李漕司一边让郭胜坐,一边走到上首落了座,小丫头重新沏了茶上来,李漕司屏退众仆妇丫头,向着郭胜微微欠身,低声问道:“五哥儿到底有什么事儿?”

    “五爷让在下过来一趟,请教夫人,往伯府的节礼该怎么准备才好。漕司也知道,这节礼的事,五爷这里,没经办过,不知深浅,打发在下走这一趟,也是一片孝心。”

    郭胜神态自若,将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

    李漕司坐回去,捋着胡须,看着郭胜,眉头渐渐拧起,郭胜淡定自若,端起杯子,细细品着茶。

    漕司府的茶,确实比横山县衙门里的茶,强的太多。

    “五哥儿最近可好?”李漕司盯着神态自若的郭胜问道。

    “很好。”郭胜欠身答话。

    “五哥儿这会儿在万松书院,还是在横山县呢?”

    “在万松书院,在下昨天到杭州城看望舅舅,领了五爷的吩咐,到横山县换了马,就直接过来了。”郭胜答的很周全。

    “王爷可还好?”李漕司眉头皱的更紧了,突然跳问了一句。

    郭胜再欠身,“在下没看到王爷,也没听五爷提起。”

    李漕司拧着眉头,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郭胜站起来,“在下今天还要赶回去,漕司要是没有别的吩咐,在下这就告辞了。”

    李漕司盯着他,他来问怎么备节礼,这怎么备节礼,可还没告诉他呢,他就要走了……五哥儿让他跑这一趟,到底什么意思?或者,难道不是五哥儿……

    郭胜看着李漕司越来越疑惑和冷厉的神色,垂下眼皮,片刻,直视着李漕司,拱了拱手,“差点忘了,五爷吩咐在下提醒漕司一句:过了年,就是皇上三十四岁圣寿了。”

    郭胜说完,转身就走。

    李漕司呆坐了片刻,突然一窜而起,一张脸瞬间煞白。

    李漕司没再去前衙,径直回到正院,严夫人紧跟进屋,见李漕司神情不对,心提的更高了,屏退了众人,亲自沏了茶端过来,“老爷,没什么事吧?您这气色……可不好。”

    “没什么事。”李漕司话说到一半,长叹了口气,“只能说,这会儿还没什么事儿。”李漕司端起茶,低着头一口一口喝了一半,放下杯子,又是一声长叹。

    “到底出什么事了?政务上头?”严夫人见李漕司这样,脸色也有点儿变了。

    “五哥儿让他来,递了一句话。”李漕司看着吓的脸色都变了的严夫人,伸手握住严夫人的手,轻轻拍了拍,“别怕,五哥儿说,皇上过了年,才不过三十四岁。”

    “皇上过了年可不是三十四……”严夫人初一听莫名其妙,一句话没说完,眼睛就瞪大了,“这话什么意思?这话……”

    “就是那意思,皇上,才不过三十三四岁,正当壮年,圣寿……还早着呢。”李漕司声音轻飘,带着丝丝说不清是懊恼还是无奈还是茫然或是恐惧。

    “是因为前一阵子三哥儿到杭州城的事儿?咱们家和明家是世交,明尚书没做尚书前,两家就是通家之好,三哥儿跟着明家大爷来……”严夫人不知道想解释给谁听。

    “我知道,不是这个……”李漕司顿了顿,“别怕,咱们也没做什么……五哥儿也就是来提醒一句,五哥儿跟在王爷身边,想必是听到了一句两句什么话……”

    “什么话?”严夫人后背都僵了,就怕这样的事,背后被人中伤,还一无所知。

    “不管什么话,都不怕,你看,五哥儿不是递话过来了?别担心,没事。”李漕司压下心里的七下八下,安慰着夫人。

    严夫人担忧的看着他,“老爷,这句话,细想想,这后头的意思……太吓人了。”

    “我懂。”这一句话,让李漕司心里的忐忑一下子又弹上来,好一会儿,才又压下去,“别急,五哥儿这样递话……不急,只是提醒一句。过几天,你打发松哥儿去一趟横山县,送点节礼过去,得赶在五哥儿休沐那天去,住一晚上再回来。

    年前就算了,过了年,你打发人接五哥儿阿娘,还有五哥儿六哥儿他们过来玩几天,让松哥儿先说一声,到时候,有多少话都能问,这会儿,别急,没什么大事,从前,多少难处咱们都熬过来了。”

    “好。”听李漕司一样一样安排下来,严夫人一颗心稍稍安定了些,紧挨李漕司坐着,两人低低说着从来经过的那些难关,从难关说到孩子,再说到更远的从前。

    夜深了,严夫人睡着了,李漕司却辗转了一夜。

    ………………

    郭胜出了江宁城,打马往杭州府,迎着风,将这件事从头到尾捋了一遍,又捋了一遍。

    他到溪口镇打听老赵家这事,肯定瞒不过去,跑了这一趟,这锅就甩到了李漕司身上,可这一趟问这节礼这事,中间夹着个秦先生……这个漏儿,得补上……

    姑娘的打算,他还猜不透,不过,姑娘既然要把这事放给明涛山庄,只怕她这会儿谁都不站,也是,毕竟,皇上只有三十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