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八十三章 五哥得有个数

第八十三章 五哥得有个数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懂。”李夏暗暗叹气,不是夸她真聪明,就是问她懂不懂,他就不能说点儿别的……

    “除了糖,阿夏还喜欢吃什么?桂花糕?”秦王想起秋天里,李文山去老杭家买桂花糕的事。

    李夏点头。

    老杭家的桂花糕,她头一次吃,就是那次在杭州城外十里铺,贺掌柜叫她们进了分茶铺子,拿了块桂花糕给她吃,包桂花糕的纸上一个大大的杭字。

    之后的几十年里,那个以大大杭字为标识的杭州城老杭家桂花糕,一直位于她心目中最好吃的点心之首,从未动摇过。

    “桂花糕也甜,也不能多吃,一天最多两块。”秦王给她定量,“还有你六哥,他也是两块,也不能多吃,听到没有?”

    李夏无语的看着西湖,一点儿也不想点头。

    “阿夏还喜欢吃什么?蜜汁火腿?那东西不好,不要多吃。鱼倒还行,不过刺儿太多,你太小,最好让厨房刮出净鱼肉,做成鱼丸给你吃,还喜欢吃什么?喜欢吃什么跟哥哥说,哥哥家的厨子做菜还不错……”

    李夏慢慢晃着腿,听秦王东一句西一句说完吃的说玩的,说完玩的说风景,说完风景说花草……

    陆仪看着对着李夏絮絮叨叨的秦王,神情微微有些黯然,阿夏是个小孩子,王爷也不过是个大孩子,这样一个大孩子,要承担的东西,太沉重了……

    金拙言侧头斜着秦王,垂下头,慢慢踱到陆仪身边,没看秦王,也不和陆仪说话,只看着远远的西湖另一边枯干的垂柳发呆。

    ………………

    从庆丰楼出来,天色还不算太晚,陆仪吩咐承影带几个护卫,赶了一辆车,送李文山和李夏回去。

    李夏打着呵欠上的车,李文山干脆也上了车,李夏上了车就睡着了,李文山抱着李夏,车子照样走的很快,一路颠簸往横山县赶回去。

    一直到离横山县城门还有一射之地,车子停下,李文山叫醒李夏,下了车,骑上马,往县衙回去。承影和几个护卫,看着两人一马进了城门,才折返回去。

    进了城门,李夏示意李文山,“五哥,慢点儿走。”

    “好。”李文山放松缰绳,信马由缰往前慢慢的走。

    “五哥,这一阵子,秦王是不是去书院的时候比从前少?”李夏仰头看着李文山问道。

    “好象……”李文山皱起了眉,他好象没怎么留意过,他读书又不象秦王他们,不用用心。“还行吧,也没少几回,就是有时候走的早,出什么事了?”

    “五哥,你知道党争吗?”李夏已经想了一路了,这事,还是要跟五哥说一说的,他不能知道的太多,可他心里也不能没数。

    “知道,可党争,至少现在跟咱们还扯不上,阿爹就是一个小县县令……”李文山说着笑起来。

    “五哥,咱们现在已经在党争之中了。”李夏叹了口气。

    李文山呆了,片刻,眼睛一点点瞪大,连眨了好几下,“阿夏,你……”

    “朝里的局势,秦先生跟你说的那些,他说的大体不错,现在朝中争斗的最厉害的两派,确定是太子党,和贵妃党。”李夏声音很低。

    “阿夏,太子已经立了太子了,秦先生也说……”李文山是个心地纯直的,他想不出太子已经立了太子,贵妃党还能干什么。

    “五哥,你以后要多读史书。科举应试,至少在进士之前,这些士子,除了极少数几个聪明天成的,多数,都极少观史看史。这很不好。”李夏被五哥这一句话说的,无比感慨。

    李文山怔怔的听着李夏的话,半晌,突然倒抽了一口凉气,阿夏这几句话说的……好象……好象……她高高站在天下所有的士子之上,居高临下的点评他们……

    “以史为镜,明兴衰,不管哪朝哪代,都是一样的轮回,天底下,没有新鲜事。”这是太后的话,李夏垂着头,沉默好一会儿,才接着道:“五哥,皇上今年才三十三岁,本朝天子多数长寿,至少比前朝,再前朝都长寿不多,就算他活到五十岁,那还有将近二十年寿数呢。”

    “阿夏!”李文山喉咙有些紧,下意识的四下乱看,阿夏怎么说这样说话,这简直是大逆不道!

    “五哥,就咱们俩个说话,不用绕圈子。”李夏仰头看了眼脸色微微有些发白的五哥,真绕了圈子,她不是怕麻烦,她是怕五哥听不懂,或者听不全,或者听错了。

    “太子已经立了太子,可太子一系,还是这样一味勇猛往前,一直下去会怎么样?照这样,不过三五年,朝里朝外就都在太子手里了,那皇上呢?去做太上皇吗?或者……”做先皇这句,李夏没敢说出来,她怕吓坏了五哥,“父壮子大,在贫家是兴旺之势,在皇家这样的地方,这是祸乱之根。”

    “阿夏,你是说,太子后来……杀了皇上?还是皇上杀了……太子?”李文山反应倒是快,就是方向偏的厉害。

    “五哥!我不知道,你看,到现在,已经全变了,对不对?从前如何,现在如何,谁都说不上来了。如今,咱们家已经陷在党争之中了,已经脱不出来了,那未来如何,还怎么说得准?我跟五哥说这些,是让五哥心里有个数,至少,不能轻易的被人利用了,甚至被人家当了鱼肉。”

    李夏拍着五哥的胸口,连叹了好几口气,她这个五哥,从头到尾,都是懂事儿晚,这种能把一家一族连根灭绝的事,这会儿,他还能带着一腔看稀奇看热闹的兴奋之情……

    “我知道了,你说,我听着。”李文山压下心里那股子激动惊讶好奇兴奋,以及,他自己还没意识到的丝丝恐惧。

    “在没有成为皇帝之前,一切皆有可能。”李夏看了眼李文山,“明尚书勇猛是长处,可就是太勇猛的,过刚易折,苏贵妃那一对双胞胎儿子,只比太子小两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