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八十章 围观吵架

第八十章 围观吵架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仪看着被秦王按到金拙言位置上的李夏,和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坐到了下首的金拙言,抬手抹了把脸,坐就坐吧,这会儿,他实在不想再多说话了。还是装没看见吧。

    陆仪拧过脸,一脸干笑示意李文山坐。

    李文山惊愕过去,越想越好笑,这会儿正拼命忍着笑,一步一顿的走到桌边,目不斜视的端坐好,凝视着刚摆好几样冷碟的桌子,一下接一下轻轻吸着气,辛苦无比的往下压着那股子要捧腹大笑的冲动。

    古六可不是个能忍的,用力压也没能全部压住,象漏了气一般,不时噗一声,再噗一声,噗一声再咯一声,忍的十分辛苦以及痛苦。

    桌子上几乎一眨眼,就满满当当摆满了冷碟热菜。

    李夏上首是秦王,下首是金拙言,她个子矮,正好,不影响秦王怒目金拙言,也不影响金拙言冲秦王错牙。

    李夏抱着匣子,淡定的扫了眼正对面的陆仪,斜对面的古六,和坐在最下首的五哥,稍稍挪了挪,将怀里的匣子放到桌子上,胳膊架在桌子上,有些艰难的圈住匣子,接着吃她的糖。

    “这糖不能多吃!”金拙言伸手从李夏面前拿走了那匣子果汁糖。

    李夏一声不响的抓起筷子,胳膊趴在桌子上,努力的伸着头,看桌子上都有什么菜。

    “你刚才不是说这明明是果汁儿?拿过来!”秦王不干了,怼了金拙言一句,吩咐刚从金拙言手里接过匣子的小厮。

    “不许给!”金拙言啪的把折扇拍在了桌子上。

    捧着匣子的小厮瞪着双眼,捧着匣子,象捧着一捧红火的旺炭一般。

    陆仪重重的唉了一声,站起来,从小厮手里拿过匣子,转手递给李文山,“替你妹妹拿着,拿回去慢慢吃。”

    金拙言和秦王怒目对视,几乎同时哼了一声。

    李夏无语之极,挪了挪面前的小碗,伸长胳膊,挟了一块鱼肉放到了碗里。

    “这细鳞鱼刺儿又多又细,李五,快别让你妹妹吃这个,看卡着,给铛头说,做碗鱼丸送上来。”古六见李夏竟然吃上了细鳞鱼,吓了一跳,急忙推了把李文山。

    这细鳞鱼他吃一回卡一回,别说自己吃,就是看到别人吃,他都觉得卡得慌。

    “没事。”李文山赶紧解释,“放心放心,阿夏最爱吃鱼,也最会吃鱼,你放心。”

    “还是小心点儿好。把这鱼撤下去,告诉铛头,把刺剔出来,重新做一份吧。”陆仪紧接着吩咐。

    小厮上前撤走了那碟子细鳞鱼,和李夏面前的小碗。

    李夏郁闷无比的看着小厮端走了她刚挟到碗里,还没来得及吃一口的那块鱼肉。

    她吃了二十来年的鱼,再多的刺,也从来没卡住过,可自从她当了太后,她们就觉得她再吃带刺的鱼指定得卡死,就是打个喷嚏,说不定也能噎死,再吃鱼,不是鱼丸就是净肉,现在好不容易吃上一回完整的细鳞鱼,又没吃到嘴里……

    她这人生,总是差那么一口气!

    “阿夏,你吃这个。”李文山看着明显一脸不高兴的李夏,犹豫了下,站起来,将一碟子蜜汁火腿放到李夏面前。

    “这么腻的东西!”秦王嫌弃的看着摆在李夏面前的蜜汁火腿。

    李文山一脸干笑,腻?他没觉得腻啊,而且阿夏特别爱吃,就是能吃到的时候少,家里偶尔蒸一回,总不是那个味儿。

    “喜欢吃就吃,你谁都不用理,你这么大点,不用管什么王不王,爷不爷的。”金拙言将碟子往李夏面前拉了拉,看也不看秦王的说了句。

    秦王立刻错起了牙,李文山挠起了头,古六这回不笑了,来来回回看着两人,仿佛有一点点的牙痛了。

    陆仪肩膀往下耸拉着,只想叹气不想说话,可不说话还不行。

    “两位爷,从一大早,你俩就吵上了,这会儿……这可是小六的生辰宴,要吵也等回到府里再吵行不行?”

    “我跟他吵?他也……”秦王硬生生咽回了那个配字,金拙言横着他,哼了一声,倒没怼回去。

    李夏心里咯噔一声,从一大早就吵上了,为了什么事吵?能到现在还这幅样子?

    这一对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情份深得很。

    太后修为精深,不管宫里朝里大事小事,几乎没有能让她动容的,只有说到这位侄孙时,脸上的痛惜掩饰不住,不只一回说过,王爷走了之后,鹦哥儿就死掉了一半……

    她也是因为听到这些话,才敢斗着胆子试探着搭上金拙言结了盟……

    李夏垂着头,一只手抓筷子,一只手抱着自己的碗,从椅子上滑下来,从众人背后,一口气跑到陆仪身边,紧挨陆仪站住,将碗放到了桌沿上。

    她坐的地方,看秦王和金拙言的脸都太不方便了,陆仪这里正好,抬眼就能瞄的十分清楚,而且,她喜欢跟陆仪在一起,有他站在背后,她就觉得安全和温暖。

    反正她才五岁,作为五岁孩子难得的一丁点儿优势,不用白不用。

    古六从李夏开始往下滑起,一直瞪着她看着她站在陆仪身边,掂着脚尖看满桌的菜。

    李文山想站起来又坐回去、坐回去又觉得该站起来,出现这种情况他该怎么办?才算他和阿夏都不失礼?

    陆仪看着李夏挤到他身边,看了秦王一眼,再瞪金拙言一眼,重重叹了口气,示意小厮把那碟子蜜汁火腿端过来,放到李夏面前,再吩咐小厮,“把椅子拿过来。”

    小厮急忙将椅子茶水一应东西挪到陆仪身边,陆仪挪了挪椅子,古六也挪了挪,给李夏挪出个地方。

    “你看看,都是你!”秦王看愣了,一直看到李夏重新坐好,才反应过来,手指就冲金拙言点过去了。

    “你还好意思说我?”金拙言一声怪叫。

    “你俩还吵啊?”古六看不下眼了,“生辰不生辰就不提了,你俩看看,把阿夏吓成什么样儿了?她才五岁,回头吓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