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七十七章 寿桃

第七十七章 寿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咱们去那边银楼里看看。”李夏拉着李文山的手,指着祥记银楼。

    “嗯?去银楼干嘛?那银楼里的东西,咱们肯定买不起。”

    “就看看,看一眼。”李夏十分想亲眼看看这个时候的祥记银楼,要是再能看到贺锦年,那就更好了,她有一阵子没见他了。

    “好好好。”李文山好脾气的连声答应,牵着李夏的手,进了隔壁的祥记银楼。

    李夏牵着五哥,站在祥记店铺中间,转头打量着四周,店内简洁大方,极其干净,这间铺子就跟朱锦年一样,让人乍一看舒服,越看越舒服。

    李文山和李夏站成一模一样,她转头看哪儿,他也转头看哪儿。

    古六少爷和秦王几乎同时,一脚踩进祥记银楼的门槛,入眼就看到仰头看着屋顶的李夏,和同样仰头看着屋顶的李文山,古六噗一声,哈哈大笑起来。

    古六的笑声刚喷出来,就被金拙言一扇子捅到一边,陆仪和金拙言紧跟进来,正迎上动作神情几乎一模一样,齐齐看向他们的李夏和李文山。

    古六指着李文山,笑的跺脚打跌,秦王仰头看着屋顶,挪了挪,挨到李文山旁边,仰头再看。

    李文山牵着李夏,一脸无语的看着狂笑的古六,和围着他转来转去看屋顶的秦王。

    李夏嘟着嘴,暗暗叹气她这运道,怎么能这样的巧……古六的生辰礼还没买呢……

    金拙言上上下下打量着一脸无语的李文山,和嘟着、明显有些不高兴的李夏。

    陆仪一脸的忍俊不禁,上前和李文山打招呼,“五郎这么早就到了,六哥儿呢?怎么没过来?”

    “刚到,六哥儿昨天不大好,今天没敢带他过来。”李文山努力忽略古六的大笑,秦王的左看右看,以及金拙言的打量,只和陆仪说话。

    “那顶上,到底有什么好看的?”秦王一个旋步,站到李文山和陆仪中间,折扇往上点着问道。

    李文山看着秦王没说话,不是不说,是不知道说什么,阿夏看,他也跟着看,他也没看出来有什么好看的啊!

    “五哥你不是说要带我买笔吗?”李夏懒得理会这几个贵极闲极的无聊人,古六的生辰礼还没买,万一就此被他们裹挟走了……那可就尴尬了。

    “对对对对!”李文山这才想起来,那生辰礼看都没看呢,“我先带阿夏去买纸笔,一会儿到庆丰楼找你们。”

    李文山拉着李夏就要往外走,秦王一折扇抵住他,“急什么,你们这是刚进来吧?”秦王这句话,话是说给李文山,脸却对着已经迎出来的掌柜朱锦年。

    “这位小爷和姑娘刚刚进来,几位爷就到了。”朱掌柜欠身答话。

    “先进去看看,这儿看好了,再到隔壁买纸笔,正好,我也要挑几块新墨,走吧。”秦王用折扇推着李文山往里走。

    “那个,唉,不行,阿夏……阿夏……”李文山是个没有急智的,还没想好阿夏要怎么样,就被秦王推了进去。

    古六只顾揪着帕子擦笑出来的眼泪,“五郎,刚才,你和你妹妹……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唉哟……”

    金拙言扫了眼银庄门外,陆仪冲他微微颌首,示意自己知道了。

    金拙言大步进了银庄,陆仪退后两步,转身出了银庄,承影急忙上前,陆仪却没说话,左右看了看,心里就一片明了。

    没有车,没有从人,李五又空着手,他急着要走,一定是要去买一件礼物。

    陆仪叫过承影,低低吩咐了几句。

    李夏不敢出头,李文山没那个急智,兄妹两个只能跟着秦王,进了祥记银庄后院。

    “你们铺子里,派寿桃没有?”秦王一边往里走,一边随口问了句。

    “知府衙门发了话,杭州城内各家铺子,准备派寿桃的,就折银缴到知府衙门,由衙门统一派送,说是省得各家自己派送,城内到处排队,过于混乱,生出事儿来。”

    朱掌柜顿了顿,声音落低,“说是,王爷和太后在杭州城,不可惊扰。”

    秦王手里的折扇顿了顿,才若无其事的接着摇起来。

    李夏下意识的看了眼秦王。朱掌柜这话的意思……怕惊扰了太后和他,那就是不能热闹了?

    知府衙门……杭州知府是罗仲生,罗仲生……这话放出来,必定是太后的意思,不然,借给罗仲生几个胆,他也不敢放出这样的话……

    太后和江皇后的对立,从现在就开始了么,或者,从现在之前很久,就开始了?太后和江皇后、和江家,能有什么仇呢?

    秦王肯定是死在江家手里,所以金拙言杀了江家满门,却毫发无损……

    江家,为什么要杀了秦王?

    这些事,她从来没敢触手去查过,太后活着时,严禁任何人触及这件事,太后死后,这件事又成了金拙言身上最不可触及的那片逆鳞,在一头跌回来之前,她还不敢触及金拙言的这片逆鳞。

    秦王的死,以及为什么死,她一无所知。

    现在看来,从现在,或者说在这之前,这份不和,甚至是对立,已经很明显了。所以,太后才让知府衙门放了这样的话,以表达她对大肆庆贺江皇后生辰这件事的不满,或者,还有对立太子这件事的不满……

    “让人去领只寿桃回来,看看知府衙门这寿桃,是不是比你们银楼做的出彩。”秦王吩咐朱掌柜,朱掌柜急忙叫了个伙计,吩咐他去想办法领几只寿桃回来。

    一行人在正厅坐下,上了茶,朱掌柜带着几个伙计,捧了十几匣子各色珠子上来,摆在大厅一边的长案上。

    秦王踱过去,挨个匣子看了一遍,挑了碧玉珠,珊瑚珠等四五样珠子,吩咐串成大小不等的珠串,给太后礼佛用。

    秦王刚刚挑好珠子,伙计提着个雪白细布包,一路紧跑进来,朱掌柜接过,将雪白细布包放到秦王旁边的几上,打开,布包里包着四五个小婴孩拳头大小的寿桃。

    “这寿桃这么小。”李文山伸头看着,脱口说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