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七十六章 生辰

第七十六章 生辰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啊?真的假的?”李文山愕然。

    古六斜着金拙言,一脸的你怎么这样,一把拉着李文山往旁边走了几步,“真倒是真的,不过你别放心上,就当是我请大家吃顿饭,都用不备礼的,拙言知道,不信你问他,这几年都是这样,都是大家在一起乐一乐,你一定得来,来了就是礼,把你妹妹,还有你弟弟都带上,正好,既不误你带你妹妹玩,也不误我请的这顿酒。”

    知道是古六生辰,李文山不好再推辞,忙连声答应了,拱手别过众人,上马往横山县赶回去。

    秦王等人也上了马,古六一边上马,一边抱怨金拙言,“说好了不要告诉他,你非得说出来干嘛?你这一说,他指定得备礼,他家穷成那样,你也真是!”

    “再穷也不至于连你这份生辰礼也备不起,你这会儿不说,后天能瞒得过?到那时候,李五岂不尴尬?放心吧,就李五那样的,照我看,说不定他提笔写几个字,拎过来就给你当生辰礼了。”

    陆仪忍俊不禁,却点头赞同金拙言的话,那个李五,真拎几个自己写的字过来,他一点也不意外。

    “欢哥儿,你刚才说,往年你生辰,都是你请大家吃顿饭,都不备礼的?”秦王用马鞭捅了捅古六,斜着他问道。

    “我就是说说,我要不这么说……”

    “就是说说也不能这样胡说八道!”金拙言的马鞭从另一边捅过去,“敢情你这说说,把面子全说到你脸上,把白吃这事全扣我们头上了?这可不行,你得给个说法。”

    “我又不是那个意思,你们也知道,李五……”古六急了,赶紧解释。

    “这关李五什么事?我可是年年都送的厚礼,你一句话就抹没了,那生辰礼就都白送了?”秦王不依不饶。

    “还有我,我记得去年的生辰礼,是你自己挑的,那幅前朝钱大家手录的青玉案,你非说什么是你们古家先祖的词,正该送给你,你把那幅字还给我。”金拙言跟着挤兑古六。

    古六唉唉唉唉的叫着,找陆仪求援,“陆将军,你评评理,您说句话,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

    “我也是年年用心给你挑生辰礼。”陆仪一脸笑,认真表示,他也有一点不满。

    “唉唉唉唉,你们……好吧好吧,是我不对,都是我胡说,王爷恕罪,世子恕罪,陆将军恕罪,今儿晚上,我在……你们说在哪儿就在哪儿……摆酒赔罪,行了吧?还有明天,明天我再请一天。”古六认命的拱手四圈赔礼。

    “光摆酒不行,不见诚意,今天晚上,你从头站到尾,斟酒布菜吧。”金拙言绷着脸,秦王已经笑起来,“这还差不多,谁要你的酒菜,你得有诚意。”

    古六连声叹着气,一脸苦相,“唉,我明明一片好心……好好好!”

    ………………

    李夏听五哥说隔天是古六生辰,不能不去,想了想,这倒不是件坏事,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再看一看秦王,看看能不能看出点儿端倪,要是一高兴酒多了,那机会就更大了。

    至于溪口村那桩案子,嗯,回头让郭胜去看看,正好借着这件小事,她也好看看这个郭胜。

    “不要带六哥了。”李夏打定了主意,先把李文岚这个碍事的摘出去,“我觉得秦王上次来,跟之前大不一样,这一回,正好再看看,六哥太碍事儿了,要是他在,我就得花好多精力看着他。”

    李文山挠了挠头,点头答应,“那这事儿就别跟岚哥儿说了……不行,也不能跟阿娘说,跟阿娘说了,阿娘肯定是这也忙那也忙,至少得备车吧,阿娘一忙,一备车,岚哥儿肯定就得知道咱们要去杭州城,肯定就得要跟着去,他哭起来谁受得了?”

    “古玉衍让你午初就到,本来就挺早,你要是不准备告诉阿娘,咱们就得自己准备礼物,就得到杭州城再挑着买一件。那就得很早走。

    明天天一亮咱们就走,你就说带我出去骑马,就说骑到临安城再回来,到了临安城,把梧桐打发回来。一来正好不让他跟着。二来,让他跟阿娘说一声,就说咱们在临安城吃了午饭再回来,不然咱们一出去一天,阿娘肯定得急坏了。”

    李夏晃着脚安排,李文山连连点头。

    第二天一大早,李文岚还没起床,李夏已经和五哥出了门,要出城骑马玩儿。

    一路跑到离临安城不远,李文山打发了梧桐回去,带着李夏,一口气跑进了杭州城,把马放在秦先生那间小院里,带着李夏,直奔杭州城最热闹的大街上挑选礼物。

    李文山十分挠头礼物的事,李夏倒无所谓,买什么都行,不过是份心意。

    古家这样的百家大族,百年豪富,积蓄极厚。他们家穷成这样,倾全家之力,也买不起半件能让古玉衍看在眼里的东西,既然这样,那还是挑便宜的,买个心意算了。

    李文山十分赞同李夏的话,想来想去,决定买根笔,或是买一叠别致的纸笺,又便宜又方便,还能用得着。

    杭州城最好的文房四宝铺子旁边,是祥记银楼,李夏站在文房铺子外,看着祥记银楼,心里五味俱全。

    这间祥记银楼,是古家一个掌柜,从古家出来后开的铺子,这会儿只有杭州这一间。

    从前那一回,阿娘带着他们兄妹四个仓仓惶惶往京城奔。走到这杭州城外的十里铺,天降大雨,她们娘几个缩在屋檐下避雨。

    这祥记银楼的东家贺锦年贺掌柜,在对面分茶铺子里看到她们,怜她们可怜,把她们叫进分茶铺子,后来,把他那辆大车,连马带车夫一起借给她们,又给了阿娘几十两银子,她们一家,才能活着进到京城……

    后来她让这祥记银楼做了皇商,她回来那年,这祥记银楼,生意已经遍布天下……

    “阿夏,你怎么了?快进来。”李文山进了铺子,一转身看不到阿夏了,赶紧转身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