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七十五章 开蒙的先生

第七十五章 开蒙的先生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关切忧愁,看不到好奇兴奋。

    李文林随明绍平到杭州城前一天,秦庆找令兄去说李文林到来之事,之后,令兄被秦王庇护,李文林无功而走,令兄连休沐日都没回来,在西湖边和秦庆游湖喝茶,可见心情之轻松。”

    姑娘却是一直愁眉不展,忧虑忡忡,京城伯府和李漕司现在依附明尚书,实属不明智之极,而且,只怕危机重重,姑娘看到了,所以,才忧虑至此。”

    李夏轻轻叹了口气。

    郭胜眼里爆出团亮光,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又咬了一口糕的李夏,正要说话,李县令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咦?郭先生这是在干什么?”

    “县尊。”郭胜急忙站起来,一边冲李县令拱手见礼,一边笑道:“在下正和九娘子说话,九娘子冰雪聪明,县尊子女皆出色若此,真是让人羡慕得很。”

    李县令哈哈笑起来,“你跟一个五岁的孩子说话,能说什么?她懂什么?”

    “正和九娘子讲蔡琰六岁辨音的故事。”郭胜微微欠身笑道。

    李县令再次哈哈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冲郭胜拱了拱手,“郭先生这是夸奖阿夏?阿夏是挺懂事,虽然比不上蔡琰六岁辨音,可这份懂事孝敬……哈哈哈哈,让先生见笑了,我这个阿爹,看自家孩子,光看到好,一叶障目的厉害。”

    “照在下看,九娘子不比蔡琰差呢,县尊可不是一叶障目。”郭胜一边呵呵呵的和李县令客套,一边悄悄瞄着李夏。

    见她站起来,牵住李县令的手,扑闪着大眼睛看着他,将手里余下的一点点定胜糕放进嘴里,冲他抓了抓手。

    他说阿爹不是一叶障目,那就是两叶障目了……

    郭胜下意识的欠下身,长揖下去。

    李夏牵着李县令的手回去了内衙,一连七八天,郭胜再没见过李夏,她在内衙,一趟也没有再出来过。

    月末休沐,李文山回来住了一天,隔天,李县令寻了郭胜,客客气气问他能不能做小儿子李文岚的蒙师,顺便也教幼女李夏识几个字,念几本书。

    郭胜一口答应下来。

    徐太太备了礼物,设下宴席,请郭胜坐到上首,受了李文岚的拜师礼,又收拾了一间空屋子出来做课堂,择了个吉日,拜过圣人,这课,就正式开始了。

    郭胜这课上的,一颗心提在嗓子眼,七上八下。

    一个时辰的课,中间歇两刻钟,郭胜讲了小半个时辰的书,刚开始写字,李文岚一巴掌按进了砚台里,一手墨汁滴的到处都是,汪着两眼泪,跑去找姐姐洗手换衣服了。

    李夏端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专心写字。

    郭胜踱过去,坐到旁边李文岚那张小椅子上,一边收拾被李文岚滴的到处都是的墨汁,一边低低和李夏说话。

    “在下不知道姑娘的来历,又所为何来,在下也不想知道,不打算知道。在下只想投身到姑娘门下,不求荣华富贵,长生不老,呼风唤雨,种种皆不求。在下只求能跟着姑娘这样极不一般的……异数,就象王质伐木遇仙,转眼间斧柯俱烂,在下常想,要是在下有这份大福,有此一遇,此生足矣。

    在下游历天下近十年,初时浑浑噩噩,后来,在下就只有一个心思,只求有朝一日,能有王质这样的运数,能身历常人不能历之奇,若能如此,在下此生,满足之至,别无他求,别无他想。”

    李夏侧头看看他,看了一会儿,低下头,接着影字。

    郭胜坐在旁边,呆了半晌,站起来,走到门口,站住回身,看着端坐桌前,认真影着字的李夏。

    她这是还要看看吗?看什么呢?

    不管看什么,请他做这个蒙师,这就是她给他的机会了。

    ………………

    十一月二十这天,是江皇后生辰,书院里要放三天假,李夏早就和李文山说过了,要趁着这三天的功夫,找个借口去一趟靠近紫溪盐场的溪口镇。

    李夏要去看看上一世杀妻案那一家子,还有那个妹妹。

    现在,对从前的种种,没有亲眼看过的,她都不敢太相信了。

    更何况,这桩杀妻案,当时看疑心不少,现在再看,更是疑点重重,背后的推手时隐时现,仿佛不完全是她从前以为的,只是有人贪图银子……

    就算真的只是有人贪图银子而已,她和五哥,也得过去一趟,看看这一家人,看看能不能提前化解掉这件事。

    杀妻也罢,虐死也好,都是有碍风俗良知、败坏世风的恶案。

    阿爹境内出现这样的案子,不管阿爹有没有枉法,都是大错,真出了这样的事,阿爹这一任,考评只能是个下下了,那下一任,他们一家就不知道要到哪个穷山僻乡呆着去了。

    前一天,书院里放了学,李文山急急忙忙要往回赶,在书院门口上了马,就看到古六冲他挥着胳膊跑过来。

    李文山没下马,冲古六挥着手,“我跟陆将军,还有王爷说过了,今天晚上去不了,我得赶紧回家,天儿不早了……”

    “你下来!快下来,我有事。”古六跑到李文山马前几步,仰头看着李文山,不停的招手。

    “什么事?你说就是了。”李文山不愿意下马,勒着马原地兜了个圈子。

    “你下来!”古六伸手去拉李文山,李文山被他拉的差点从马上直摔下来,“好好好,你松手,到底什么事儿?我着急……”

    “后天中午,我在庆丰楼设宴,你一定得来。”古六拉下来李文山,一脸郑重的邀请道:“我就不给你下帖子了,无论如何都得来,最好午初前就到。”

    “我去不了。”李文山连连拱手,“今天晚上到家都得半夜了,明天后天,我答应了阿夏,带她去玩,真不行,回头我请你吃饭赔罪,这次实在对不住。早就答应了阿夏的。”

    “后天是小六生辰,你也不来?”金拙言和秦王等人,已经从书院里踱出来,金拙言用手里的折扇敲在李文山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