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七十四章 郭胜的推测

第七十四章 郭胜的推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下幼时顽劣不堪,受沈氏族中子弟引诱鼓动,械斗中捅死数人,官府缉拿时,被沈氏族老交出抵罪,养父为了救我,投至官府,说人都是他杀的,与在下无关,养父被枷死在闹市……”

    郭胜的话猛然顿住,面无表情的沉默了片刻,才接着道:“仇家半夜摸上门寻仇,养母为了救我……当天夜里,我逃出太平村,一路乞讨回到绍兴。

    回到绍兴那年十二岁,七年后中了秀才,又隔了一年,解试途中,我去了温州府,杀了仇人,两年后,再次回到绍兴,自知罪孽深重,不敢妄想科举之事,离开绍兴,投奔舅舅朱锦年,入行做了师爷,五年后,外出游历,直到三个月前从杭州城到横山县,入幕令尊门下。”

    李夏手里的石榴吃完了,站起来,看也不看郭胜,径直往内衙进去。

    “姑娘……”郭胜不敢高声,怔怔呆呆的看着李夏甩着胳膊,蹦蹦跳跳的进了二门,转个弯不见了。呆了片刻,往后跌坐在地上。

    他压根没想到她就这样走了,她这是什么意思?

    他不可能看错!

    ………………

    李夏屏着气,一路蹦跳进了上房,冲着榻上的姐姐扑过去,还没扑进姐姐怀里,脚底下一软,一头砸在六哥李文岚身上。

    “姐姐!”李文岚被李夏砸的疼极了,刚叫了一声,看着李夏爬了两下却没能爬起来的样子,连疼带吓,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李冬一把抱起李夏,急忙伸手再拉李文岚,“阿夏没事吧?岚哥儿没事吧?”

    在里间正和洪嬷嬷一起收拾东西的徐太太一步冲出来,伸手抱起李文岚,“这是怎么了?阿夏怎么了?”

    李夏窝在李冬怀里,突然打了个响亮的嗝,这一打,就开了头,开始嗝儿嗝儿不停的打起了嗝,李文岚不哭了,瞪着一下接一下、打嗝打的简直顾不上喘气的李夏,看呆了。

    李夏痛苦的打着嗝,想着刚才的事。

    这个郭胜,他想干什么?他这是什么意思?他看到什么了?他知道什么了?他怎么知道的?

    ………………

    郭胜不敢多停留,仓皇急匆的出了县衙,脚不连地,就象那年从太平村逃出来的那个黑夜,只敢急急的走,不敢看不敢听,更不敢想。

    直到后半夜,郭胜才从那股子四下无着、和说不清为什么的惊惧中恍过神,披着衣服起来,在窗前站了一会儿,推开门,出到廊下,仰头看着空旷遥远的天空,和天际那一挂冷漠的半月。

    他一个人,在外面游历了近十年,四处飘荡,漫无目的,从不知道找什么,到他要寻找一种极其渺茫的不一般。

    他无家无室,无牵无挂,他活着,他想活的不一般……

    他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五岁的小姑娘,绝对不是个五岁的小姑娘,他不知道她是什么,不知道她为什么寄身在那个家里,也许,她是困在那个家里了……

    他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说服李文山,怎么指点李文山的,可不管是什么,她都不一般,这就够了。

    今天,她是什么意思?

    他都不知道她是什么,他怎么可能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郭胜呆呆的站着,直站到半截身子冰凉,才低下头,慢慢转身回到屋里。

    ………………

    第二天傍晚,李夏又坐在钟楼门槛上,拿着块定胜糕,慢慢的咬着。

    郭胜站在签押房门口,呆看了片刻,轻轻跺了跺脚,径直过去,象昨天一样,半跪半蹲在离李夏两三步的地方,看了眼专心吃糕的李夏,赶紧垂下了眼皮。

    “在下想求姑娘,允在下投身门下,效犬马之力,虽死不辞。”

    李夏看了眼郭胜,咬着糕,一言不发,他要说的话,要交待的事,还多着呢。

    郭胜等了片刻,抬头扫了眼李夏,见李夏慢慢咬着糕,一幅仿佛他不存在的模样,心里微松,她没有站起来就走,这就是给他机会了。

    “在下的猜测,源于令兄。”郭胜猜测着李夏的意图,试探着开了口,见李夏不看他也不动,接着道:“令兄今年十五了,人不是一下子长大的,令兄真要是……如此出色,早在太原府时,就应该已经清除掉钟氏这个家祸。那两个师爷,大约也进不到县尊眼中,令兄的出色,太出色,太突然了。”

    李夏细细的牙齿咬在定胜糕上,顿了顿,才接着咬下去。

    “令兄背后,必定有高人指点,可从李漕司到秦庆,杭州城那位王爷,以及令尊等所有人,都对令兄之才推崇备至。

    令尊就算了,可秦庆是个极其精明的人,他对令兄如此推崇,从没怀疑过,可见,令兄这背后之人,必定极其隐蔽,这个人,让所有的人都想不到。

    姑娘一家初来乍到,令兄除自己家人,平时连一个经常来往的人都没有,这高人,十之八九,就在这县衙后宅之中,县衙后宅人口简单。

    令兄初到杭州读书,但凡有事,不论大小,必定要回家,焦虑而回,舒怀而走。”

    李夏斜了郭胜一眼,这样的心思,算得上石头里挤油了。

    郭胜没看到李夏那一眼,小心翼翼的抬头瞄了一眼李夏,接着往下说。

    “在下外出游历这些年,所经所见奇异之事不少,在滇南,在下就曾经见过一只会说话的猫。”

    李夏一口咬在定胜糕上,还好她们家没养猫。

    “能时刻跟令兄在一起,又让所有人想不到,姑娘和六爷都算。在下见过六爷,六爷是个聪明孩子。

    姑娘跟令兄出去时,在下看到过两趟,姑娘不为外物所动。五岁的孩子,在下游历至今近十年,到姑娘,是头一回见到。

    在下入幕令尊门下之后,常常看到姑娘到前衙玩耍,在下不敢多窥,可也看到了,姑娘看的,听的,都是令尊公务关键之所在,还有那场争产官司,姑娘带着丫头观看,姑娘的神情……”

    郭胜飞快的扫了眼李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