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七十三章 在下郭胜

第七十三章 在下郭胜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一脸认真,认真到拧起眉的李文山,秦先生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在王爷身边,虽说要忠于君上,可你这心里,也要有个数才最好。”

    秦先生这些话没有太多层意思,李文山基本上都听明白了,想点头,却又想起阿夏那天那幅神情,和她说的那些话,头没点下去,眉头拧的更紧了,迟迟疑疑道:“先生,皇上才三十多岁,三十三,这……”

    秦先生哈哈大笑,站起来,原地转了两圈,用力拍了几下李文山的肩膀,“你聪明天成,实在是难得之极,这话极是,所以,李家,你这头,只要心里有数就行了。你说的对,今上才不过三十出头,未来漫长,这种天命所归的事,变数都极大,不到最后,谁都说不准,可是,真到了最后……”

    秦先生顿住,看着李文山,好一会儿,才慢吞吞道:“到了最后,一切都成了定局,还能有什么呢?富贵险中求。咱们不说这个,你还小,还不到说这种话的时候,什么时候回京城考秀才,你想过没有?”秦先生骤然转了话题。

    “还没有,我是想既然回一趟京城了,最好从秀才到春闱,都考一遍,我觉得我现在的文章学问,还差的远。”李文山想着李夏的担忧,他要是走了,家里怎么办?阿夏怎么办?暂时不能走,还是等一年两年,甚至三年五年再说吧。

    “这事是不急。”秦先生想的却是另一面,“前几天,朱参议说起明涛山庄,说是开了春,明涛山庄就要动工,要把后园几个地方加几堵夹墙,还要铺一片演武场出来,夹墙要冬天才用得到,春天里动工,只能明年冬天用了,看这样子,至少明年冬天之前,太后和王爷,还没打算回京城,跟在王爷身边侍候相比,你科举这事,不用着急。”

    秦先生和李文山说话,是说话,更是教导,每一件事,都解释的极其详细。

    李文山噢了一声,“我也听王爷说起过一回,有一回古六说断桥残雪之景最佳,就是杭州雪太少,今年只怕是看不到了,王爷就说,今年看不到还有明年,明年看不到还有后年,总不能三四年不下一场雪吧。”

    秦先生眼睛亮闪,捋着胡须再次哈哈大笑起来,“听这话意,这三四年……好好好!我一直担心这个,你们这个年纪,半年一年的交情,实在是……过眼云烟,好好好,有个三四年,正好,到时候,你跟王爷一起进京,你这科举,到时候,只要不出大错,必定稳稳当当,要是……”

    要是这几年再能有个才子的名头,那就更好了……算了,太后和王爷在这杭州城,诸事低调无比,五爷最好也低调些,免得惹了厌烦……

    一眨眼的功夫,秦先生已经转了七八圈心思,看着目光清澈的几乎一眼看到底的李文山,看着他挠着头,一脸不好意思的嘟囔着:“我没想那么多,就是觉得,跟王爷他们在一起,开心得很……”

    ………………

    横山县衙,李夏坐在二门台阶上,双手托着腮,心事重重。

    小九儿在她面前,蹦蹦跳跳的踢着毽子。

    从凭栏院回来到现在,大半个月了,中间有一天休沐,五哥也没回来,不知道老三见到五哥没有,唉,五哥没回来,那就是肯定没事……有事没事,这些都是小事,大伯,和京城伯府,投进明尚书怀里这件事,才是大事,可是,怎么办呢?

    她阿爹这一任,肯定是顺顺当当,阿爹一任三年,大伯一任五年,四年后是治平十七年……

    怎么办呢?大伯不是她和五哥能拨弄得动的,秦王那边……至少现在,她还看不到借力的可能……而且,在这件大事上,五哥太不中用了……

    李夏越想越愁,长长叹了口气,又叹了口气。

    前衙那间茶水房里,郭胜紧紧捏着他那只温润光亮的紫砂小壶,挨在窗户一侧,一边警惕着茶水房外的动静,一边专注的看着愁眉苦脸的李夏。

    李文山躲过了李文林和明绍平,这会儿心里无事天地宽。休沐日和秦庆沿着西湖溜达赏景喝茶,而不是乳燕投林般的往回奔。

    那就是说,李文林紧跟明绍平,以及李漕司那份暧昧不明的态度,李文山肯定半点没看到,就是看到了,也没当回事。

    可这位五岁的九娘子李夏,从知道那天,直到现在,这愁眉,可就没能展开过……

    太子占了嫡长,声名一向还好,先天占尽优势,并不需要象现在这样激烈勇猛……可是,那位明尚书,过于激烈勇猛了,听说宫里那位皇后娘娘,也是个刚直猛烈的性子……皇上今年,才不过三十三岁,正当盛年……

    李夏突然抬头,目光锐利的看向茶水房,郭胜心里一紧,急忙紧贴着墙,大气不敢出,好一会儿,才掂着脚步,紧几步溜出了茶水房。

    ………………

    傍晚,前衙书办衙役等人都走光了,李县令被县学学子们请去做会文的点评,整个横山县衙一片难得的清静。

    李夏坐在钟楼门槛上,拿着只石榴,心不在焉的慢慢吃着,看着夕阳发呆。

    郭胜垂着头,站在前衙最后一排房子旁边,半晌,看了眼李夏,又下意识的转身看了一圈安静的前衙,低头理了理长衫,又抬手扶了扶幞头,轻轻吸了口气,一步迈出,大步往前,几步就走到离李夏两三步远,曲膝半跪半蹲在李夏面前。

    李夏直视着他,正要站起来进去,郭胜低头欠身见了个礼,沉声道:“在下郭胜,今年三十五岁,绍兴县人,永嘉十九年秀才,无家无室。

    在下四岁那年,得罪了族兄,被族兄骗出,卖给了人牙子,被人牙子贩至浙南温州府,偶遇太平村沈氏讳平,当时陪新婚妻子陶氏回娘家,见在下被人牙子虐待,怜惜不忍,出钱买下,养若亲子。”

    李夏移开目光,垂下眼皮,接着吃石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