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七十章 想的可真多

第七十章 想的可真多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没什么事。”罗帅司示意姚参议坐,“明绍平往杭州弯这一趟,就是为了要见一见太后,或是见王爷一面,听说有机会,自然要赶紧过去,这没什么。”

    “王爷怎么突然想起来要去这一趟横山县?”见罗帅司这么说,姚参议不再多提这接风宴没接着人的尴尬事儿,直入正题。

    “我就是一直在想这件事,太后不说了,几乎没出过明涛山庄,王爷,”罗帅司顿了顿,紧拧起了眉头,“以往,有这样的事,王爷都是避在山庄内,连书院都不去,这一趟……实在是……”

    罗帅司一脸苦笑,这放出话要去鸡笼寺吃素斋,到鸡笼寺过门不入,又故意露出行踪,去了横山县。他和明绍平,从横山县先后回到杭州城,前后也就差了不到一刻钟,这简直就是故意戏弄明绍平……

    “就怕是故意为之。”罗帅司叹了口气。

    “我也这么觉得,实在是……要是这样,东翁这一场可是真有点难堪了。”姚参议眉头拧成一团,“听说了这事,我就把咱们这一阵子的事,前前后后细想了一遍,还没能想出什么来。”

    “就怕是咱们不知道的事,明天你去找一趟朱参议,让他找郭胜探个话。”罗帅司沉思了一会儿,低低吩咐姚参议。

    姚参议答应一声,“帅司放心,太后那里,帅司要不要走一趟?”

    “得走一趟,前儿陆仪跟我说,王爷想练练拳脚,托我寻几个会做练武场的匠人,要在明涛山庄后园子里,铺一块练武场出来,正好当面跟太后禀报一声。”

    姚参议点头,两人又低低说了一会儿话,姚参议起身告退。

    ………………

    秦王一行人,赶回杭州城时,已经是人定过后了,李文山跟着古六到古家暂住一晚,陆仪和金拙言,一起进了明涛山庄。

    金太后还没歇下,听秦王说去鸡笼寺上了香,又去横山县吃了龙井虾仁,这才回来的晚了,并不多问多说,更没有责备,只让他赶紧回去歇下。

    秦王和金拙言回去歇息,陆仪跟着小内侍,进了金太后正屋,垂手侍立,等着回话。

    “出什么事了?”金太后皱着眉头问道。

    陆仪先将李文山找他问李文林要是问起王爷,他怎么答话的事儿说了,“……哥儿说李学璋一向谨慎有余,立太子这事,果然是极能壮声势胆量的。之后就说要去鸡笼寺吃素斋,到了鸡笼寺,又说要去横山县吃虾仁。”

    “明家那个小子,一路跟过去了?”金太后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声调里更听不出。

    “是,一路紧跟,晚一刻钟进的杭州城。”

    沉默了片刻,金太后语气有些沉缓,“我看哥儿气色倒还好。”

    陆仪抬头看了眼正看着他的金太后,“哥儿从明涛山庄直奔鸡笼寺,一路上没停,直到鸡笼寺大门不远的茶坊门口,停了半刻钟,说不想吃素斋了,要去临安,或者是到横山县吃龙井虾仁也行。

    之后一气儿进了横山县,王爷让李文山去把他弟弟妹妹接到凭栏院,说是,让他弟弟妹妹吃顿好吃的。”

    正抿着茶的金太后一口茶喷回了杯子里,黄太监急忙上前接下杯子,“哥儿这话说的……”

    “李文山心粗胸宽,六哥儿,还有金世子,常和他开玩笑。”陆仪赶紧解释一句。

    金太后哼了一声,示意陆仪接着往下说。

    “李文山接了弟弟李文岚,妹妹李夏过去,王爷和李夏说了一会儿话,吃完了一碟子窝丝糖,就回来了。”

    “那丫头今年五岁?”金太后脱口问了句,“哥儿跟她说话?”

    “是,王爷问李夏知不知道他姓什么,又问她怕不怕金世子,怕不怕王爷,又问李夏知不知道六哥儿和金世子,以及下臣姓什么,李夏说怕金世子,不怕王爷,王爷和下臣等人姓什么,李夏都答了,之后就吃糖,没再说话。”

    金太后看起来有几分哭笑不得,好一会儿,叹了口气,“这孩子……”片刻,又叹了口气,“明绍平这事,哥儿怎么说?”

    “哥儿说,太子既然立了太子,就该更加谨慎稳重才是,毕竟,皇上正当盛年,三十才出头。”陆仪的声音比刚才低而轻。

    金太后凝神听着,仿佛舒了口气,嘴角笑意隐隐,“以后,军务政务上,多跟哥儿说一说无妨。去歇着吧。”

    陆仪答应一声,垂手退出。

    金太后站起来,在屋里慢慢走了两趟,看着黄太监,脸上笑意隐隐,“哥儿能看到这个,倒比我想的强了些。”

    “哥儿是娘娘亲生的,哪儿会差了?”黄太监不知道想到什么,想笑,没笑出来,只叹了口气。

    金太后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呆了一会儿,低低吩咐道:“往后,这两浙路的事,交到哥儿手里处置,咱们回京城前,他得长大,得是个大人。”

    黄太监低低应了声。

    ………………

    横山县后衙,已经人睡灯熄。

    李夏侧身睡在床上,听着外面风吹树叶的飒飒声,和冬初虫子低弱的呜鸣声,心里被一团又一团乱麻般的焦虑烦躁堵成一团。

    大伯不能站进太子党,更不能和明振邦走的太近,可她该怎么办?阿爹和她们家的事,还有下嘴的地方,大伯和远在京城的伯府,她怎么够得着?

    她够不着,五哥也够不着。

    还有秦王和太后,怎么会到杭州城住上了,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是不是京城不是从前的京城了?

    今天秦王很不对劲,一幅经历了大变的沧桑样子,他这个真真正正的天之骄子,哪有什么沧桑能让他体味?

    这几天杭州城风平浪静……谁知道是不是风平浪静,就是有事,她也不知道。

    借着月光,李夏看着自己胖胖的小手,只想大哭一场,作为一个习惯了手握权柄,有无数人手可以差遣的摄政太后,如今回到这个五岁娃娃的身体里,这种无力的感觉,难受的她时不时想大哭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