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十九章 小性儿

第六十九章 小性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无语的瞄着被他捏出了两个手指印的窝丝糖,将碟子举起来,连糖带碟子送到了秦王面前。

    秦王呆了下,笑出了声,伸手捏起窝丝糖吃了,接过碟子,小厮立刻上前,从秦王手里收了碟子,奉上帕子净手。

    金拙言从秦王开始吃头一块窝丝糖起,就高高挑着两根眉毛,一脸不敢置信的直直瞪着他,瞪着他吃了一块又吃一块,再吃一块,一直吃到最后一块。

    金拙言看着小厮拿走碟子,看着秦王净了手,两根眉毛才一下子落回原位,啪的收起折扇,又哗的甩开,摇的飞快。

    怪不得太后总嫌他没长大,真是没长大,跟个五岁的孩子抢糖吃,还抢赢了!

    古六没留意,他正和李文岚一起研究一盆菊花。

    李文山和陆仪说着话,见秦王坐到阿夏身边,心一下子提起来,瞪了片刻,见两个人好好儿的说话,这心也就安安稳稳的放了回去,又开始琢磨已经琢磨了一路的这一趟横山县之行,究竟是不是因为他问陆仪怎么跟三哥说话这事上头起来的……

    陆仪和李文岗说着话,九成的注意力却都在秦王身上。

    眼角余光瞄着他一块接一块吃光了李夏碟子里的糖,心平气和的无语之极,王爷这出息……嗯,越来越出息了……

    趁着话空儿,陆仪叫过承影,低低吩咐了几句。

    秦王净了手,看着李夏,等她咬完了手里的糖,示意小厮拿了帕子过来,笨拙的给李夏擦了手,又去擦嘴。

    李夏郁闷无比的由着他重一下轻一下的乱擦,唉,她才五岁,五岁!

    秦王又要了块帕子,再擦了一遍,头往后仰,仔细看了看,似乎颇为满意,将帕子甩给小厮,和李夏并肩坐着,李夏甩着腿,看暖阁外挂着的那只八哥跳来跳去叫个不停,秦王也看着那只八哥,看的出了神。

    “王爷,时辰差不多了。”陆仪瞄着时辰,过去几步低声提醒。

    “走吧。”秦王站起来,弯下腰刚要伸出手,李夏已经自己跳下来了,秦王手伸到一半,又缩回去,“下回我带糖给你吃,不过,糖不能多吃,这次就算了,以后不能再多吃了,听到没有?”

    李夏垂着头,一下接一下的点头。

    “不早了,咱们得赶紧,让承影送你弟弟妹妹回去吧。”陆仪看着李文山道。

    李文山犹豫着看了李夏一眼,点了头,“好,就烦劳承影了。”

    承影带着两个小厮,将李夏和李文岚兄妹,以及一大匣子窝丝糖,一起送进县衙后宅,上马出了城,追上众人,往杭州城回去。

    ………………

    明绍平和郑漕司一行,一路打马狂奔到横山县,直奔凭栏院,路上正好和送李夏和李文岚回县衙后宅的承影错过,赶到凭栏院时,凭栏院里,茶还温热,点心尚在,人却早已经走的没影儿了。

    李文林累的有上气没下气,浑身上下疼的心眼里就一个疼字,哪还能想得起来这横山县衙里,还有个他三叔,他不好过门不放这件事。

    明绍平和郑漕司见秦王等人刚刚离开,一门心思急急的想要追上去。

    一行人,谁都没想起来这横山县令是李文林他三叔这件事,忘了个一干二净,不过,就是没忘,他们也顾不上了。

    好在,李县令根本不知道这一趟的过门不入,他就不知道李文林到过杭州城这件事。

    ………………

    夜色迷蒙,杭州城里,临着西湖,以风景绝佳著称的酒肆庆丰楼,今天被帅司府包了场,整个二楼,几乎打通成一间,正对着西湖的一面,并排摆着两张桌子。

    楼上,这会儿已经十分热闹了。

    罗帅司坐在旁边椅子上,和林宪司、王同知说着话,一壶接一壶的喝着茶。

    王同知一边用尽全力说说笑笑,让气氛显的活络轻松,一边焦急的时不时瞄一眼楼梯口,再瞄一眼满屋的官员。

    今天这楼上,这座杭州城里数得上的官员,除了正在练兵实在走不开的副使关铨,和说是去迎接明大少爷的郑漕司,其余的人,都到齐了,已经等了大半个时辰了。

    一个管事一头热汗跑上楼,径直走到罗帅司旁边,俯耳禀报:“帅司,到处都找了,郑漕司两三个时辰前,就到北门外迎着了,守门的厢军说,看到郑漕司接到人了,不过没进城,沿着城外往东去了。”

    顿了顿,管事声音低下去不少,“听说,王爷午时前后出的府,先说去鸡笼寺吃素斋,过寺没进,说是又往横山县去了。”

    罗帅司凝神听着,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让人守在南门外等着,明公子到了,立刻禀报。”

    管事答应一声,垂手退下。

    林宪司斜着罗帅司,晃着脚,似笑非笑的看着笑话儿。罗帅司只当没看见。

    王同知听到了几句,脸上春风依旧,心里却忍不住替罗帅司尴尬,明公子人不到,好歹也要打发个人过来打个招呼,说一声吧。现在,是等,还是不等?不能再等了,王同知瞄着罗帅司的神情,再瞄一圈四周……

    “时候差不多了,帅司,可以开宴了吧?我可饿坏了。”

    王同知收了折扇,在手上拍的啪啪响,假假的抱怨道。见罗帅司笑着站起来,急忙扬声招呼大家,“都入座入座,今儿个帅司请咱们赏这西湖夜景,这机会可是难得之极。”

    林宪司最后一个站起来,一边笑一边跟在罗帅司身后入座。

    众官员几乎个个是人精,随着王同知的招呼,很快入座。努力说笑,活跃气氛,谁都没提明家大公子,不提罗帅司今天为什么请客,只努力说笑,就算不能化解,也一定要忽略掉那股子大家都感受到了,其实是人人尴尬的忿然味儿。

    宴席散的很早,回到帅司府,罗帅司在书房廊下站了好一会儿,吩咐去请姚参议过来说话。

    晚上接风宴的事,姚参议已经听说了,进来先打量罗帅司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