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十八章 吃糖吃糖

第六十八章 吃糖吃糖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文岚围着古六转着圈仰着头,抖落着全身的仰慕却又不敢多说话。

    李夏看不下眼,又没办法,干脆一眼不看他,牵着陆仪的手,坐到摆满了点心果品的桌子旁,从陆仪拿到她面前的碟子里拿了块窝丝糖,一下一下专心的舔着。

    金拙言看了一会儿,收了折扇,过来坐到李夏旁边,也拿了块窝丝糖,仔细看了看,再看看认真专注,一脸享受的舔着糖的李夏,举着糖和陆仪道:“这有什么好吃的?你看她这样子,这有什么好吃的?”

    陆仪失笑,“世子爷,她才五岁。”

    “这是糖,小孩子不能多吃。”金拙言又看了一会儿,放下手里的窝丝糖,从李夏手里抢过那块舔的一半粘粘糊糊的糖块,扔进碟子里,伸手拿过碟金丝乌梅放到李夏面前,“吃这个。”

    李夏怯怯的看了他一眼,伸手抓了只金丝乌梅,慢慢滑下椅子,伸手拉住陆仪的衣服,躲到了陆仪身后。

    李文山已经洗好进来,一眼看到一幅胆怯模样躲在陆仪身后的李夏,忙伸手去抱她,“阿夏没事吧?”

    “那糖吃多了不好,我又没怎么着她。”金拙言羞恼怒交加,一脸忿忿,猛的抖开折扇,摇的哗哗乱响。

    “我妹妹胆子小,世子爷煞气重。”李文山陪笑说了句,伸手拿了桌子上那碟子窝丝糖,牵着李夏走到暖阁一角的矮榻上,抱她坐好,将那碟子窝丝糖放到她怀里。

    李夏看了五哥一眼,示意他自己没事,让他不用多管自己。

    金拙言的忿忿更浓了,回身坐到秦王榻前的扶手椅上,啪啪的摇扇子。

    秦王看着他的忿忿,心情却好象好了些,懒懒散散的站起来,在暖阁慢悠悠晃了几圈,坐到了李夏旁边,伸手从她怀里的碟子里拿了块窝丝糖,举起看着她,“能不能让我吃一块?”

    李夏点头,秦王将窝丝糖扔进嘴里。

    李夏侧头看着秦王,将碟子挪了挪,往他那边放过去。

    和上次她见他相比,他好象突然多了一层沧桑之意,眉宇间那抹阴郁浓的化不开。

    出什么事了?

    李夏心里狐疑顿起,他这个样子,这种变化,好象经历过什么大变一样。

    秦王咬着窝丝糖,看着专注而困惑的看着他的李夏,挪了挪,上身往下塌,侧头看着李夏,尽力和她平视说话,“不认识我了?”

    李夏点了下头,又赶紧摇头,细声细气道:“认识。”

    秦王笑起来,抬手在李夏头上按了按,“真认识啊?”

    李夏点头,当然是真认识,认的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

    “真认识?那你知道我姓什么?”秦王又拿块窝丝糖,学着李夏用舌尖舔了下。

    “姓……”李夏有几分游疑,她这个眼看着就要六岁的年纪,是该知道他姓什么,还是不该知道?六岁,好象也不算太小了。“程。”

    “咦。”秦王一脸的不知道是真惊讶,还是装惊讶,“你真知道?真聪明,谁告诉你的?你五哥?”

    李夏点了下头。

    秦王头往下低,仔细看着游疑中带着丝丝胆怯的李夏,“你怕我?怕鹦哥儿?”秦王手指指向金拙言。

    金拙言一根眉毛往上高高挑着,斜着秦王,隐隐有几分要错牙的意味。

    她不怕他,她真怕金拙言,她没能掩饰好……在他们面前,要想完全掩饰住,一丝儿不露,好象不怎么容易……

    李夏摇头,又点头。

    “不怕我?”秦王指着自己的鼻尖,李夏点头。

    “怕他?”秦王指向金拙言,李夏再点头。

    秦王笑起来,看看李夏,再看看金拙言,再看一个来回,指着金拙言,“你看看你,把人家小姑娘吓成这样,吃块糖都得躲到这里。”

    金拙言用力摇着折扇,拧头看向暖阁外,没理秦王。

    “不用怕,有我呢。”秦王回头和李夏说话,李夏点了下头,接着专心舔她的糖。

    “这糖……好吃?”秦王举着手里那块舔了两下的糖,再看看专注舔糖的李夏,十分不解。“真是小孩子。”

    李夏不说话。

    秦王举着糖,左看右看,小厮急忙上前,接过了那块糖,递过帕子给他净手。

    “你知道他姓什么吗?”秦王看了一会儿,指着金拙言。再找话题,和这么大的孩子聊天,他有点儿狗咬刺猬无处下口的感觉。

    “金。”李夏迟疑了下,低低答了一个字。

    “那他呢?”

    “陆。”

    “他?”

    “古。”

    秦王指了一圈,李夏答了三个字。

    “你真聪明。”秦王由衷的赞叹了句,李夏用力将窝丝糖咬下了一块。

    秦王问了一圈,又没话了,看着开始一块块咬着吃糖的李夏,看着她咬的香甜无比,看了好一会儿,叹了口气,“我要是象你这么大就好了。”

    李夏一个愣神,这话……意味深长……

    秦王看着仰头看着他,不停的扑闪着长长眼睫的李夏,伸手指轻轻碰了碰李夏的眼睫,“听不懂了?我是说,象你现在这么大,多可爱。”

    李夏揉了揉眼,接着咬窝丝糖,她是不怎么懂,他出了什么事了?

    “金鹦哥儿说的对,这糖吃多了不好。”秦王看着低着头只顾咬糖的李夏,接着没话找话。

    李夏将碟子往怀里拉了拉。

    秦王失笑出声,“你别怕,我就说说,你喜欢吃就吃。我小时候也喜欢吃糖,不过不是这种糖,下次我带一匣子给你,比这个好吃。”

    李夏垂着头点了点,宫里的点心很好吃,可糖……宫里有糖吗?

    秦王看着专心吃糖吃的看起来香甜无比的李夏,犹豫了下,伸手掂了块窝丝糖,扔进嘴里,慢慢嚼着,吃了一块,又拿了一块,这窝丝糖,味道好象还不错么。

    李夏将碟子往秦王那边挪了挪,秦王吃了一块又拿一块,再吃一块,李夏远没有他吃的快,等李夏咬完手里的糖,再拿一块时,秦王伸手拿走了最后一块糖,正要扔嘴里,一看碟子空了,忙将最后一块糖又放回碟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