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十七章 追而求之难

第六十七章 追而求之难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迎着车队,一人一骑狂奔而来,冲到车队一半,勒转马头,高声叫道:“可是明爷的车队?小的奉郑漕司差遣,从杭州城过来,迎接明爷。”

    靠前面的一辆大车帘子掀起,明尚书明振邦长子明绍平探头出来,“是我,什么事这么急?”

    “大少爷,”长随急忙催马靠近,俯身靠近明绍平,“漕司得了信儿,王爷中午要到鸡笼寺吃素斋,打发小的赶紧过来迎一迎,大少爷……”

    长随话没说完,明绍平眼睛就亮闪起来,欠身问道:“离杭州城还有多远?”

    “还有不到五十里。”前面管事急忙答道。

    “赶紧,停车!换马!”明绍平急切的吩咐道。

    车队立刻停下,护卫牵了马过来,明绍平叫上李文林,一起上了马,带着十几个小厮护卫,跟着郑漕司遣来的长随,往杭州城疾驰而去。

    不过半个来时辰,明绍平一行就奔到了杭州城北门外。

    郑漕司已经带着人迎出城门外一两里,远远看着明绍平一行飞马而来,脸上透着喜色,急忙迎上去,也不下马,拱手见了礼,直截了当道:“实在是机会难得,大少爷来的真是快,咱们赶紧走,从城外绕过去要快不少。”

    明绍平额头全是汗,顾不得多寒暄,“多谢漕司,赶紧走吧。”

    一行人快马加鞭,绕过半个杭州城,直奔鸡笼寺。

    一口气跑到已经能清楚的看到鸡笼寺,明绍平勒停了马,掏出帕子擦着一头一脸的热汗,这一口气跑的,里面的小衣已经全部汗透了,却不敢多耽误,从得了王爷要到鸡笼寺吃素斋的信儿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时辰过去了,再晚一晚,说不定王爷就吃完回去了。

    郑漕司也赶紧一把一把擦了汗,略略整理了下自己的衣着,再仔细看了几眼明绍平,替他理了几处衣服,这才一起勒着马,不紧不慢的到了鸡笼寺前。

    下了马,明大少爷看着四周,心里就有些凉,这寺外空无一人,只怕王爷已经吃好素斋,回去了。

    郑漕司一颗心也沉沉的往下落,也不吩咐小厮,自己跳下马,紧跑几步,一脚踩进寺门,迎面正好看到一个长眉白发的老和尚,郑漕司忙稽首问道:“法师,这寺里来用素斋的贵人走了没有?”

    老和尚耳朵好象不怎么好使,侧头听着,双手合什,冲郑漕司连连点着头,一路后退,退进山门,一个转身,走的飞快。

    郑漕司一时愣了,赶紧跟进去,只见老和尚正冲厢房门口站着的一个中年和尚用力挥着手。

    中年和尚看到老和尚挥手的同时,也看到郑漕司了,急忙陪着一脸笑,一路小跑急迎上来,远远的双手合什见着礼,“是漕司来了,小寺蓬荜生辉。”

    “王爷过来用素斋没有?走了没有?”郑漕司没心情跟知客僧客套,直截了当的问道。

    知客僧一个怔神,急忙欠身陪笑答话:“一个多时辰前,打发人来说过,要过来吃素斋,让小寺准备几样洁净的斋菜,后来又打发人来说,不过来了。”

    郑渍司的脸沉了下来,顾不上理会知客僧,急忙转身,明绍平已经跟进来,听到了知客僧的话,紧拧眉头问道:“王爷去哪儿了用午膳了?提到没有?”

    “那倒没听说起,漕司也知道,贵人们身边侍候的人,从不多嘴。”知客僧赶紧陪笑答话。

    明绍平转身和郑漕司一起出了鸡笼寺,郑漕司急急招手,叫过长随吩咐:“赶紧去问问,王爷是回去了,还是到别的地方用午膳去了,快去!”

    长随去了没多大会儿,就一路奔跑回来禀报:“那边茶坊,说是看到一群锦衣华服的公子哥儿,好象商量着要去临安城还是横山县,茶坊掌柜说走的时候好象还没商量好,奔着临安城方向去了。”

    横山县!明绍平眼睛一亮,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累的扶着两个小厮,几乎站不住的李文林,再看向郑漕司笑道:“听说王爷最爱吃横山县凭栏院的龙井虾仁?”

    “是,这大半年,去了好几趟了,咱们赶紧走,王爷去横山县,李家哥儿必定陪着去了。”郑漕司说着,也看向脸色发白、一头一脸热汗的李文林,“大少爷真是想的周到。”

    ………………

    秦王一行,往鸡笼寺稍稍弯了弯,就直奔横山县。

    一行人骑的都是千里挑一的良马,一气儿跑到横山县,也就一个来时辰。

    到了横山县城外,众人放缓马速,长随管事纵马奔往凭栏院安排,秦王舒服的松动了几下肩膀,用马鞭点着李文山,“去把你弟弟妹妹接过来,吃顿好吃的。”

    古六噗一声哈哈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拍着李文山的肩膀,“我没笑你……你快去……”

    陆仪一脸无奈的笑,吩咐承影,“你跟五爷过去,别多惊动了人。”

    金拙言正在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

    李夏看到热汗腾腾的五哥,吓了一跳,听五哥说秦王又到凭栏院吃虾仁来了,小眉头皱起,犯起了嘀咕,这个时候跑到这里来吃虾仁,中间还虚晃一枪去什么鸡笼寺……

    嗯,去看看吧,这中间说不定有什么事,五哥这个粗心眼子,只怕看不出来。

    ………………

    秦王和金拙言几个,在凭栏院净了手脸,众小厮长随侍候秦王换下濡湿的衣服,秦王刚刚舒舒服服的歪到榻上,李文山就带着李夏和李文岚进来了。

    古六离的老远,就冲李夏和李文岚招着手,示意他俩过来。

    金拙言站在暖阁里,慢慢摇着折扇,居高临下的看着牵成一串的三人。

    陆仪迎出来,看着李文山一头一脸的汗渍,吩咐小厮含光:“含光带李五爷去洗一洗,六哥儿和阿夏跟我进来吧。”

    李文岚兴奋的两眼放光,眼里只有古六,冲着古六就跑过去。古六少爷是他的偶像。

    李夏牵着陆仪的手,步子稳稳的进了暖阁。

    秦王歪在榻上,抿着杯茶出神,仿佛没看到李文山带着弟弟妹妹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