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十六章 从狼嘴到虎口

第六十六章 从狼嘴到虎口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听了几句,一颗心就沉沉的往下掉,京城府里曾经跟明振邦这样亲近过?

    她对现在这位礼部尚书明振邦知道的不多。

    明振邦和江家是姻亲,是最早也是旗帜最鲜明的太子党。立太子这件事,就是他的主导。治平十七年春闱,明振邦点了主考,放榜一个月后,明振邦被人揭出在春闱大肆舞弊。

    那一年,正好皇上在年里年外生了一场不算小的病……

    御史的弹劾折子上,说他居心叵测,有谋反之意。

    明家被抄家灭了族,她进宫时,明家早就凋零殆尽了。

    这桩舞弊案,太子一系损失惨重,甚至连累的太子差点被废,太子一系的由盛而衰以至覆灭,这桩案子是转折点……

    今年是治平十三年,离十七年还很有几年,可又很近了。

    李夏紧紧抿着嘴。

    大伯让五哥和秦先生斟酌着办,那就是说,李文林跟随而来,以及京城府里的态度,同样是大伯的态度,至少大伯不反对……大伯已经站进了太子党,附在了明尚书身边……

    李夏只觉得后背一片阴寒,她不知道大伯曾经站进太子一党中。

    从前那一世,大伯受阿爹牵连被贬,这会儿再看,那不是祸,是福……

    她和五哥费尽心力让一家人躲过了初一,却迎来了十五!

    “……阿夏?阿夏!你脸色不对,怎么了?”李文山正说着话,见李夏脸色苍白,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没事。”李夏想笑却没能笑出来,“你说你的,我听着呢。”

    “真没事?”李文山站起来,转个方向,仔细看着李夏,李夏伸手推着他坐下,“没事,你接着说,我听着呢。”

    “没事就好,先生说,太后和王爷在杭州城住了将近一年,一个请见的官员也没召见过,明家大少爷肯定要请见,肯定知道请见也见不着,所以才把三哥带过来,三哥来,我总归要见一面的,不见说不过去。

    三哥见我,明大少爷当然也就见到了我,先生说,明大少爷大概会问我点什么话,或是让我给王爷捎几句什么话。”

    李文山重新坐下,接着说了秦先生的话。

    “你说的对,老三来,你不能不见。”李夏随口应了句。

    大伯做事谨慎,甚至有些思虑过多,从前大伯被贬之后,就几乎和明振邦舞弊谋反一案全无瓜葛,那就是说,大伯站了队,但并不深入,至少现在还没有深入……

    “……阿夏,三哥是个什么样的人?不知道他会问什么,要是托我捎什么话,我是觉得不能捎话,不知道三哥会不会跟我恼。”李文山有几分发愁,这会儿的他,对京城伯府,对李家诸人,感觉相当的好。

    “三哥……”李夏收回心神,“二伯是个志大才疏的,三哥么,才和二伯一样的疏,不过,好在志不象二伯那么大。这话不能捎,你不用管他恼不恼,他问……”

    李夏顿住,得把大伯从太子党、从明振邦身边拉回来!她不能让她们一家前脚离狼嘴,后脚进虎口!

    “五哥,明家大公子今天傍晚到杭州城,你明天一早就启程回去,先去找陆仪,把三哥跟着明家大公子过来这事告诉他,问他,要是三哥问起王爷,你该怎么说。”

    李文山一怔,随即答应:“好,那先生那边……”

    “这事不用跟他说,五哥,明……”李夏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这些事不能告诉五哥,五哥毕竟只有十五六岁,又不是个心机深沉的,他藏得住话,却做不到不动声色。他身边那几个,至少陆仪和金拙言,特别是金拙言,都是人精中的人精,万一被他们看出点儿什么,那就是灭顶的大祸……

    “怎么了?”李文山等了一会儿,见李夏不往下说了,追问了句。

    “没什么,我是想跟你说,第一,大伯对咱们好,是因为大伯还算是个明白人,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二来,大伯是看中你入了秦王的法眼,以后前程无量,并不是真拿你当儿子、侄子那样疼爱。

    第二,伯府其它人,不象大伯和大伯娘这样明白,钟婆子的话,也有那么一两分是真的,那府里,确实有不少人是恨不能一巴掌把咱们一家子抹没了的,特别是祖父。”

    “祖父?”李文山眼睛都瞪圆了。

    李夏阴着脸嗯了一声。

    李文山呆了好半晌,突然一声长叹,“唉,阿爹真可怜。”

    ………………

    午初刚过,陆仪进了秦王的院子,穿过垂花门,就看到正屋门前,廊下摆着张小茶桌,秦王正和金拙言一边一个坐着喝茶说话。

    金拙言还好,秦王看起来,整个人都笼在一层阴郁里。

    见陆仪进来,秦王有几分懒散的往后靠进椅背里,看着陆仪问道:“你不是说去看关铨练兵,要看一天?”

    “一件小事,想着还是赶紧跟王爷禀一声的好。”陆仪在离秦王三四步远站住,侧身坐到檐廊下的鹅颈椅上,和秦王平视说话。

    金拙言倒了杯茶,起身递给陆仪。

    “刚刚李文山找到我,说永宁伯府老三李文林,和明绍平一起来了杭州城,传了话要见他,李文山问我,要是李文林问起王爷,他该怎么答。”陆仪接过茶,看着秦王,直截了当的禀报道。

    秦王听的一根眉毛挑了起来,金拙言嘴角往下扯了又扯,“果然是个面憨心鬼的。”

    “李学璋一向谨慎有余……立太子这事,果然是件极能壮胆的好事儿。”秦王语带讥讽,“明绍平现在到哪儿了?”

    “再有两个时辰,就能进杭州城了。罗帅司已经在庆丰楼备下了晚宴,给他们接风洗尘。”

    “嗯,走,咱们去鸡笼寺吃素斋。”秦王站起来,哗的抖开折扇,一边往外走,一边吩咐紧跟上来的陆仪,“给他们透个信儿。还有,叫上李五。”

    ………………

    杭州城外四五十里的驿路上,一支车队正一路小跑的朝着杭州城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