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六十五章 京城来了位李三爷

第六十五章 京城来了位李三爷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嘀嘀咕咕将那桩分产的案子,连带其它几件小事说了,“……阿爹就是个书呆子,唉,也是,从小被钟婆子当狗一样养大,那府里又都是只教坏不教好的,书本上没有的东西,没有人教,也没有能跟着学的人,阿爹又笨,唉!也不能全怪他。”

    李文山听的一个劲儿的挠头。

    “还有,阿爹那双眼啊,真是白长了,有跟没有一个样儿,他眼里,就是陈师爷好,他怎么能看陈师爷比郭师爷好呢?真是把我给闷死了,你说他是从哪儿看的?

    这就不说了,有眼无珠的人多了,也不少他一个。

    可他什么事都先跟陈师爷商量,什么事都得叫上陈师爷,这叫什么事儿?

    他手底下这两个师爷,是有分工的,连阿娘都知道……不是,连小九儿都知道,吃什么这事找唐婆子,要月钱这事找洪嬷嬷,阿爹怎么就不知道陈师爷只管钱粮,刑名是郭师爷的事儿呢?怎么能自己先混淆错乱了职责呢?”

    李夏越说越气,小胖手拍着胸口,“五哥,我真是要被阿爹气死了,幸亏这两个师爷后头都有人,两个师爷也都知道对方的底细。阿爹乱来,两个师爷不乱来,要不是这样,唉,怪不得从前……就阿爹这样的,没有祸也得招来一堆祸!”

    李文山听的连连眨眼,李夏生气,他却愁上了,“那怎么办?秦先生说过,这地方官最不好做,入主中枢须得历经州县,就是因为地方官不好做,一不小心就是大祸,阿爹这样……”

    “唉,这一任肯定没事,上头这么照应,不能再照应了。衙门里两位师爷又是这样,阿爹就是滩烂泥,也照样能架成神像,阿爹比烂泥总归好一点,就是下一任……我是发愁下一任。”

    李夏托着腮,一声接一声的叹气。

    阿爹官位太低,对五哥和他们兄妹几个都大大不利,可阿爹这样,怎么往上走?就算往上硬走上去,这风险也太大了,唉!

    “这一任还有两年多呢,阿爹又不笨,就是以前没经历过,两年多,说不定就学出来了呢?你说是吧?”李文山说是安慰李夏,其实倒不如说是安慰自己。

    “你说的对,反正想也没用。”李夏垂头丧气。

    从前五哥总说阿爹怎么怎么好,她一直以为,那桩案子,是阿爹被人坑害了,现在看,她这个阿爹,哪里用得着别人坑,他自己坑自己就足够了。

    ………………

    秦先生在杭州多呆了一天,往罗帅司等几处送了暖炉礼,和几位旧友聚在一起,吃了顿暖炉酒,各处打点应付好,才不急不慢的赶到横山县。

    晚上,又请郭胜和陈师爷吃了暖炉酒,直到夜色深垂,才回到自己租住的那间小院子。

    刚净了手脸,换了居家舒适衣服,歪在榻上,抿着茶准备看一会儿书,小厮在门外禀报,赵大来了。

    秦先生心里一跳,急忙吩咐请进来。

    赵大赶的一头一脸的热汗,秦先生忙叫小厮端了热水沐帕过来,赵大洗了一通,又连喝了几杯茶,侧身坐在榻前椅子前,低声道:“事儿紧,就赶的急了些。”

    秦先生听他这么说,忙示意小厮,“到外面看着。”

    小厮退出,赵大接着道:“明家大少爷明天傍晚就能赶进杭州城了。”

    秦先生一怔,一脸疑惑,“他到杭州……”

    “是去明州,采办江娘娘的生辰礼,从杭州弯一弯。”赵大低低解释了句。

    秦先生释然,没说话,只看着赵大,等着他往下说。

    “今天午后,老爷得了明大少爷明天进杭州城的信儿时,才知道咱们家三爷林哥儿,也一起跟过来了。”赵大带着丝丝苦笑,“老爷说,明大少爷绕道杭州城,必定是想见一见太后,至少见王爷一面,带上咱们三爷……”

    赵大看着秦先生,没再往下说。

    太后带着秦王暂居杭州城,北上南下的官员,经过的绕道的,来请见的多如牛毛,可太后和秦王一个也没召见过。

    明大少爷这一趟,带上了李家三爷李文林,这是有备而来了。

    秦先生面色阴沉,沉默片刻,看着赵大问道:“漕司是什么意思?”

    “漕司说,请先生和五爷斟酌。”

    “跟漕司说,我知道了。”沉默了一会儿,秦先生沉声应了句。

    “是,我回去了,先生留步。”赵大站起来,拱手告辞。

    秦先生背着手站在廊下,怔怔出了好一会儿神,才转身进了屋。

    ………………

    隔天一大早,李文山就被秦先生差人请了过去。

    郭胜站在衙门口,看着秦先生的小厮从衙门口过去,不大会儿,李文山跟着小厮,脚步急匆的经过衙门口。

    郭胜进去衙门里,片刻,捏了只紫砂小壶出来,站在衙门口,背着一只手,慢慢啜着茶,好象在享受这清晨难得的闲暇时光。

    也就两刻来钟的样子,李文山就回来了,拧着眉头,脚步急匆,看在郭胜眼里,有一种乳燕投林的感觉。

    郭胜慢慢踱出衙门,看着李文山转个弯,往县衙后门去了,在衙门口踱了几步,慢腾腾转身进去衙门里了。

    李文山进了县衙后门,连走带跑,一头扎进上房,没看到李夏,转身出来,三步两步往自己书房过去。

    李夏正站在圆凳上,掂着脚尖够书架上面的一本书。

    “阿夏!”李文山一声喊,吓的刚刚够到书的李夏差点摔下来,连摇了好几摇才站稳。

    李文山绕过桌子,绕过椅子,一把抱住李夏时,李夏已经站稳了。

    李文山把她放到书桌上,低头看她手里的书,“这是什么?圣训?你看这干什么?最没意思的书。阿夏,有件要紧的事。”

    李文山拧着眉头,拉过扶手椅,坐到李夏对面。

    “大伯的事?”

    刚才是秦先生把他叫过去的,李文山说有事,李夏头一个就想到了大伯。

    “不是,也算是。”李文山将秦先生说的事说了,“……先生说大伯也是刚知道,立刻就打发人过来说了,说是大伯说了,让先生和我斟酌着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