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十九章 大江大河走一走

第五十九章 大江大河走一走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罗仲生可真会周全,他这碗水倒是端的平。”秦王完全是看热闹的心情,“太子都立了……也是,立了太子又怎么样?关铨的军粮断顿了?又没断他军粮,他管那么多干嘛?扯呗。”

    陆仪看着他,“太后的意思,您是先皇之子,今上之弟,又身在王位,与公与私,您都该为国分忧。”

    “这话是阿娘让你说的?”秦王脸色有几分阴沉,陆仪看着他,一脸的你说呢?

    ………………

    洪嬷嬷从后角门进来,紧绷的脸上透着隐隐的仓皇和恐惧,迈过门槛,也不知道是脚软了,还是绊着什么了,竟踉跄了几步,差点摔倒。

    李夏坐在石榴树枝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小九儿说着话,看着仓皇的根本掩不住的洪嬷嬷,从树上跳下来,“你去厨房帮忙吧,我回去写字了。”

    李夏跟在洪嬷嬷身后,一蹦一跳到了上房门口,坐在门口鹅颈椅上做针线的苏叶看她要进屋,急忙扬声道:“姑娘,九姐儿来了。”

    李夏侧头看了她一眼,笑着冲她挥了挥手,这个望风的,是多么生疏硬涩啊。

    “到厢房去找你六哥……”李冬急忙掀帘出来,李夏灵巧的绕过她,跳进门槛,“不找六哥,我来拿九连环。”

    屋里,刚要开口的洪嬷嬷停住话,看到李夏,松了口气,和徐太太往里面挪了挪,低低道:“刚刚,是那个下人,说是过江的时候,就碰上大暴雨,又有猪龙婆,一场大灾,找了两三天,没能找到。”

    李夏仿佛压根没留意洪嬷嬷的话,爬到榻上拿了九连环,蹦蹦跳跳出了屋,拿了只小杌子过来,坐在门口解九连环。

    “死了?”是徐太太的声音,喉咙发紧。

    “嗯。”洪嬷嬷这喉咙紧的不比徐太太好,“没明说,只说没找到,我也这么问了,吉大说,江水急,又到处是猪龙婆……不过还在找。”

    “阿娘。”李冬低低的声音里透着丝丝颤抖,“这么巧……”

    “瞧姑娘这话说的!”洪嬷嬷声音不高却有些尖利刺耳,“那过江,都是九死一生,巧什么巧?太太,你看这事……老爷那边……老爷是个牛心左性的,要是糊涂浆子上来,拼了命的要去找……咱们这家里,已经精穷了。”

    “这事……还在找呢,还说不上来,暂时……老爷正忙着常平仓的事,这几夜都睡不好,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远在江里,倒是把他自己煎熬病了,咱们这一大家子,全靠着他呢,这事,先别跟他说。”

    徐太太说了一大通,这不是说给洪嬷嬷听,这是说给她自己听的。

    李夏解下一个环,举着来,笑眯眯看着,她阿娘,有长进了么。

    ………………

    李县令这几天确实因为核查常平仓的事,焦头烂额。

    核查常平仓是例行公务,在太原府时,他也过去帮过几回忙,可没想到这一回核查,帐上库里混乱不说,上头竟然顶着户部、兵部、帅司、漕司、宪司……诸司俱全,他本来就不擅长应对这些,核查才到一半,就头大如斗。

    好在,这常平仓存粮和帐上相差不多,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李县令送走来核对历年帐册的漕司府书办,长长松了口气,抬手揉着太阳穴,揉了好一会儿,才觉得没那么头昏脑涨了,看看时辰差不多了,出了签押房,回后宅吃午饭。

    刚走了没几步,一个掌柜打扮的中年人,缩手缩脚的进来,伸长脖子四下张望。

    “你找谁?”李县令站住问道。这会儿已经午时过了,县衙空无一人,诸人都回去吃饭了。

    “小的找卜师爷。”中年人不停的哈着腰,恭敬里透着小意。

    “公事还是私事?”李县令听说找卜师爷,语调顿时温和了不少。

    “公……算是私事吧。”中年人口齿含糊,目光躲闪,一幅心虚无比的模样。

    李县令看的有几分犯疑,“什么事?你是谁?”

    “没什么……小的……小的是大德粮行的管事,也没什么大事,卜师爷叫小的来说一说陈粮的事,都是小事,小的回头再来寻卜师爷。”中年人神情更加仓皇了,转身要走。

    “你等等!”这人仓皇成这样,李县令再怎么不精明,也看出不对了,“哪儿来的陈粮?这不是小事,我姓李,横山县令,有什么事,你跟我说!”

    “没没没……”中年人吓的眼睛都直了,“小人昏了头!没有陈粮!小人也不是大德粮行的管事,小人不是来找卜……小人……”中年人话没说完,转身就逃。

    “你站住!”李县令紧追几步,可他哪儿追得上跑的比兔子还快的中年人。

    李县令在衙门外呆站了片刻,转身进来,背着手,一边往后宅走,一边想着那中年人的话,大德粮行,陈粮……只能出自常平仓,可常平仓今年只核查,没说要出陈粮入新粮……就算出陈粮,两浙路的陈粮,上头有规矩,全部由茂昌行收运……

    卜师爷……定平府那事……五哥儿跟他说过好几回,这两个师爷不是好人……

    李县令呆站住,片刻,只觉得腿软心慌,急忙伸手扶住旁边的假山石,他这双眼睛……他是个瞎子!

    ………………

    李文山是被秦先生叫回横山县的。李县令病倒了。

    李文山一路快马急鞭,急急忙忙冲进李县令那间书房时,秦先生正和李县令说着话。

    “阿爹没事,又误了你的功课……”见儿子冲进来,半躺半坐在床上李县令直起上身,愧疚不已。

    “五郎是个孝子,你病着,他哪有心思读书。”秦先生不动声色的点了句,对这位李县令,凡事都得多说一句,这个孝字,可比五郎的功课要紧多了。

    “那两个师爷?”李文山见他爹还好,松了口气问道。

    “唉!”李县令一声长叹,抬手捂住了脸。

    “幸好你阿爹觉察得早。横山县常平仓存粮比帐上多了四成,都是开春后户部调进来的当年新粮,卜怀义和陆有德既贪又蠢,不明就里,就以为是一注大财,找了大德粮行,准备将库里的存粮卖掉六成,大德粮行的管事来寻卜怀义,正巧被你阿爹撞上,真是时也运也,老天保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