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十七章 刺心的话得说

第五十七章 刺心的话得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托大老爷的福。”洪嬷嬷知道秦先生的来历,阿弥陀佛谢了一句,“菩萨保佑,我们老爷总算……唉!也是读过好些书的人,大理儿都能错成那样,大老爷那是正经的血脉兄弟,打断骨头连着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兄弟,再怎么着,也得比外人亲吧……我这碎嘴……那我回去了,那婆子的事,就烦劳吉爷了。”

    洪嬷嬷放了心,也不多逗留,从客栈出来回去了。

    徐太太安了心,心里那份激动和高兴,无论如何平伏不下去,一夜没睡也没什么困意,看着蜷在榻上,沉沉睡着的李冬,一边做针线,一边和洪嬷嬷低低说着话儿。

    “……她一出手就是一百两银子,这个家都被她搬空了,几个孩子,也就山哥儿穿过几件新衣服……咱们这个家,生生被她祸害了十几年,老天总算开了眼……”徐太太缝着手里旧衣服料子,感慨万千。

    “太太,我说几句实话,您可别恼。”洪嬷嬷一边用手指掐衣服边儿,一边低声道:“这个家被她祸害,太太得担七分的责。”

    徐太太一愣。

    洪嬷嬷抬眼皮瞄了她一眼,“她偷太太嫁妆,不是一回两回,太太也知道,回回太太都是怎么说的?太太出嫁前,老太太交待过不只一回,那三从四德,讲的是大理大节,不是事事顺从,女人掌家,自己得先有个主心骨,那婆子什么样人,太太不知道?”

    “我就是知道,又能怎么样……”徐太太被洪嬷嬷这几句极不客气的话说的浑身不自在,强笑着分辩了一句,就被洪嬷嬷打断,“太太可从来没怎么样,也没想怎么样过,看看现在,太太真想动手了,这不就送走了?太太可不是不能,从前您那是什么也没做过!”

    徐太太被洪嬷嬷这几句话堵的张口结舌。

    “太太,话说到这儿,不怕您恼,我再多说两句。

    太太,您是当娘的人,您得刚强起来,不为了自己,您也得为了哥儿姐儿。都说为母则强,太太不刚强起来,难道您眼睁睁看着姐儿被塞到人家床上,生米做成熟饭给人家当妾?能眼睁睁看着……”

    “嬷嬷别说了。”徐太太抖着声音打断了洪嬷嬷的话。

    洪嬷嬷那句姐儿被塞到人家床上,她多想了一点点,简直心如刀绞。

    “我知道了,我……从前是我糊涂,总觉得,有老爷,凡事……”

    “太太也真是。”洪嬷嬷一声晒笑,“这男人……太太当年在家里时,从老太太、大太太,到那位六堂婶子,哪一个不是自己先立起来,才过得下去的?别的不说,老太太要是象太太这样,凡事都有老爷呢,能活几年?太太福运好,老爷没纳几个小妾,这家里真有几个心头肉掌中宝,太太还敢说这句凡事都有老爷?”

    徐太太脸色青白,洪嬷嬷看着她的脸色,咬咬牙接着道:“远了不说,就眼前这事,太太自己扪心想想,这要不是五哥儿顶在了前头,冬姐儿能逃过这一劫不能?要不是又生出五哥儿的事,冬姐儿这会儿……还不知道在谁床上呢。”

    徐太太嘴唇抖个不停。

    洪嬷嬷长叹了口气,“太太,不是我说话难听,哥儿姐儿摊上老爷那样的糊涂爹,这命就够苦的了,偏偏太太还要往自己眼上抹狗血,一层一层的抹,凡事都装看不见,缩着脖子一心一意三从四德,哥儿还好,也不过搭上前程,冬姐儿和夏姐儿,只怕连命都得搭进去。唉!”

    “我……我……”徐太太眼泪横流,“我知道了,嬷嬷……是为了……”

    “我是看着几个孩子可怜,多好的孩子。”洪嬷嬷瞄着泪水崩流的徐太太,“太太可别再糊涂了,俗语儿说,有后娘就有后爹,没娘的孩子穿芦花,这孩子有福没福,全看这娘怎么样。再说,老爷有多糊涂,您刚嫁过来那时候,不就知道了?这么个糊涂浆子,你跟他三从四德……”

    洪嬷嬷不往下说了,一声接一声叹气。

    徐太太看着睡的一动不动的冬姐儿,双手捂着脸,上身一点一点萎下去,头埋在两腿间,压着声音,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

    深受打击以及刺激的李县令和徐太太总算都稍稍平复,歇下了,李文山溜出来,坐在后园小亭子里,和李夏说话。

    “吉大说,洪嬷嬷去找他了,说是不放心钟婆子。”李文山熬了一夜,看起来却是神采奕奕。

    “她说道别,给了唐婆子一百两银子,给了老郑头二十两,还去找了琼花,琼花没敢要她的银子。”李夏晃着腿,这会儿,她发现她这小,也有小的大好处。

    “老郑头不能用了,正好,他年纪也大了,交给秦先生安排。唐婆子连银子带话都交给洪嬷嬷了,她无儿无女,五哥有空去谢她一句,再告诉她,你以后给她养老送终。”

    李夏一边说,李文山一边点头。

    “琼花年纪不小了,让洪嬷嬷安排,这横山县是个过日子的好地方,挑户好人家,就嫁在这里吧。”

    趁着钟婆子这场事,正好看好清理好家里这些人。

    “琼花没要她的银子……”李文山对闷葫芦一般的琼花没什么不好的印象。

    “这银子,钟氏只给了琼花,她可没去找苏叶,为什么?因为她知道她要是给苏叶银子,苏叶肯定会告诉姐姐,或是阿娘,琼花就不会。那就是说,以前,琼花肯定没少听她的话。”李夏微微昂着头。

    李文山皱着眉,以前,这个家里,谁敢不听老太太的话……

    不对!妹妹的意思……李文山呆了呆,脸色微变,半晌,轻轻叹了口气,阿爹身边有梧桐,阿娘身边有个琼花……

    “还有,五哥,你……你以前交待过我:象这样大难临头的时候,最忌东跑西走四处勾连,后手都是未雨绸缪,墙倒的时候,就没有后手了,什么都不能做了,站在旁边冷眼看人心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