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十六章 晚了的后手

第五十六章 晚了的后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嬷嬷,您回扬州的船,我们五爷已经替您找好了,我们五爷吩咐了,让我看着您上船,嘿嘿。”梧桐愉快的笑了几声。

    “我们五爷这可是一片好意,嬷嬷这箱子里……这么重,肯定都是贵重的不能再贵重的物什儿,没人送可不行,上车吧!您放心,我跟赵胜叔这眼珠都不带错的,一定得把您连您这箱子,一块儿送到船上!”

    梧桐在前,连箱子带赵胜一起扯过去,将箱子放上车,语调轻佻愉快的说个不停。

    钟婆子眯眼斜着他,哼了一声,没理他,径直跳上车,抬手将车门帘子甩到车顶上,斜着县衙后宅挑起的屋檐看了一会儿,淡定的移开了目光。

    她不过一时失手,那一窝崽子都是她一手调教出来的,不过打个转儿,她照样回来当这个老太太!

    ………………

    听洪嬷嬷说钟婆子上车走了,徐太太两眼热泪,双手合什,不停念佛。

    李冬笑的合不拢嘴,李文岚拧着眉头,看看阿娘,再看看姐姐,再看看咬着块蜜饯看着他的妹妹,十分纳闷,姨婆走了,不该难过么?

    “我去找五哥。”李夏滑下来,穿了鞋往外走,李冬忙拉住她,“阿夏,你跟五哥说,他和阿爹还没吃早饭呢,问问他要不要给他和阿爹送点吃的过去,还有汤水。”

    李冬说一句,李夏点一下头,她就是去看看五哥儿和阿爹怎么样了。

    “我也去。”李文岚也下来,牵着李夏的手,往前面书房去。

    书房里,李县令坐在李文山惯常坐在扶手椅上,李文山拖着只矮凳坐在他旁边,两个人都不说话,李县令怔怔忡忡、目无焦距的看着屋外的银杏树,李文山塌着肩,一脸苦闷的看着他爹发呆。

    “阿爹,五哥。”李文岚和李夏四条小短腿一起迈进门槛,李夏奔着五哥,“五哥,姐姐说你和阿爹没吃饭。”

    李文岚则扑向李县令,“阿爹阿爹,姨婆走了!姨婆走了!”

    “没事没事。”李县令抱住扑上来的小儿子,“姨婆想家了,她回家去了,没事。”

    “这里不是姨婆的家吗?”李文岚更加纳闷了,李县令被小儿子这句话问的噎了下,挤出丝难看无比的苦笑,“岚哥儿是好孩子,那不是姨婆,不是……等岚哥儿长大……都是阿爹不好。”

    李县令这一句都是阿爹不好,满溢着浓烈的愧疚。

    “阿爹,怎么能……不能全怪阿爹。”李文山瞄着李夏的眼风,“就连……钟氏,也不能说全是她的错,京城,那府里要是不纵容,钟氏一个奴婢,怎么能做得出这样的大恶?阿爹,您别太自责,都过去了,改过来就好了,以后咱们家,肯定越来越好,越来越好。”

    李文山这几句干巴的不能再干巴的话,听的李夏忍不住背过脸翻了几个白眼,暗暗的一声接一声的长叹。

    她五哥这劝人的本事啊,自小到大都没长进过。

    “唉!”李县令定定的看着儿子,一声长长叹息里透着股子浓烈的颓唐,“都说青出于蓝,山哥儿是好孩子,青出于蓝,阿爹枉活了这几十年,还没有山哥儿看的明白,阿爹……不如你,好孩子,有……你们几个,是阿爹的福气,阿爹的福气,都在你们几个。”

    李夏看着她爹,头歪来歪去慢慢的点,她阿爹的福气,确实,都是她们几个……她和五哥身上。

    ………………

    唐婆子站在柴房门口,看着钟婆子出了角门,捏着袖管的手松开,往回走了两步,顿住,伸手又去捏袖管,捏了几下,垂下手甩了甩,大步急走了十来步,猛的又顿住,又抬手捏向袖管……

    唐婆子一路走一路停一路捏,一直捏回到厨房门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站了好一会儿,从门里收回脚,连跺了几下,掉头往上房去找洪嬷嬷。

    洪嬷嬷送走唐婆子,小心的将唐婆子塞给她的银票子袖好,几步进了上房,挨到徐太太身边,将银票子递给她,“太太看看这个,刚才唐婆子找我,就为了这张银票子,这是钟婆子刚才给她的,说让她留心这府里,说她不放心老爷太太,还有哥儿姐儿,让唐婆子常给她捎个话。”

    “她都回扬州了,还怎么捎话!”徐太太捏着那张一百两的银票子,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我去跟……”五哥儿冲到嘴边,又被洪嬷嬷强咽了下去,“太太别急,我出去看看,得看着她上了船……太太放心,说什么也得把这个瘟神远远的送走!我出去看看。”

    “嬷嬷,”徐太太叫住洪嬷嬷,将银票子递给她,“这一百两银子,你还拿给唐婆子,跟她说,我知道她的心,这银子让她拿着用。”

    “太太是个明明白白能持家的人,这是咱们家老太太的话。”洪嬷嬷接过银票子笑道,她嘴里的老太太,是徐太太的祖母霍老太太。

    洪嬷嬷出了角门,兜了个圈子,往黄家老店去寻吉大。

    吉大没在店里,洪嬷嬷等了小半个时辰,吉大急匆匆从外面进来,远远看到洪嬷嬷,忙紧跑几步,“大嫂来了,进来说话。”

    吉大将洪嬷嬷让进包下的小院里,洪嬷嬷一进小院,就急急道:“我急的不行!老爷把那婆子送走了,这事你知道……你肯定知道,我跟你说,那婆子没死心,走前到处撒银子留后手,光送上船不行,得看着那船走了……”

    “嬷嬷别急,嬷嬷放心,五爷交待过,先生也交待过,放心,肯定稳稳妥妥把她送走,嬷嬷只管放心,让人看着呢,既出来了,断没有再让她回去的理儿。”吉大忙笑着答话,宽慰洪嬷嬷。

    “五哥儿交待过了?”洪嬷嬷惊讶了一句,立刻就笑起来,“五哥儿真是……往后,这个家就全靠五哥儿了,吉爷别笑话,我见识少,没经过事,你说的先生,是哥儿刚请的那位秦先生?”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