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十五章 小阴沟里翻一翻

第五十五章 小阴沟里翻一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昨儿晚上,儿子已经让人跟秦先生说了,要是今天没赶回去,就让他到书院给我请个假。”李文山看着他爹,忍着眼泪说正事,“儿子没敢使唤梧桐,老太太……那个钟氏的事,梧桐最知道,阿爹,儿子刚到杭城的时候,梧桐就跟儿子说,老太……那个钟氏让他带我去嫖去赌,她还让梧桐败坏我的名声,说咱们一家是贱种,不配在王爷身边……”

    “你怎么没跟我说?”李县令眼圈又红了。

    “你从来不让说那个钟氏不好,那一回她请神婆子,差点把我折腾死,阿娘说了一句,你说阿娘不孝,我哪敢跟你说?事儿多着呢,还有,上回大伯给咱们的衣服料子,梧桐根本没烧,扛到八字街那家当铺,当了好些银子,都给她了。梧桐说,以前也是这样,京城和大伯送来的东西,都被她倒手卖了,还有好些事,你问梧桐吧。”

    李文山越说越生气,再看他爹,心疼少了,竟然隐隐有了几分痛快之意,该!

    “你叫梧桐进来。”有昨天晚上那番巨大打击垫着底儿,李县令再听到这些事,已经没有太多感觉了。

    李文山出来,迎着洪嬷嬷担忧焦急的目光,放低声音,“没事,让人侍候阿爹洗漱,还有衣服,我去叫梧桐,阿爹要审他。”最后一个审字,李文山加重些声音,又冲洪嬷嬷眨了眨眼。

    洪嬷嬷一颗心彻底落了回去,顿时喜气洋洋盈腮,盈到一半,又急忙捂着脸往回揉,这会儿一脸喜气可不合适。

    “我去叫太太,哥儿快去!快去!”

    李县令洗漱换了衣服,又被徐太太硬逼着喝了碗清鸡汤,精神好多了。

    梧桐跟着李文山进来,心里十分笃定,他不但早就弃暗投了明,还是立了大功的。

    不用李县令多问,梧桐就竹筒倒豆子,从他进府说起,京城送的东西卖到了哪里,多少银子,钟婆子平时怎么骂李县令和他们这一家子,怎么偷太太嫁妆,就连他在太原府时偷考题卖钱这种小事,也统统安到了钟嬷嬷头上,直说的口角喷白沫。

    李县令木然听着,李文山瞄着他爹的脸色,给梧桐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用说了,梧桐领会了李文山的意思,磕了个头,“……老爷,这些事,底下人都知道,当初在太原府时,连咱们家邻居都知道,都说那老虔婆黑心烂肺,拘着老爷一家子给她当孝子贤孙,都说老爷傻……”

    “行了,你退下吧。”李文山打断了梧桐的话,梧桐愉快的答应一声,磕了个头,脚步轻快的退了出去。

    “阿爹,把她送走吧。”李文山坐到李县令旁边。

    “她孤身一人,往哪儿送?她……”李县令心里不混沌了,却是一片彷徨。

    “阿爹。”李文山被他爹这一句话说的心头火上来了,声音也高了上去,“这些年,她祸害咱们,把咱们家都搬空了,梧桐算过一回,说她手里,少说也有两三万银子,阿爹还担心她孤身一人!”

    “好,好好。”李文山声音一高,李县令竟然有几分畏缩,“阿爹没说……她是扬州人,常说哪儿都不如扬州好,就送她回扬州吧,她是奴婢,得给她写张脱籍文书,还有路引,还……”

    “这些小事,阿爹就别操心了,儿子去找……让秦先生帮帮忙,阿爹,你得去见见她,当面说清楚,要不然,她怎么肯走?到哪儿能找到阿爹……咱们家这样的?”

    李县令什么反应,后续该怎么办,李文山早和秦先生商量过,做过若干预案。不过,他爹李县令这里,竟然顺当成这样,实在有点出乎李文山的意料。

    ………………

    钟婆子坐在床上,啪一声抬手打在自己脸上,用力挤了挤眼,又打了一巴掌。

    她昨天酒多了,这会儿还昏昏沉沉,刚才,一定是做梦,这梦怎么这么真枝真叶的……钟婆子又抬手在自己脸上拍了下。

    洪嬷嬷踩着门槛,看着连打了自己几巴掌的钟嬷嬷,心里的痛快就别提了。

    “这会儿就是把脸打肿,也没用了。嬷嬷还是赶紧收拾东西吧,您老人家的浮财多,收拾起来可不容易。老爷太太慈悲,你那银子,虽说都是从这个家里,从太太的嫁妆里偷的,可老爷太太念你往后就是一个人了,许你带走。老爷太太真是慈悲,赶紧收拾吧,一会儿就来人接你走了。”

    洪嬷嬷这几句话说完,神清气爽,扫了眼呆站在屋子正中的小九儿,“你呆在这儿干什么?还不赶紧侍候九姐儿去!要是九姐儿再嫌弃你,我告诉你,你就得到厨房烧火去了。”

    小九儿吓的提着裙子就跑。

    钟婆子不打脸了,从床上下来,呆站了一会儿,转身进了净房。

    净房里,小九儿还没来得及提水送进来,钟婆子面无表情的拿了牙刷清盐帕子沤壶,出门直奔厨房。

    唐婆子和帮佣的粗使婆子还不知道出了事,见她和她们一样,凑着水池子擦牙洗脸,瞪大了一只只眼睛看傻了。

    洗干净脸,钟婆子重又清爽活泛起来,拎着帕子昂头回到自己屋里,从柜子顶上拉了只樟子大箱子下来,收拾好上了锁,换了身干净衣服,悄悄摸了叠银票子塞到怀里,出了屋,冲站在廊下看着她的洪嬷嬷扬声道:“要走了,容我跟大家伙儿道个别。”

    李夏坐在廊下的鹅颈椅背上,甩着腿,看着钟婆子拎着帕子沤壶出来,再回去,再干净清爽淡定自若的出来去道别。

    出了这样的事,这份镇静,这个反应,比她阿爹阿娘要强出好几筹,怪不得她能把阿爹阿娘,把她们一家子握在手心里这么多年……这道别,是要留后手吧……

    李夏跳下鹅颈椅,拉上小九儿,“走,咱们去看道个别,肯定好玩儿。”

    ………………

    钟婆子淡定无比的道了一圈别,梧桐和赵胜已经站在门口等她了,钟婆子指了指那只樟木大箱子,梧桐和赵胜抬着,钟婆子从容淡然的跟在后面,出了后衙角门,一辆马车已经在后角门等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