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十二章 一家子老实人哪

第五十二章 一家子老实人哪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官媒的差使挣钱不说,那可是能传家的,要是能接了这个差使,她就再也不用担心老了病了,侄子一家不愿意侍候她,再怎么好,久病床前无孝子……

    “要是有事寻我,就去后衙找太太的陪房洪嬷嬷。”郭胜瞄着惊喜不已的杨婆子,再交待了一句,转身走了。

    杨婆子提着食盒,一路紧走回到家里,细细理了一遍刚才的事,觉得有些头绪了,看样子,这是后衙那位县令太太,寻了江宁府那位大老爷,联了手,要把钟婆子从她们家里,连根铲走了。

    唉,也是,害了一个不够,现在又要害人家儿子女儿,换了谁也忍不下。

    钟婆子可没少骂那位太太,就因为那位太太和李县令夫妻俩情份极好,那位太太在李县令面前说话挺算数,既然算数,这官媒的事,就应该不是空口说白话……

    杨婆子掂了掂荷包里的十两银子,官媒有没有先不提,这十两银子可是实打实拿在手里了。

    晚上的事,最好早点,赶在晚饭前,那钟婆子酒量好得很,空着肚子容易醉,不吃晚饭,也有空儿多喝点儿酒……

    杨婆子拿定主意,收好那十两银子,拿了两串儿铜钱出来,直奔城东老蔡家去买扒烧整猪头,钟婆子最爱吃这个,地道的扬州味儿。

    ………………

    洪嬷嬷藏在假山后,看着杨婆子一只手提着一小坛子酒,一只手抱着个大油纸包进来,直奔钟婆子屋里,只紧张的手掌心里全是汗。

    晚饭钟婆子没出来吃,徐太太吩咐厨房炒了几样可口小菜,洪嬷嬷又亲自跑了一趟,挑了几坛子最好的黄酒,让人一起送到钟婆子屋里。

    从洪嬷嬷回来说杨婆子来了起,李冬就不停的看着屋角的滴漏,紧张的小脸儿都有点发白。

    李夏坐在榻沿上,晃着腿,有一下没一下的解着只九连环,看着盯着滴漏越看越紧张的姐姐,出去一趟进来一趟再出去一趟再进来一趟的阿娘,以及努力要显的镇静无事,却紧张的走路顺拐的洪嬷嬷,暗暗叹气,她这一家门的老实人哪。

    “嬷嬷,这巧……这哪能赶得上?我就觉得……”徐太太进进出出了四五趟,越想越觉得要赶的这个巧字,实在太难了,越想越没有信心。

    “那吉大说了,这个巧字,一半人力一半天意,瞧瞧咱们五哥儿,太太放心,指定赶得上……”洪嬷嬷压着心里那团乱麻,强撑着给徐太太打气。

    李冬看着扑闪着大眼睛看来看去的李夏,拉了下洪嬷嬷的衣襟,“阿夏去玩吧,去看看六哥字写好了没有。”

    “不去。”李夏摇头,“五哥让我在这儿,说要是摆饭了,就让我去叫他吃饭。”

    “对对对!”洪嬷嬷听李夏说到李文山,顿时两眼放光心里一宽,“有五哥儿呢,五哥儿说了,到时候……有他呢。”

    洪嬷嬷看了眼稳笃笃坐着,两条小胖腿甩来甩去的李夏,含糊了后半句,就连九姐儿,也越来越懂事了。

    “我这当娘的,一点本事也没有。”徐太太也跟着心一宽,腿一软跌坐在榻沿上,心里一阵愧疚酸楚。

    “太太!正是紧要的时候!”洪嬷嬷声音有点厉,徐太太急忙站起来,“我知道我知道,嬷嬷放心,冬姐儿,什么时辰了?”

    “两刻钟。”李冬答的极快。

    李夏忍不住想翻白眼,两刻钟是什么时辰?

    “我去厨房看看,差不多该摆饭了,老爷这几天天天晚饭都要喝上两三盅酒,吃饭慢,赶早不赶晚。”洪嬷嬷交待一句,三步并作两步,往厨房催饭。

    李夏看着饭菜摆的差不多了,瞄了眼滴漏,从榻上跳下来,蹦蹦跳跳往书房叫五哥和阿爹吃饭。

    “一会儿老爷回来,太太可得稳住,可不能让老爷觉出不对,否则……太太无论如何都得稳住!”看着李夏出了门,洪嬷嬷带着几分厉色交待徐太太。

    徐太太不停的点头,“嬷嬷放心,放心,无论如何!说什么也得……”

    李冬倒了杯茶递给徐太太,“阿娘,没事,有五哥呢。”李冬说着放心,尾声却有些颤抖。

    等李县令过来吃饭这一会儿的功夫,在徐太太和李冬的感觉中,漫长无比,又几乎是一个眨眼。

    帘子外,李县令和儿子李文山说着话过来了。

    洪嬷嬷也紧张的浑身发硬,一边掀起帘子,一边冲徐太太用力使眼色。

    李夏牵着五哥的手,看着一左一右直挺挺戳在桌子两边的阿娘和姐姐,心里一声哀叹,她娘和她姐,怎么这么不经事啊!

    李夏心里哀叹,却没耽误脚下,甩开五哥的手就往前冲:“今天有好吃的!”话音没落,一脚绊在门槛上,直直的往门里扑进去。

    李冬一声惊叫,扑上去接李夏,徐太太也吓坏了,弯腰急冲,却一脚踩住了自己的裙角,没接住李夏,自己反倒往前跌出去,李县令刚迈进门槛,急忙张开胳膊,正好抱住扑过来的徐太太。

    徐太太跌在李县令怀里,李夏却是结结实实摔了个狗啃泥,被五哥李文山从后面一把拎起来,疼的李夏直掉眼泪,她这苦肉计,是真苦啊。

    徐太太和李冬这么一惊一吓,刚才全身僵直的紧张散了十之六七,剩下的那几分紧张,看在李县令眼里,肯定就是刚才那两摔吓出来的余惊了。

    李县令抱过李夏,又是心疼又是好笑,接过帕子亲手给李夏擦了手脸,指着桌子上的菜又气又笑道:“哪个菜这么好吃?把我们家阿夏绊成了这样?”

    “小九儿说,有扬州扒猪头。”李夏伸头看着桌子,为下一步打埋伏。

    “扒猪头?”李县令一愣,这桌子上哪有猪头肉?

    “小九儿大约是在钟嬷嬷屋里看到的。”洪嬷嬷心里一动,赶忙笑着解释:“晚饭前,衙后街上的杨婆子过来寻钟嬷嬷喝酒说话,太太让厨房用心炒了几样小菜,又现买了两三坛子好酒送过去。”